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几万公务员集会反对修例后,又有人罢工反对国安立法

原标题:几万公务员集会反对修例后,又有人罢工反对国安立法 港府批驳

曾参与“反修例”政治行动,近日又策动反“港区国安法”罢工的“新公务员工会”主席颜武周,日前被免去其劳工处署任一级助理劳工事务主任,恢复低一级职位。颜随即表示,事件正发生于更换公务员事务局局长之后,难免引起怀疑,称打击部门士气,促请政府给予清晰的解说云云。他昨日又召开记者会表示,政府的批评或会阻吓会员表达意见及参与活动的意愿,重申基本法赋予罢工权利。此外,本周六仍将发起所谓“罢工公投”。

香港特区政府公务员事务局局长聂德权今日(6月16日)接受深圳卫视&直新闻驻港记者秦玥的专访。聂德权对“新公务员工会”的说辞进行了详细批驳,他明确表示,决不能容忍公务员公然反政府及违法。“新公务员工会”发动和参与所谓“罢工公投”,以政治性罢工反对国安立法,有违公务员守则,政府必定严肃追究。

以下是专访文字实录。

秦玥:“新公务员工会”昨晚召开记者会,说自己没有任何的政治立场,只是反映公务员的几项权益诉求。对于这样的说法,您怎么看?

聂德权:虽然他们出来解释没有预设立场,但在他们的社交媒体上,清楚写明要参与一个全港反对国家安全立法的跨工会“公投”。这个已经是一个表态,即反对国家安全立法。这样的立场是很有问题的。

根据《基本法》第99条,公务员的责任是尽忠职守,向特区政府负责,使命是落实好特区政府的政策,支持在任的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的施政。如果有公务员工会号召罢工为的是反对国家安全立法,这和公务员本身自己须持守的原则和角色存在矛盾。所以在这样的原则和要求之下,如果公务员透过公务员工会来发动一些行动,或者表达一些违反公务员操守的言论,都是违反了公务员守则。如果有这样的情况,我们会根据一套纪律程序对相关公务员进行跟进,包括采取一些纪律行动。

秦玥:有人说在目前的架构下,很难对违规公务员采取纪律行动。您认同吗?

聂德权:是这样的,在特区政府的公务员系统内来做公务员管理工作的话,第一,我们有一套要求和守则,这个就是公务员守则。守则里对于公务员的角色、要求,需要持有的操守等方面都很清楚地列明。第二,如果某个同事的言行和表现可能违反了公务员守则的话,在政府管理的层面,我们就会严肃跟进。在跟进的过程里,我们要收集相关的事实,确立所发生的事情是否违反相关守则。如果有的话,程度又是什么样的?同时,我们也有个机制给受指控的人一个申辩的机会,我想所有这些程序可以确保公平性。

但对于已核实违规的同事,我们一定会严肃认真地处理,按照相关的规则去跟进。对于违纪的行为,我不会容忍的,也要将同事的责任、角色解释清楚。我在过去的一段时间一直在做这方面的工作。

秦玥:最近有八位公务员同事遭“降级”,包括“新公务员工会”的主席颜武周,引发大家的高度关注。这些公务员降级的准则是什么?

聂德权:首先这些安排完全是该部门自己按照公务员事务局发出的指引和《公务员事务规例》的准则来进行部门的管理工作的。

特区政府有一个安排,可以对公务员同事委以一个“署任”的职务。“署任”的意思就是,本身你是比较低一点的职级,透过“署任”就可以做高一级的职级工作。“署任”安排有两类,第一类是经过晋升委员会来评核一个同事的工作表现和潜能,让他在高一级的职级工作岗位上做一段时间,看看他的表现,再决定是否真正给他升职。另外一种是每个部门有它的运作需要,可能是高一级的岗位上出现空缺,需要有其他同事“署任”以填补。

无论是什么类型,“署任”都需要根据公务员事务局的一套指引和准则来做。刚才说到的这些个案,其实都是相关部门按照相关指引和原则来做这方面的工作。我们公务员事务局会一直监督,确保各个部门在管理安排上符合公务员的指引和原则。

秦玥:您刚才说到依照《公务员守则》需要公平公正,当中也提到公务员一定要保持“政治中立”。我们都知道现在社会高度政治化,不是用蓝就是用黄来做标签。在现在的环境下,公务员应该保持政治中立,这个定义是什么意思?

聂德权:公务员守则里面,对于公务员需要掌握的操守其实有两方面。一个叫不偏不倚,一个叫政治中立。不偏不倚的意思是,在执行政府定的政策和措施的时候,需要用一个公正的方法来执行,目的是落实好政府定的政策和措施。公务员的责任是对在任的行政长官和特区政府完全忠诚,竭尽所能履行好自己的职责。

第二个原则叫政治中立。关于政治中立,可能很多人有不同的理解。有的人觉得,中立的意思是哪一边都不帮,这边不帮,那边也不帮,我没有立场,这就是政治中立。但如果依照公务员行为准则,这个政治中立讲的是,无论这个人的政治信念是什么,都需要竭尽所能去落实好政府所定下的政策,然后执行。而在履行职责的过程中,也不会受到他自己的政治信念所支配和影响。或者他的言行本身不会给人一种感觉,让人质疑他因为自己的政治想法而在工作上假公济私。

有些人可能说,那这是不是没有我自己的表达自由了?政府在制定政策的过程中,内部是有很多讨论的。如果有份参与的公务员同事,在这个过程中大家将不同的角度和想法摊开一起探讨,畅所欲言非常重要,这样才能保证政策的全面性,清清楚楚。最后行政长官或者相关的政治委任官员要做一个决定,就是政府的政策究竟应该如何制定。

你也知道,很多时候政府的政策出来的时候,一定不会所有人都拍掌叫好,总会有人受影响。但是做每一个决定的时候,我们会考虑在现在这个环境下,做出一个对香港发展、长远利益方面的最好的一个安排。政府定下政策之后,接下来就是如何去解释好、落实好相关的政策措施。这就需要各个部门、包括公务员事务局上下团结一心、目标一致,把政府制定的措施解释好、落实好、执行好。这样才能确保政策快速到位,让香港市民得益。这个是对公务员的要求,也是公务员的角色和使命。

秦玥:虽然政府要求公务员尽忠职守,但上年修例风波,我们看到有几万名公务员参与集会,反对政府的政策(修订逃犯条例),带来的影响有多大?

聂德权:去年修例风波引起的社会事件对香港的打击很大,不只是暴力冲击了整体社会安全和稳定,也对香港的经济带来了很大的影响,特别是政府很多政策基本都停滞不前。又加上上半年的疫情,这对香港造成了各个方面的打击,所以目前香港是处在一个关键时刻。

在这个关键时刻,如何令香港经济、社会、民生恢复,这需要一个稳定和安全的环境。公务员作为特区政府的骨干,在支持行政长官施政方面具有非常重要的角色。希望大家能够明白自己的身份、角色和责任,一心一意做好自己的工作,这对香港,对国家在香港落实“一国两制”,非常重要。所以我提出,在香港的社会民生都受到这么大冲击的时候,如果仍然还有一些公务员组织或是同事出来号召要参加一些跨工会的“公投”,而这个目的还是要反对国家安全立法,第一,这和他自己公务员的身份不相称,违反了《公务员守则》。另一方面,用政治性罢工这种激烈手段来反对国家安全立法,这是破坏香港安全和稳定的环境,直接影响了很多香港人的福祉。

来源:深圳卫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