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外国专家:港区国安立法符国际法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全国港澳研究会昨日在深圳举办“坚持和完善‘一国两制’制度体系—纪念香港基本法颁布30周年”国际研讨会。多位来自英国、德国、俄罗斯、西班牙和印度的外国专家透过视频与会。他们介绍了各自国家维护国家统一、防止国家分裂的经验。外国专家表示,一些国家质疑中方推进有关立法的必要性,反映了这些国家对去年香港暴力事件的漠视和回避。对于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行为,中国政府采取必要的反制措施是符合国际法的,应该得到国际社会的尊重。

国际法专家:英美回避香港黑暴

国际法专家安东尼.卡蒂表示,港区国安法立法的背景是缘于去年6月到12月的极端暴力行为,其暴力的程度已经超出合理的警力所能管控的极限。对于英美国家声称,港区国安法是废除香港高度自治,无视基本法和《中英联合声明》,他认为有关讲法不仅毫无根据,还体现出这些国家对去年香港暴力事件的漠视和回避。

国际法禁止干涉他国内政

安东尼.卡蒂指出,国际法的一般原则是明确禁止任何武装干涉、或以任何形式干涉他国内政的做法。国际法的表述很明确:完全禁止通过提供军事、金融或任何其他形式的援助来颠覆他国内部秩序的一切尝试。这种禁止是完全的、绝对的。其语言的表述也是绝对的,并不允许任何例外情况存在。这条禁令得到了国际社会全体一致同意和接受。中国完全可以援引这些决议来向美国和英国问责。

他强调,宣传、丑化、诋毁和诽谤一个国家,散播恐慌,秘密派遣特工和官员进入他国煽动内乱和不和,这些都是违反国际法的。当前针对中国的有些议论就是仇恨言论。他建议,中国和西方国家要有耐心去理解,去认识到文明上的差异会导致对法律本质的意见分歧,我们需要通过合作来理解和克服这些分歧,而不是用仇恨言论去攻击彼此。

印度专家:国安法确保香港金融地位

印度专家斯瓦兰.辛格表示,在最近几十年中,国家安全的理论和实践都经历了变革,涵盖恐怖主义、气候变化、流行病、网络安全、贸易战等新威胁、新的安全挑战。国家安全不再局限于保护领土边界不受外部敌人的侵害,而是包括为公民提供美好的生活。

国安立法属“一国两制”范畴

斯瓦兰.辛格续说,香港和澳门地区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这些都受到基本法的管辖,该法明确规定了国家和特区政府之间的职责分工。他批评,香港黑暴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和正常生活的混乱,甚至逼香港机场停运。在新冠肺炎大流行的背景下,这些引起了人们对社会疏离规范的担忧。

斯瓦兰.辛格指出,在过去的23年中,历届香港立法会均未能按照基本法第23条立法,这促使中国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承担这项任务,并开始为香港制定港区国安法。有关法律旨在取缔诸如颠覆国家安全、恐怖主义和外国干涉香港等活动。这显然属于“一国两制”的范畴,并且得到了行政长官林郑月娥的支持。港区国安法旨在确保香港作为内地的金融中心,可以在中国的经济复甦中发挥主导作用。

西班牙专家:加泰独立不合法不可能

西班牙专家耶罗尼莫.梅洛强调,西班牙加泰罗尼亚地区的所谓“独立宣言”是不合法的。值得注意的是,加泰罗尼亚社会虽然内部分裂,但支持“独立”的人口从未超过半数。

耶罗尼莫.梅洛指出,根据西班牙宪法,加泰罗尼亚是西班牙的一部分。根据国际法,民族自决的原则允许民族争取独立,但前提是必须符合国际法上严格的限定条件,加泰罗尼亚的情况不符合其中任何一条,且尊重国家统一和领土完整同样也是国际法的基本准则。根据欧盟法律,如果加泰罗尼亚脱离西班牙,西班牙仍是欧盟的成员国,加泰罗尼亚则将自动脱离欧盟,加泰罗尼亚要从零开始申请加入欧盟,这需要欧盟全体成员的同意,所以几乎是不可能的。

社会两极分化损害经济

耶罗尼莫.梅洛认为,加泰罗尼亚单方面“独立”,或加泰罗尼亚地区与西班牙中央政府双方共同接受的“独立”,都不可能。目前,西班牙中央政府和加泰罗尼亚地区政府正在开展对话。

由于双方立场迥异,加上近期政治局势紧张,短期内达成共识不太可能,但值得肯定的是,双方已经开启了对话且愿意倾听对方的立场,寻找共同点和前进的方向。

耶罗尼莫.梅洛表示,从中长期来看,加泰罗尼亚地区的民族主义者会适当调整自己的立场。“他们更清楚地认识到,鉴于加泰罗尼亚的社会现实,要实现‘独立’困难重重,甚至是不可能。他们的挑战包括缺乏半数以上人口的支持、法律和政治上的阻碍、缺乏国际支持,以及社会两极分化造成的巨大经济、政治和社会成本。”

俄专家:确保国安是国家优先任务

俄罗斯专家舍瓦涅夫.维亚切斯拉夫认为,确保国家安全是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优先任务。大多数国家都制定和实施关于确保国家安全的法律法规,俄罗斯联邦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也不例外。

这位专家表示,俄罗斯联邦宪法是国家基本大法,赋予公民确保个人人身和家庭财产安全的权利,国家有义务采取一切必要措施保护上述权利。同时,俄罗斯联邦宪法也为公民规定了明确的确保国家及其公民安全的义务,其中包括保卫祖国和服兵役的义务。宪法第13条规定禁止目的或行为旨在以暴力改变宪法制度基础、破坏俄罗斯联邦完整性、破坏国家安全的社会团体的建立和活动,禁止建立军事组织,煽动社会、种族、民族和宗教纠纷。他又说:“破坏国家安全是界定任何社会组织或团体是否违宪的主要标准之一。‘安全’一词在俄罗斯联邦宪法条款中多次被用到。”

舍瓦涅夫.维亚切斯拉夫强调,即使制定了大量国家安全领域的法律法规,俄罗斯无疑仍需国家安全法律体系,尤其需要更细致地落实基本事项,确定确保国家安全的方法和基本手段能达到基本目的。与此同时,任何地方都面临着通过建立国家安全法律基础,更积极地维护安全的问题,灵活解决当今社会正在进行的国家政治和法律改革。

德专家:全民投票搞分裂属违宪

德国专家来汉瑞昨日指出,德国联邦国家原则是德国基本法中关于国家结构的宪法性规定,而德国联邦各州无权脱离联邦。联邦各州没有退出权,即不得自行离弃基本法的适用范围,不得宣布独立或加入其他国家。联邦宪法法律在2017年的一项决定中明确否定了各个州的这种分离权。因此,在某个联邦州就退出德意志联邦共和国进行全民投票是违宪的。

来汉瑞表示,德国是以德国人民的宪法权利为基础的民族国家。因此,单一各州不是“基本法的主人”,也不能自主决定是否退出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此外,联邦宪法法院也将试图分裂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行为视为违宪。他举例说,如果在巴伐利亚州,有人提出独立公投,结果多数人支持,州政府正式宣布独立,德国的宪法机构,包括联邦政府、联邦议会、联邦参议院、联邦总统和联邦宪法法院,就必须采取一切可以采取的手段来阻止巴伐利亚的分裂。基本法通过其第91条的国内紧急状态和第37条的联邦强制措施提供了两个有效的手段,以应对威胁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完整存在的行为。

来汉瑞又表示,如果遭遇危机的联邦州本身不愿意或没有能力与危险作斗争,联邦政府有权命令该州的警察和其他州的警察部队服从其指示,并有权部署联邦边防卫队。在符合《基本法》第91条第2款的条件以及警察部队和联邦边防卫队不足以应对的情况下,联邦政府还可以部署武装部队,支持警察和联邦边防卫队保护平民目标,打击有组织的军事武装叛乱分子。在极端情况下,比如某联邦州的宪制机关直接参与了分裂活动,联邦政府可以以防止分裂为目的,以联邦强制原则为依据,发出指令来遏制分裂活动。

英专家:培养对国家认同感

英国专家艾琳.麦克哈格表示,在关注国家统一的同时也要关注地方自治的需求,培养国家和地方的认同感。艾琳.麦克哈格说,英国四大组成部分的治理存在很大的差异,苏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都有权力下放的政府体制,但三个地区的法律权力和体制结构又各不相同,英格兰则没有单独的权力下放体制。

她认为,不对称的权力下放不仅关乎地方利益问题,亦影响着整个国家的宪法和治理,且很容易造成紧张和不满,因此,要有效地管理,明确可执行的基本规则以及对这些规则的相互承诺。“非对称的权力下放是保护少数派的一种形式,在这种情况下,多数派要自制,这就需要中央政府认真处理,对差异保持敏感,以避免积怨。”

艾琳.麦克哈格指出,议会主权是英国宪法最重要的原则,议会通过其通过的法规把就特定事项进行立法的权力下放给苏格兰、威尔士、北爱尔兰,这并不影响英国(威斯敏斯特)议会的主权。议会主权为权力下放的发展和防御留出了很大的政治空间,允许对权力下放的宪法意义进行相互解释。这种不对称治理与议会主权的结合非常容易造成主权者与自治地区之间的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