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区国安法草案 | 学者:这是世上最温和的国安法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十九次会议初次审议了港区国安法草案。多位专家、学者认为,法律草案切切实实做到最大程度信任和依靠特区、保障人权、兼顾普通法特点、保证法律的有效实施等。有学者表示,草案体现了中央充分尊重“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方针,制定出“世界上最温和、最宽容的国家安全法”。

多位香港法律界人士表示,中央就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立法,具有充分的合法性、合理性,考虑了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现实需要和特区的具体情况,体现了对“一国两制”和基本法相关制度机制的健全完善。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法将为促进香港长治久安及“一国两制”行稳致远提供强大支撑。

谭耀宗:中央管辖限极端情况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谭耀宗表示,对于中央政府在香港设立维护国家安全公署,公署由中央授权设立,是特别成立的公署,并非中央所属各部门,不受基本法22条约束。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表示,港区国安法草案规定由特首指派法官处理国安案件,是基于安全或敏感问题,而现时法官都由特首委任分别不大。

谭耀宗昨日下午从北京返港后会见传媒。他表示,港区国安法草案结合香港实际,并参考香港现实情况,亦已听取不少意见,希望港人对草案有信心,亦可令社会稳定。谭耀宗表示,草案的内容就中央如何发挥管辖权一事的大方向及原则,有清楚的定义和相关机制。草案的安排很大程度上尽量照顾香港情况,对于维护国家安全将起到作用;而中央保留一定管辖权,以应付突发及严重情况。他重申,有关极端特殊情况相信只是极少,是在特区政府无法处理下,驻港国安公署才会行使有关权力;条文内容有清楚列明,但现阶段不能提供更多的内容和例子。

国安公署不受基本法22条约束

对于草案说明列明中央政府在香港设立维护国家安全公署,谭耀宗表示,公署由中央授权设立,为特别成立的公署,并非中央所属的部门,不受基本法22条约束。另外,对于行政长官应当指定法官,负责处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他表示,涉及国家安全的案件与一般刑事案件有不同,不担心由特首指定法官会带来压力;港区国安法涉及的四大罪行有别于一般案件,过往亦未有涉及相关罪行,由专门人员处理没有问题。

另外,对于草案在附则中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本地法律与港区国安法不一致的,适用港区国安法规定;港区国安法的解释权属于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谭耀宗表示,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法例,全国人大常委会有权解释。

谭惠珠亦于北京返港后见传媒,她认为,国安法的案件敏感,由特首指派法官处理,是合适的安排,本质上与现时安排没分别。谭惠珠表示,根据《基本法》39条,规定《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在香港继续有效,在港区国安法下,港人的法律权利受到保障,包括审讯、调查过程按无罪推定原则等,市民无须过虑。至于驻港国安公署的详情,她指出,公署的地位、职能需待草案出台才知道,但强调国安人员需遵守香港和中国的法律。

草案订明在特定情形下中央驻港国安公署及国家机关,可对案件有管辖权。前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梁爱诗估计类似加泰罗尼亚自治区政府官员叛乱,由西班牙国家最高法院处理。

四大程度与两大多数

四个“最大程度”

•最大程度信任和依靠特区

•最大程度保障人权

•最大程度兼顾普通法特点

•最大程度保证法律的有效实施

两个“绝大多数”

•绝大多数执法检控和司法工作都由特区去完成

•绝大多数案件都交给特区办理

法律界:人权自由不会受影响

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表示,从草案说明中体现的相关内容看,中央是依法履行职责,将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制度安排法律化、规范化、明晰化。中央的举措将填补香港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存在的法律漏洞,有力维护国家安全和香港社会繁荣稳定。

香港专业人士协会创会主席、律师简松年指出,国家安全属于中央事权,按照国际惯例,任何主权国家的中央政府对国家安全都负有首要责任。在本次立法中,中央坚持“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针,明确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方面由特区政府担负主要责任。这表明中央信任特区能够担负起相应的宪制责任。

多位香港法律界人士认为,香港市民依法享有的权利和自由没有受到影响。香港中律协创会会长陈曼琪表示,香港维护国家安全法的一大出发点就是为了保障香港市民的人权、自由和生命财产安全。从草案说明看,香港维护国安法不影响香港市民依法享有集会、游行等方面的权利和自由。任何声称香港维护国安法会损害香港市民权益的提法不但是双重标准,更是严重侵犯香港市民和平发展的权利。

基本法委员会委员、立法会司法及法律事务委员会主席梁美芬指出,草案说明明确将依法保护香港市民根据基本法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经济、社会与文化权利的国际公约》适用于香港的权利和自由,这是中央保障香港市民人权的重要体现。法律惩治的只是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不会影响广大守法的香港市民。

不影响普通法体系

草案内容充分兼顾了普通法的特点,不会损害香港现有的司法制度和普通法体系。香港城市大学法律学院原副院长顾敏康说,法无明文规定不为罪、无罪推定、保障当事人诉讼权利等国际通行的法治原则,在草案中均有充分体现,这表明有关法律安排适合香港现有法律制度,不会影响香港的普通法体系。顾敏康指出,根据规定,驻港国家安全公署会依法履行维护国家安全职责,不会损害任何个人和组织的合法权益。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副主席傅健慈表示,鉴于特区行政长官对香港维护国家安全负有重大责任,由其指定相应法官处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是十分合适的。根据香港基本法,香港特区法院独立进行审判,不受任何干涉,在处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时必定会遵循上述原则,不会妨碍法官公正独立地审理相关案件。

法律界人士还指出,草案从国家和香港特区两个层面就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作出规定,将最大程度保证法律有效实施。

梁美芬表示,驻港国家安全公署和国家有关机关在特定情形下对极少数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行使管辖权,是中央全面管治权的重要体现。香港缺乏处理危害国家安全案件的经验,相信通过香港特区维护国安委和驻港国安公署等的合作,能够确保法律更加有效地实施。

傅健慈强调,未来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执法、司法机关要依据法律规定认真履行职责,切实防范、制止和惩治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活动。同时,特区不能忘记香港基本法第二十三条立法的宪制责任,应当努力推动相关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