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专家:港区国安法须尽快落地生效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多名基本法专家、学者均表示,港区维护国安法草案的说明体现了中央最大程度信任和依靠特区,亦最大程度兼顾两地法律制度的差异,未来将设立的驻港维护国家安全公署和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均有助于特区政府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的宪制责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谭耀宗透露,草案中的罚则与香港的刑罚相若,最高可判监十年。有学者认为,立法须尽快完成并落地生效,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预计下次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便会进行表决。

草案权威解读

•香港已成西方某些国家“颠覆基地”,驻港国安公署将指导监督特区政府落实国安责任

•特首任特区国安事务委员会主席:特首是维护国安“第一责任人”,授权特首既充分尊重自治又将提升特首宪制权威

•特区与中央权责如何划分?“一般管辖”归特区,“特殊管辖”归中央──比如“修例风波”案件、涉外交豁免人士案件归中央

•涉港国安法何时落地?面对本土与外部势力破坏,立法进程必将加快

谭耀宗:草案最大程度吸纳普通法特点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谭耀宗表示,《港区维护国安法》草案的说明反映中央信任香港的执法人员,而且草案列明会最大程度保障人权,并已经吸纳普通法的特点和香港各方面的意见,希望立法后会为香港社会带来稳定,“一国两制”畅顺运作。他亦透露,草案中的罚则与香港的刑罚相若,较轻微罪行最高可判监三年,较严重的最高可判监五至十年。

对于早前有意见认为处理港区国安法有关案件的法官不能有外国国籍,须由内地法官负责,谭耀宗相信,现时草案提出由特首指定法官是一种折衷的做法。他表示,按照基本法外籍法官可以审案,但有些国安案件可能牵涉不同国家,假如案件涉及美国,则可能不找美国籍的法官处理。国安案件较为特别,由熟悉这方面的法官去审理是合理的。

设国安公署监督指导

关于草案说明提到,香港特区要设立的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将由中央指派顾问。谭耀宗表示,国家安全是中央负责的事,有些个案可能相当复杂,要靠中央提供资料,而委员会的组成以香港官员为主,若委员会设立顾问,有利于协调和沟通。对于草案说明指警务处要设立维护国安的部门,配备执法力量,他认为,这是听取香港的意见后作出的决定,中央政府会在香港设立维护国家安全公署,发挥协助、监督和指导的作用,主要的具体工作还是由香港执法队伍去完成。

至于草案说明指出,中央的驻港国家安全公署和国家有关机关,可在特定情况下对极少数危害国安案件行使管辖权,谭耀宗形容这是一个“兜底”的做法,目的是以防万一,不会随便动用,例如特区政府已经失控、近乎战争等极端情况,中央才会用此管辖权。

谭惠珠:港区国安法充分考虑香港特殊性

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表示,《港区维护国安法》草案说明体现了中央最大程度信任和依靠特区,绝大部分工作,包括执法检控和司法工作都由特区完成,而在特区设立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由中央指派顾问提供谘询意见,亦有助于香港与内地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紧密配合。谭惠珠指出,草案最大程度保证法律有效实施,因为草案说明明确了维护国家安全运行的主体是香港特区,绝大多数案件也交由特区审理。

对于草案说明提及,该法充分考虑香港特殊性,兼顾两地法律制度及司法体系,她认为这部法律是全国性法律,完全可以订明所有案件由中央处理,但现时由香港法官在香港审理,已是照顾两地差异。她说,国安问题其实并不仅限于草案中提到的颠覆、分裂国家等四种行为,但中央并没有过分使用权力,而是填补香港目前暴露出最严重的法律漏洞,亦反映中央对香港的照顾。

料下次开会进入表决程序

对于草案说明中提及,驻港国家安全公署和国家有关机关在特定情形下对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行使管辖权,谭惠珠认为,“特定情形”相信是指特区自身无法处理的问题。被问及去年发生的修例风波是否属于“特定情形”,她反问:“你看特区政府处理得了吗?”

谭惠珠亦表示,中央在去年已经决定要建立健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制度,但全国人大常委会需要获得全国人大大会的授权才能进行相关立法工作,所以如果今年两会如常在三月召开,相信同样会提出制定港区国安法。她预计,待下次全国人大常委会开会时,或会进入表决程序。基本法委员会委员陈弘毅认为,“特定情况”是指基本法第18条列明的紧急状态,包括危及国家统一或安全的大规模动乱。对于草案附则规定,香港特区本地法律与港区国安法不一致的,适用港区国安法的规定,他认为,基本法的解释权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港区国安法会否与基本法牴触,应当由中央决定。

范徐丽泰:特首指定法官审理符基本法

根据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负责人关于《港区维护国安法》草案所作的说明,负责处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的法官,由行政长官从现任或合资格前任裁判官、法官中指定。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杨岳桥称此举“违反司法独立”,原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前立法会主席范徐丽泰表示不认同杨的说法。她指出,按基本法规定,现时香港各级法官由行政长官依照法定程序任免,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亦会推荐人选,故行政长官指定负责国安案件法官,与基本法规定的“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无冲突。

范徐丽泰指出,反对派的论调基于所谓“三权分立”,但香港实行的是行政主导,行政长官是特区之首、对中央负责,包括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的责任,这需要行政长官对情报搜集、调查执法、检控审判等维护国家安全的所有工作程序负责。

国安法属新概念或需培训法官

范徐丽泰亦相信,行政长官在指定法官人选时,会谘询不同意见,并考虑法官对维护国家安全法律的了解程度,以确保法官在审判国家安全案件时不会误判、影响公正,这一点与目前一些法官专长于特定范畴的案件相同。她亦提到,由于国安法在香港是新概念,部分法官或需接受培训。

对于驻港国家安全公署和国家有关机关在特定情形下对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行使管辖权,范徐丽泰举例说,一些境外人员在内地搜集情报后经香港向外传递,即犯罪行为涉及两地,这种情况就可能需要驻港国家安全公署和国家有关机关处理。但她认为,中央行使管辖权的情况少之又少。至于中央向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指派国家安全事务顾问,范徐丽泰指出,一些涉及境外势力的情报只有国家有关机关掌握,故该安排有必要,否则香港难以履行好维护国家安全的职责。

刘兆佳:国安公署将与特区政府共同应对国安威胁

多名专家、学者认为,《港区维护国安法》草案主要内容的公布意味着涉港国安立法程序正快速、有序推进。草案内容是冲击最小、收益最大的法律安排。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表示,部分势力在香港对国家安全构成的威胁已非常严重,特区甚至已成为不同国家尤其是西方国家的“情报基地、渗透基地和颠覆基地”。而过去一年多的动乱已充分说明,特区本身对维护国家安全的经验能力、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都非常欠缺。因此,驻港国家安全公署将指导和监督特区政府落实维护国安的责任,它将和特区政府保持密切沟通,共同应对香港越来越严重的国家安全威胁。

特区与中央权责划分清晰

全国政协委员、律师黄英豪表示,澳门此前设立的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为香港提供了借鉴,而特区政府本来也已有多个下属委员会,法律上不存在任何问题。他表示,特首担任委员会主席的安排更意在明确,其在国家安全事务上对中央和香港均负有责任。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田飞龙认为,《草案》实质上是把涉港国安立法在管辖上分为一般管辖和特殊管辖。一般管辖将涵盖大部分案件,授权特首领导的维护国安委员会、律政司和警队等香港本地机构负责。而特殊管辖则是指,当案件已超出香港本地执法能力、对香港本地法治和社会秩序造成过大冲击,或是在情报收集、案件侦破和审判上遇到前所未有的超强压力,此时将必须由中央承担管辖责任。

田飞龙称,香港国家安全法律漏洞对国家利益造成持续损害,香港本土极端势力与外部干预势力勾结破坏立法进程,因此立法需尽快完成并落地生效,以便维护香港国家安全、法治和居民的自由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