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郑赤琰:田北俊的政治投机本色

田北俊最应该做的是《孟子.尽心章句上》所言:“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可是他从政以来却“达不知兼善天下,穷又不知独善其身”。这是笔者对他的长期视察所作出的评语,为表对他公平,且作出以下具体说明:

首先,看看他近日创立所谓“中间路线” 的“希望联盟”。他的说法是在建制派与反对派对立下,立法会无法运作,因此议会内要有一个“中间路线”的政党在两派中间调停,调停不果便利用自己作为关键少数去制衡。田北俊对此信心满满,认为“希望联盟”只要能在9月立法会选举中拿到两三个议席,他的“中间路线”便大有作为。

可是立法会两派对立的情况早已存在,而田北俊长时间处于自由党领导层,为何他不带领该党走“中间路线”呢?笔者认为,不是他不为,而是无法做到,立法会瘫痪是因为绝大部分反对派议员已投向激进路线,与“本土派”、“港独”分子埋堆。希望吸纳激进派的选票,因而他们在议会内疯狂“拉布”、破坏议会秩序,瘫痪立法会运作。在此情况下,所谓的“中间路线”根本行不通,这次他拉拢三五党友另行组织“希望联盟”,说明“中间路线”吃了自由党“闭门羹”,这也反映他不懂得“穷则独善其身”,还自以为是,到处拖拖拉拉,误人误己。

其次,说穿了他的政治路线根本不是“中间路线”,而是“投机路线”。他最具体的一次投机是2003年立法会表决《国家安全(立法条文)条例草案》前夕,突然辞任行政会议成员,之后不少工商界议员跟随自由党改变立场,最终令基本法第23条本地立法暂停至今,重启无期。

扮“中间”为投反对派所好

事件揭露了田北俊的投机主义者本色,因为机会主义者不事耕耘,认为只要相机行事,便可稳拿选票,令自由党在地区直选取得更多议席。2008年立法会选举,自由党派员出选港岛区、九龙西、新界东、新界西四个选区,结果全军覆没,仅靠功能组别保住议席,田北俊及副主席周梁淑怡为此请辞。事实证明自由党的直选梦碎,与田北俊领导无方不无关系。

其实,要不是田北俊是投机主义者,若他真的有丁点儿“中间路线”,在23条立法时,他应该协助建制派、反对派就条文寻求共识,可是他并没有这么做,否则以自由党拥有的八个议席不是没有制衡的空间,结果他成了压倒23条立法的最后一根稻草。

除了23条立法时的投机表现外,田北俊在去年特区政府建议修订《逃犯条例》和中央决定出手制定港区国安法上,仍一贯地展现其投机本色。在“修例风波”中,他自称代表商界,说商人反对修例云云。田北俊只不过是一个商人,又不是任何商会代表,又没下过功夫代表商界提出任何建议,只宣称自己代表商界、宣称商人害怕修例。投机主义者的本色正是如此,不必做功夫便自称是代言人。

在中央制定港区国安法时,他以“希望联盟”名义致函全国人大,提出所谓“五点建议”,事件不失投机的本色,不是吗?他凭什么要求港区国安法要奉行普通法制度,不设追溯力?

至于由香港机构人员执法维护国家安全;不应剔除外籍法官审理涉及国安案件;国安法采用普通法的语文,避免法律释义和应用上出现问题;国安法案件应交由香港各级法院按公平、公正、公开原则处理等所谓“建议”,说穿了不过是投反对派所好,根本没有什么“建议”可言,不经过研究、谘询、具体可行方案,便自称为“建议”,实则是套用了反对派的文字,反对派反国安法为的是他们担心自己的行为会触犯法律;反之,支持国安法的民意是希望止暴制乱、阻止外国势力干预香港事务、捍卫国家领土完整。

因此,单看他提出的所谓“建议”,便可以将田北俊归入反对派之列,何来“中间路线”可言⁈这次他以为投向反对派一边又可执到“好处”。可是他没自己好好检讨,过去的几次投机带给他的是累死自由党,也将自己变成“政治毒药”,何苦来哉!

作者:郑赤琰 原香港中文大学政治系主任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