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反对派10大谬论 又吓又唬

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就港区国安法立法,以建立健全维护香港特区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与执行机制。获得全港社会各界绝大多数人士的支持。日前公布的草案说明,更依据基本法对港区国安法做了充分完备的法理演绎,释除了港人对国安法的种种疑虑。连日来,中央亦通过多种途径广泛征求香港社会各界的意见建议,包括今日亦在港召开多场座谈会,广泛听取港人意见,务求令相关法律具有坚实的社会基础与法律基础。面对建立健全香港特区国安机制,一众反对派自封法律旗手,打着法律的旗号,反对具有至高无上宪制地位的全国最高立法机构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港区国安法,本身就证明了他们口中所称的法理基础之荒谬虚伪。

1.李柱铭胡说八道 妄言全国人大无权立法

曾参与《基本法》起草工作的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日前睁大眼说瞎话:谎称根据《基本法》,全港只有一个机构可以立法,就是立法会,他说:直接在北京做,就是违背基本法。”事实上,香港特区早于2003年便已经提出二十三条立法,唯由李柱铭等人把弄的民主党等反对派极力反对,煽动数十万人上街反对,结果导致立法夭折。

基本法第十八条明确规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在征询其所属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委员会和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的意见后,可对列于本法附件三的法律作出增减,任何列入附件三的法律。李柱铭对此不能不知。

2.郭荣铿为反而反 一味煽惑吓唬让港人人心惶惶

曾经宣誓拥护基本法,效忠特区政府的立法会议员郭荣铿铿认为,政府现时对于港版“国安法”的做法是黑箱作业,“其实都是在恐吓香港人,想将恐惧注入我们的心里面,让我们每一天都害怕。看到报纸上说,今天这个会犯罪,明天那个会犯罪,使得人心惶惶,这就是‘国安法’所带来的恶果。”

郭荣铿胡言,香港法律中没有一条法例,允许特首擅自决定委任谁、委任哪一位法官审核某一类型的案件。

基本法第四十八条明确规定:行政长官依照法定程序任免各级法院法官。

3.胡志伟危言耸听 令社会充满白色恐怖

民主党主席胡志伟认为, 在本港未有特首普选之前, 设立港区国安法, 只会令社会充满白色恐怖, 相信日后选举主任裁定参选人是否拥护基本法时, 都会受到政治压力, 破坏本港一直重视, 以事实为基础的法律精神。特区政府早已提出了特区政治改革、包括特首普选的路线图,唯反对派看到短期内把控特区政府的图谋难以实现,便藉词大力反对,最终令特首普选的改革方案夭折。依照香港目前特殊的政治环境,期待短期内普选特首几无可能。在这样的情况下,难道任由特区国安大门洞开?难道任由反中乱港分子继续胡作非为?难道任由暴徒喊打喊杀剥夺他人的言论自由?当然,这正是反中乱港分子所期待追求的香港社会。让香港社会充满恐怖,暴徒就可以继续为所欲为,反对派就可以捞到他们需要的足够选票。

4.涂谨申借题发挥 污蔑人大立法是黑箱作业

民主党立法会议员涂谨申危言耸听地表示,港区国安立法犹如中国改革开放倒退几十年。他质疑内地只咨询人大和政协意见,形容是黑箱作业。涂谨申又认为,“港区国安法”是将内地的司法及价值搬来香港,令香港法院出现“一院两制”。而至今针对的4项罪行细节仍未公布,诬蔑是无字天书,忧虑届时的裁判会含糊和人治。作为一个法律工作者,尤其是立法会议员,涂谨申本应言出谨慎,而不是胡言乱语,胡乱猜测,单靠主观臆测去揣摩港区国安法,并按照自己所需所好演绎法律,充其量只能是一个虚伪的现实的政棍。

5.戴启思挑破离间 蓄意制造司法行政对立

港区国安法草案的说明稿中提及,特首可指定现任、前任或暂委法官处理国家安全案件。大律师公会主席戴启思批评称,等同容许特首挑选审案的法官,直接存在利益冲突。戴启思说:“控方代表政府,而政府透过特首则挑选法官?…过去政府对法官审案没有话事权,分别是现在有了。”

基本法规定,行政长官不仅仅是特区的行政首长,也是整个特区的首长,即特首。全香港特区由特首统领并通过特首向中央负责。香港社会百多年来的政治发展历史亦清楚表明,香港的政治架构是行政主导的运作模式,并不存在实质上的三权分立。反对派既无视基本法的有关规定,又漠视香港政治的传统运作模式,只挑选适合他们需求的词句演绎,蓄意制造行政与司法对立,试图用他们把控的司法舆论压制压服行政主导。

6.陈景生夸大其词 夸大负面影响并无限放大

大律师公会前主席陈景表示,特首挑选个别法官听取国家安全法做法无助推动法治,尤其会对公平审讯的公众观感有很大负面影响。对此,行政会议成员、前任大律师公会主席汤家骅日前批评,作为负责任的专业团体,大律师公会多次就港区国安法立法发表充满挑衅性、制造恐慌及将事件无限放大的声明,并呼吁大律师公会应根据专业知识及事实向市民解释条例。一句话,请大律师公会拿出点职业道德与专业精神,不要一味无病呻吟,发泄一些根本站不住脚的歪理谬论。

7.叶巧琦避重就轻 罔顾行政长官任命法官的法律规定

大律师公会副主席叶巧琦在一个电台节目表示,即使由行政长官指定一份法官名单,专门处理涉及国家安全的案件,仍是“筛选”,强调现行安排是行政长官按“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的建议而委任法官,从来都并非由行政长官指定法官。司法人员推荐委员建议又是根据什么标准呢,其推荐难道不是筛选,如果不是,怎么会出现因为同情黑暴导致失业失常男子失手伤人,该名法官竟然被撤换的荒唐剧情呢?香港司法机构用人的标准又是什么呢?当一个个暴徒,甚至是重复犯罪的暴徒被保释在外,逍遥法外,一再犯案之时,怎么未见大律师公会出来呼吁一声,应该谨慎严谨考虑暴徒保释申请呢?

8.张达明故弄玄虚 随意主观演绎执行机制

香港社会有那么几个日日披着法律专业外衣专为黑暴暴徒辩护的“专业户”,港大法律学院首席讲师张达明或许就是其中之一。张达明认为,由特首指定法官的做法破坏本港司法独立,令原本“去政治化”的法官任命变得政治化,且特首向中央负责,做决定时亦要咨询国家安全事务顾问意见,变相令中央可干预由谁人审理国安案件;由特首指定法官审理,如何上诉、终审法院是否有权处理上诉等,仍是疑问。他又质疑驻港国安公署与司法机关建立协作机制,“是否等于可以有好多管道与法官‘倾偈’,打击司法独立”。张达明是港大高级讲师,天生一副三寸不烂之舌,大事小事都喜欢说三道四,其语言伪术可谓炉火纯青,随口演绎,“循循善诱”,确实迷惑误导了不少善男信女。

9.梁家杰自以为是 玩弄文字游戏语言伪术

本身是资深大律师的公民党主席梁家杰表示,现时已公布的条文指明,港区国安法是一部“兼具实体法、程序法和组织法内容的综合性法律”,并将另就执行、检控及审讯等程序另定部门处理,可见“港版国安法”将会是自成一体的法律,与香港本来的司法体系完全切割。仅仅因为是一部严谨严格严肃的法律,就会与香港法律完全切割?这语言伪术也太不高明了。

梁家杰形容,现时公布的条文订明,任何香港法律与“港区国安法”不一致的地方,将适用国安法的规定,并规定国安法的解释权属全国人大常委会所有,变相本港法庭日后必定要接受中央对国安法的法律解释,无权提出质疑或宣布国安法违宪无效。港区国安法是全国人大制定,解释权自然在全国人大,这还用质疑?国安法是具有最高宪制地位的全国人大制定,你要宣布违宪?梁家杰脑子进水了吧?

10.黄之锋做贼心虚 侮辱国安之牢是黑牢

黄之锋在社交平台发文,指责中央不顾国内外的关切,执意公布引起外界更多疑问的港版国安法草案。黄之锋认为,草案明订由香港行政长官指定若干名法官处理与国安有关案件,代表对法官的政治和忠诚度考量,“侵蚀”了香港司法独立。黄之锋说,一旦北京干预香港的国安案件,嫌犯可以被送往内地受审和入监。“作为首要目标之一,我可能会受到秘密审判、坐黑牢、电视认罪。”黄之锋唯一说对的一点就是,作为“港独”祸首之一,最有可能坐监吃牢饭的就是他。年纪轻轻,不走正道。不为他担心,也真有点为他惋惜。

文/黎岩

来源:香港文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