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区国安法引爆反对派内部大撕裂

微信图片_20200624173010

近日,因香港终审法院首席法官任命一事,传统反对派与激进反对派之间的矛盾再度爆发。激进反对派攻击民主党、公民党等未投反对票的传统泛民“投降”“卖港”。

反对派对于特区政府的议案一贯是“为反对而反对”,何况这次行政长官任命的终审法院首席法官张举能一贯被激进反对派抹黑为“蓝丝法官”,他们更是要强烈反对这次任命。

不过,这次传统反对派并未在立法会投下反对票。

值得注意的是,早前因内会拉布而被港澳办点名的公民党郭荣铿,这次以“不将法官任命政治化”为由,在张举能出任首席法官议案中投下赞成票。于是,一个月前还被激进反对派赞为“揽炒先锋”的郭,这次成了被攻击的“卖港先锋”。

有港媒分析称,郭荣铿等传统泛民议员未反对首席法官任命的原因,不是他们自己所说的什么“不将法官任命政治化”,而是惧怕留下罪证,导致港区国安法立法后被取消参选资格。

港区国安法是为香港度身订造,当然包括今年9月的立法会选举,国安法等于为立法会选举加设了“防火墙”,划下了三条红线:一是主张“港独”、“自决”者不可能“入闸”;二是主张“揽炒”者不能“入闸”;三是反对港区国安法者不能“入闸”。

面对这样的形势,传统反对派如果坚持“揽炒”路线,否决一切法案,坚持与中央、特区为敌,将很大机会被取消参选资格。

据港媒报道,当选立法会议员后,有每月近十万元薪酬,近七十万元任满酬金,数以百万元计的各式津贴。

面对这样的现实利益,传统反对派不可能不有所收敛。

李柱铭前段时间突然表态支持23条本地立法,并且与“港独”割席;民主党不少人士开始强调自己的“爱国情怀”;戴耀廷主导的反对派立法会初选,也放弃了原先的“揽炒”立场,不让候选人集体签署“承诺书”,否决政府的所有法案。

但是传统泛民这样的表现,必然陷入被激进派、本土派攻击的境地,令他们不能再食“人血馒头”。这样一来,失去激进派选票支持,反对派“议会过半”的春秋大梦就不可能实现。

港区国安法已将传统反对派置于进退维谷的境地。

而对于激进派来说,攻击泛民“软弱”“投降”“卖港”则可以进一步动员激进派支持者投票,也可以从传统反对派阵营中挖到一些日益激进的选民,增加自己的支持率。

利字当头,传统反对派为了不被取消资格,激进反对派为了抢夺票源。据港媒预测,可以断言,他们之间还有更多手足阋墙、反目成仇、斗臭抹黑的戏码上演,好戏还在后头。

“一国两制”为反对派提供了活动的空间,但这个空间是有界线的。反对派要在香港继续参政议政,就必须遵守遊戏规则,必须改弦易辙,回到尊重宪制,尊重基本法,尊重“一国”的路线上。如果因为蝇头小利而投向“揽炒”以至“分裂”路线,他们将没有出路。

来源:海外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