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又作妖!“众志”设新门面操纵“学生公投”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揽炒派疯狂反对港区国安法,其中以“香港众志”最为积极,连日来不但组织其参选团队到处设街站叫嚣,其间刻意制造社会对立,企图藉催谷新一场黑暴行动,为其参加今年9月的立法会选举造势。为此,“众志”还主导成立新的“中学生组织”,将大量“罢课”宣传品带入校园,鼓动学生参与本周六(20日)的所谓“公投”。对“众志”挑拨青年学生的种种行径,青年民建联委员会总监颜汶羽批评,“众志”刻意用各种极端的语言误导心智并未成熟的中学生,更企图用所谓“罢课公投”来制造香港年轻人对国家的仇恨。

昨日下午,香港文汇报记者在位于旺角弥敦道的“永旺行”职工盟福利部大厦外不时见到有穿着校服的中学生进入大厦,并迅速将摆放在大厦电梯口旁的一叠叠宣传品放入背囊内离开。据悉,“众志”为配合揽炒派的“三罢”行动(罢市、罢工、罢课),主导和拉拢其他学生组织成立所谓“中学生行动筹备平台”,企图鼓动更多中学生参与“罢课公投”。

借职工盟地址交收宣传品

在上周四(11日),“众志”已邀请其合作组织“香港思流”成员进行网上直播,为原定于14日(周日)的投票造势,但事后由于发现中学校园对“公投”的气氛低落,无可奈何之下,最后以天气原因将投票日延到6月20日。

在投票日延期后,“众志”加大催谷力量,还“出钱出力”,主动与多间有成立所谓“关注组”成员的中学生联络,声称在6月16日至19日可以提供呼吁“罢课”的宣传单张等,以方便“关注组”的学生在校内向学生散发。

为避免派发宣传品地点提前泄露,“中学生行动筹备平台”要求参与的“关注组”成员需事先网上预约,留下TG账号及联络电话,之后再通知取货地点。旺角永旺行的职工盟福利部地址,正是“众志”其中一个借用摆放宣传品及交收物资的地点。据悉,过去两日,每日都有约10个“关注组”成员到“众志”指定的不同地点提取宣传品。

独食不成 拉“独”组织合作

黄之锋以搞“学生运动”成名,这次是重施故伎,增加政治筹码。“众志”早前就与“香港思流”及“青年政治关注组”等揽炒派中学生组织,成立所谓“中学生行动筹备平台”,由“众志”副主席郑家朗负责,目的就是要进一步吸纳更多学生加入。

“中学生行动筹备平台”成立初期,由于“众志”企图抢做大台,引起其他学生组织不满,一度处于分裂的局面,后来由黄之锋及罗冠聪等“大佬”出面,终于成功把几个有“港独”背景的学生组织收归旗下。

“众志”明煽暴暗播“独”,一直与“港独”组织合作。受“众志”力捧的“思流”几名骨干成员与“港独”组织“学生动源”召集人锺翰林关系密切。本月初,“思流”与“学动”合作在全港多地设街站,“思流”发言人黄筠乔与钟翰林更刻意选择在“独”人最喜欢搞宣传的尖沙咀钟楼高调宣布“合作大计”,声称两个组织“理念一致,未来会有更多合作”云云。

上周四(11日),“众志”与“思流”在元朗闹市摆联合街站,锺翰林亦特别到场以示支持,并与“思流”成员到附近一间餐厅商讨未来合作计划。

民建联批搞罢课荼毒学生

对“众志”的煽动中学生搞“罢课”并将宣传品带入校园的行为,颜汶羽表示愤怒。他指出,“众志”企图用罢课来阻止国家实施港区国安法,是想达成其政治目的:“最近多个月受疫情影响,学生的学习进度已被拖慢,很多学生都在努力追回学习进度,但揽炒派此时还在煽动中学生搞罢课达到其政治目的,实在令人愤怒。”

他强调,中学生的心智并不成熟,也不容易真正了解复杂的社会政治事件,很容易受到煽动及误导而作出不理智行为,因此政府及学校要加强合作,阻止“众志”及其他揽炒派将黑手伸向中学校园。

物色后备力量 吸纳“港独”分子

 6月11日,「眾志」黃之鋒(左一)、鄭家朗(右二)和「香港思流」發言人黃筠喬(右一)同在網上直播反港區國安法。 視頻截圖

6月11日,“众志”黄之锋(左一)、郑家朗(右二)和“香港思流”发言人黄筠乔(右一)同在网上直播反港区国安法。 视频截图

“香港众志”企图透过“中学生行动筹备平台”,煽动中学生进行所谓“罢课公投”,担任“平台”发言人的“众志”副主席郑家朗在众志核心层的分工中一向主打“学生事务”,早前他与众志另外两名成员因国歌法咨询而扰乱立法会秩序罪成被判罚款1,000元。这次他主导“中学生平台”,一方面是要拉拢中学生,增加“众志”的后备力量,另一方面也可以吸纳“暗独”的学生组织,藉此扩大在激进学生群体中的影响力。

“中学生行动筹备平台”主要由“众志”、“思流”和“青年政治关注组”(简称“青关”)组成,当中“思流”和“青关”亦与“港独”组织关系密切。

“思流”前身为“中学生反修例关注组”,今年3月初改名为“香港思流”。在去年修例风波期间,“思流”多次在网上发布煽动文宣,鼓吹支持者参与暴力集会活动。虽然“思流”并没有“摆明车马”鼓吹“港独”,但近期与一众“港独”组织的联合活动,其对“港独”的取态显而易见。

本月7日,“学生动源”曾联合多个学生组织发起“重燃之路”游行,但遭警方反对后改为设置街站。资料显示,“思流”就是游行活动的主要发起组织之一,而该活动亦包含了多个“港独”学生组织参与。

网上直播反国安立法

本月11日,声称是中学生的“思流”发言人黄筠乔得到“众志”青睐,与黄之锋和郑家朗等人一同在网上搞反港区国安法直播。除了参与“众志”活动外,“思流”亦被安排与“众志”参选团队的观塘区议员梁凯晴和前“学民思潮”发言人黄子悦摆设联合街站宣传。本月12日,“思流”成员分别在铜锣湾及旺角摆街站,但被指在公众地方大声叫嚣,警方拘捕了两个街站4名成员。

至于“青关”前身亦为所谓的“反修例关注组”,该组织虽不像“思流”般出位,但其与“港独”的关系亦甚得“众志”欢心。6月10日,记者曾发现“学动”头目钟翰林到元朗教育路一个“青关”街站探班,其后与“青关”一名头目到附近的餐厅“密斟”,可见两人关系非常密切。

“旧独”渐式微 “新独”生獠牙

“众志”将魔爪伸向中学校园,更提供大量反对港区国安法的宣传品予中学生,间接导致近期大量变相支持“港独”的“学生本土组织”如“思流”高调在facebook、Instagram及Telegram散播“港独”言论,甚至会在校园内派发“港独”单张。最近这些中学“港独”组织经常举办活动,亦会与揽炒派区议员合作,逐渐取代旧有的“港独”组织。

继2018年“香港民族党”被取缔后,在去年修例风波期间,“港独”组织“香港民族阵线”的成员“阿汤”被拘捕、“本民前”成员钟雪莹潜逃,“香港独立联盟”头目陈家驹更于本月弃保潜逃,都使得这些在去年6月前成立的“港独”组织收档或名存实亡。不过,在“众志”及某些自称“本土派”的区议员做后台、暗中支持下,近期一些新兴的学生“港独”组织急速上位。

本月初,声称有16个学生组织联合发起鼓吹“港独”的游行活动,这包括“香港思流”、“学民为城学生联盟”、“香港独立学社”、“学教民阵线联盟”、“学生革命阵线”、“山城青年学社”、“中学生连线”、“香港独立堂”、“中学时政”、“学生阵线联盟”等,其中仅“学生动源”属于“旧港独”组织,而其召集人锺翰林因势单力薄,只能混在新兴“港独”组织中,以苟延残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