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自作孽 黎智英最终章:时辰到等坐牢

图:黎智英有多宗刑事案件在身,早前有探员上门拘捕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日前声称被“狗仔队”跟踪,接受访问时公开声称“希望唔好殃及家人”,各方猛烈批评是黎疑神疑鬼,自作孽。事实上,黎智英正是本港传媒界最早引入“狗仔队”之人,壹传媒旗下《苹果日报》及《壹周刊》二十多年来一再以此作武器,贩卖他人私隐,更曾夸言“如果没做坏事,为什么要怕人家偷拍”。近期财绌的《苹果》出版《不是最终章特刊》掠水,有网民笑言期待睇黎智英个人的“最终章”,时辰到,等坐牢!

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日前接受《苹果日报》访问时称,“希望我啲细路仔唔会畀我影响到,我太太唔会畀我影响到。到底做嘢系我自己做,唔系我太太,唔系我啲仔女,希望唔好殃及佢哋。”相关言论在社会引起极大回响,市民纷斥黎智英双重标准。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更斥“那为什么苹果日报出钱要求读者爆官员家人的片和相?”

毫无道德底线 害人无数

黎智英为追求点击率及所谓的“真相”而不顾新闻道德,将外国追踪采访明星新闻的“狗仔队”引入香港,专门跟踪名人明星,更以为此沾沾自喜。“狗仔队”全天候跟踪目标人物,将他们的私生活曝光,并时不时骚扰、起底其家人,被跟踪的人士长期饱受精神虐待。此外,壹传媒更公然开价买料,称如有“爆料爆相”提供,他们会提供报酬。

壹传媒旗下刊物如《苹果日报》及《壹周刊》等派出“狗仔队”的采访手法屡被痛批毫无道德底线。2006年,现时已停刊的《壹本便利》刊登偷拍艺人锺欣桐(阿娇)更衣照片,最终被票控发布不雅物品罪名及罚款;在2017年,《壹周刊》将艺人杨颖Angelababy及黄晓明的儿子“小海绵”相片公开,事后被黄晓明于个人微博上发文声讨《壹周刊》没有道德底线、不顾法律。另外,在2019年,《苹果日报》向的士司机买下歌手许志安与艺人黄心颖在的士车厢内的亲热片段,更用作吸引读者订阅《苹果日报》的手段,事后被轰侵犯私隐,有违传媒道德。

捏造新闻 渲染色情暴力

纵使《苹果日报》的采访报道深受诟病,但黎智英却一于懒理,更曾经狂言:“如果没做坏事,为什么要怕人家偷拍?”

壹传媒旗下的《苹果日报》及《壹周刊》等刊物多次哗众取宠,渲染色情、暴力,更屡次捏造新闻,造谣传谣,严重污染传媒生态。

壹传媒劣迹斑斑

1998年 陈健康事件

《苹果日报》1998年报道“陈健康事件”时,《苹果日报》记者向天水围三尸伦常惨案的男事主陈健康提供五千元嫖妓,拍下所谓的“独家相片”刊登在头版头条,制造有偿假新闻。《苹果日报》更一度谎称没有给钱陈健康,直到陈健康拜祭妻儿时被市民痛打,才由他爆出这单惊天丑闻。最终《苹果日报》老板黎智英要在头版以全版篇幅,刊登公开道歉启事。

1998年 诽谤女律师

《苹果日报》1998年在一个头版报道称,一名女律师欺骗客户楼款及贷款后携大量金钱失踪,事后证明事主另有其人。受害女律师控告《苹果日报》诽谤。高等法院2001年裁定《苹果日报》败诉,认为其要对受害女律师的遭遇负责。

1999年 诽谤“唱片骑师”蔡康年

《苹果日报》1999年报道称,“唱片骑师”蔡康年“毒打”艺人女友施念慈,有关指控令蔡康年失去“唱片骑师”工作。蔡康年控告《苹果日报》诽谤,最终在2003年《苹果日报》与蔡康年庭外和解,赔偿40万元。

2010年 诽谤霸王洗发水

《壹周刊》2010年刊登一篇题为“霸王致癌”的文章,导致霸王洗发水的销量一落千丈。霸王其后控告壹传媒的报道含诽谤成分,高等法院2016年裁定霸王胜诉。法官直斥《壹周刊》调查粗疏、肤浅,仅参考其他报道,而未作出深入调查,未能达到负责任的专业水平。

2013年 抹黑林奋强

《苹果日报》2013年于头版报道时任行政会议成员林奋强“完全歧视新移民”,林奋强事后主动播出当日录音作出澄清并谴责《苹果日报》失实报道。《苹果日报》总编辑张剑虹承认报道出错,并向林奋强道歉。

2019年 抹黑马时亨吕志和

《苹果日报》2019年报道称,港铁前主席马时亨与嘉华国际董事总经理吕志和曾结伴外游,抹黑其疑涉利益冲突。马时亨就该失实报道向《苹果日报》发律师信。其后《苹果日报》认衰跪低,对该报道引起误会向二人致歉。

狂言“为美国而战” 保释期间涉再犯事

曾扬言“为美国而战”的反对派头目、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早前在保释期间涉再犯事,涉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的维园集会。根据法例,任何人如参与未经批准集结,即属犯罪,一经循公诉程序定罪,可处监禁五年;经循简易程序定罪,可处第二级罚款及监禁三年。

黎智英早在暴乱愈演愈烈之际扬言:“我们从外部世界得到的支持愈多,我们的经济对中国的依赖就愈少。我们愈感到独立,就有更大的力量去反抗中国。”黎智英更称,香港是中国唯一一个与美国有着同样价值观的地方,香港正在美国的敌营里为美国而战、香港与美国站在一起云云。72岁的黎智英目前有五宗刑事案件在身,共面对七项控罪,包括三年前在维多利亚公园涉嫌刑恐记者案,以及三宗于去年发生的未经批准集结案,被控两项未经批准集结,及三项参与未经批准集结。该三宗案件于下月15日在西九龙裁判法院再讯,黎获准在每宗案件以现金1000港元保释,合共3000港元。

三度申保释期离港 企图“着草”

至于黎智英被控的刑事恐吓案,裁判官早前批准黎以现金4000港元保释,保释期间禁止离开香港,以及每周三晚要到警署报到及不得骚扰控方证人。该案于5月5日首次提讯时,黎透过律师三度申请让黎保释期间离港,并一度提出可将保释金额由现金4000港元增加至10万港元,但被裁判官拒绝。

本月四日,数案在身的黎智英和“支联会”李卓人、何俊仁、蔡耀昌,及一批揽炒派立法会议员及区议员,无视警方及上诉委员会对“支联会”集会的禁令,公然煽动他人到铜锣湾维园“犯聚”及“遍地开花”。该案已排期下月17日于西九龙裁判法院提堂。

壹传媒末路 亏损扩大至4.15亿元

黎智英旗下壹传媒穷途末路,连续亏损五年!壹传媒日前公布,截至今年三月底全年度亏损扩大至4.15亿元,按年扩大近两成三,过去五年更录得亏损逾19亿元,若以10年计算更录得逾27亿元亏损。此外,近年壹传媒已倒闭最少九本杂志和报章,日前台湾《苹果日报》更以新冠肺炎疫情令营运亏损作借口,宣布分批遣散140员工,裁员比率逾一成。

根据壹传媒截至今年三月底止年度业绩报告,报告提到公司总收益按年跌11.1%至11.58亿元。壹传媒去年借炒作艺人私事、并于黑暴期间正式推行收费订阅制度,业绩显示壹传媒大力推行的数码业务亏损高达1.24亿元;而印刷业务亏损显著扩大1.18倍至逾2.85亿元,收益较上一年跌15.8%至仅6.11亿元。

疫情为借口 《台苹》炒140人

壹传媒将今年亏损扩大归咎于中美贸易摩擦、香港社会动荡和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又称《苹果日报》的政治立场及线上程序化广告竞争激烈而令广告收入下跌。报告又提到,公司曾进行业务重组以致裁减员工,因而产生代通知金2390万元。

另外,壹传媒又借新冠肺炎疫情及广告收入锐减为由,台湾《苹果日报》日前宣布分批遣散140员工,包括数码及纸媒编辑部共65人、业务及行政部门约75人,裁员比率高达一成三。同时,在今年3月31日,壹传媒账面值总额约3.61亿港元之集团台湾物业已抵押予多家银行,换取其获授银行融资。

据悉,壹传媒去年至今除了炒作黑暴以吸引“黄丝”订阅外,近月更每日邀请反对派议员及组织人士大力宣传,呼吁市民加入成为会员;同时大打“悲情牌”宣称受到政治打压云云,以刺激“政治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