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香港各界撑国安立法联合阵线”:勾外力卖港须严惩

图:“香港各界撑国安立法联合阵线”昨日举行“反干预 撑国安立法”论坛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香港各界撑国安立法联合阵线”(“阵线”)昨日举行“反干预 撑国安立法”论坛,多名政界人士表示,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容忍本地政客与外部势力“勾肩搭背”的行为,有政客要求外国制裁香港,是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明显事例。他们亦指出,外国如果真正为了香港好,就不会不顾香港的利益提出制裁、破坏香港,所以必须对勾结外部势力的行为严惩不贷。

论坛邀得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谭耀宗,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委员梁美芬,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吴秋北,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麦美娟担任嘉宾,民建联副秘书长颜汶羽、工联会九龙东总干事邓家彪及“公民力量”成员李梓敬担任主持。

梁振英在开场发言时表示,2014年非法“占中”时期,即他担任行政长官期间,已留意到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苗头。近年外部势力已不只想将“手”伸进香港,香港更有人跑到外面,不论是到台湾或是美国,个别特区立法会议员一年到美国四次,一些小政客更在外面要求外国政府制裁自己国家、制裁香港。这些都是外部势力干预香港事务的明显事例。世界上任何一个地方都不会容忍这些“勾肩搭背”的行为,国家和香港也不例外,因此以法律手段,防范、遏止和制裁这类行为。

为港人福祉 无惧外国制裁

梁振英重申,纵观全世界,维护国家安全的权力和责任从来都是属于中央事权。由于香港特区实行“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国家信任香港,所以将一部分责任或权力通过立法交给香港,但并非将全部责任和权力交给香港,以防特殊情况。被问到美国扬言制裁是否需要害怕,梁振英直接简单地说:“唔惊!为了绝大多数香港人的福祉、为了国家利益,我们唔惊。”

谭耀宗说,非常开心有众多市民在网上签名支持国安立法、反对外国势力干预香港。最近得知部分区议员威胁特区政府的政务专员,要将其姓名告知美国,让美国制裁他们。这种行为是否算“勾结”大家心知肚明,原来美国便是透过这些港人提供“黑名单”然后搞制裁。国安立法之后将有法律处理,若这些勾结外国势力的行为能证明确有其事,应该要被起诉。他希望有了港区国安法之后,香港不再被外力利用成为颠覆国家政权、分裂国土、搞恐怖活动的基地。

批美国粗暴干预立法是双标

就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涉港国安立法发表干预言论,谭惠珠指出,香港是中国的地方,绝不是美国的囊中物。此时更凸显涉港国安立法的必要性,制止外国势力对中国内政和香港事务的干预,也将对与外国势力勾结的人惩罚和防范。

吴秋北批评,美国粗暴干预港区国安立法是双重标准,因为美国自身就有多条关于国安的法例。他亦说,如果真正为了香港好,就不会不顾香港的利益提出所谓的制裁香港、破坏香港,美国只是把香港当作一枚棋子,当成渗透、颠覆中国的基地,所以必须对勾结外部势力的行为严惩不贷。

截至昨晚11时,参与“反美国等外国势力干预”网上联署的人数已经超过104万。

谭惠珠:国安立法为保年轻人前途

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昨日在“反干预 撑国安立法”论坛上表示,过去一年的暴力事件撕裂香港社会环境,最令她心痛的是年轻人被荼毒。“8000多名被捕人士中,逾四成是未成年人,荼毒年轻人的人必须受到严惩。”谭惠珠表示,涉港国安立法将扭转社会乱象,社会大众也必须清楚意识到,保不住“一国两制”就保不住香港未来年轻人的前途。“香港人必须明白‘一国两制’是最好的安排,安定的社会环境是对前途最好的保障。”谭惠珠强调,涉港国安法出台后,香港亦有责任加强教育工作,令更多年轻人了解危害国家安全的后果。

另外,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麦美娟表示,如果社会不稳定,受影响最大的是基层市民。她引用该会早前的失业调查表示,受访者当中,超过七成打工仔受到反对派揽炒的影响,当中34%在过去一个月是零收入,逾一成人失业超过半年。

梁振英批大律师公会极不专业

包括大律师公会在内的反对派称,特首指定法官处理国安案件,有损司法独立。对此,出席“反干预 撑国安立法”论坛的嘉宾批评,反对派抹黑法官的公正性,而且扭曲事实,企图制造恐慌。

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表示,反对派的讲法对法官很不公道,隐含了“法官审案时偏颇、不公正”的指控。他批评大律师公会极不专业,表示早已不视对方为专业团体。他亦提醒,按特首指定审国安案法官名单的做法,外籍法官并未被排除在外。

基本法委员会副主任谭惠珠指出,普通法制度下设有不少特别法庭,例如目前本港家事法庭中就有专责法官,不过由于预料国安案件不会太多,故毋须为此专设特别法庭,而是由特首指定一批法官负责处理国安案件,而本港所有法官都由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遴选。

强行扭曲事实制造恐慌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强调,事实明明是特首指定一份处理国安案件的法官名单,而非针对每宗案件派遣法官,但反对派却强行扭曲事实、企图鸡蛋里面挑骨头,令人质疑是否刻意制造恐慌,对此有必要第一时间驳斥、澄清,不能任由谣言肆意散播。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麦美娟指出,原来在反对派眼中,法官审案时具偏见、会对特定人物作出有利或不利的判决,如果不是这样的话,即使由特首指定法官,法官也会做到公正,反对派的讲法损害社会对法官的信心、动摇司法制度。

对于国安法立法后可否追溯立法前的违法行为,基本法委员会委员梁美芬指出,一般情况下不同法制都不会追溯,但亦有例外,譬如在普通法制度下,违法行为若由立法前持续到立法后,就有机会中招,最终如何执行,要考虑阻吓力。她相信,由于部分人至今不肯停止危害国安的行为,故立法后这些人会堕入法网,大家可拭目以待。梁振英认为,即使不追溯,现有本地法律亦可适用于已发生的罪行,例如爆炸品案,当局可跟进执法。

至于有市民关注国安法的刑期长度是否具阻吓力,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谭耀宗表示,目前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在讨论中的量刑起点为五年、最高刑罚为10年,他会在开会时反映市民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