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乱港头目谋“着草” 路线曝光 收费100万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港区国安法出台在即,近日乱港分子纷纷四出打探逃走路线。有船主透露,近日频频收到偷渡赴台的查询电话,而海路成为乱港分子偷渡的主要途径。大公报记者发现,西贡、香港仔、筲箕湾码头成为偷渡上船热点,偷渡者到达公海再由驳船载往台湾。记者成功接洽蛇头,获悉近日水警布防密不透风,有乱港分子欲逃走三次均失败而回。即使风险高但需求大,“着草费”已由月前数万元升高至50万到100万不等。

黑暴由去年六月爆发至今逾一年,警方公布已有近九千人被捕。其间约有二百名暴徒流亡台湾。大公报接获消息人士透露,不少青年被警方起诉后,要交出旅游证件,搭飞机潜逃赴台已经不可能,陆路风险较高,水路偷渡成为一众乱港分子的首选路线。

去年至今 200暴徒逃亡台湾

经营渔船30多年的基哥透露,“近排很多船家都不约而同,收到电话查问由西贡、大澳、香港仔、筲箕湾及鲤鱼门等码头往南中国海(公海)收费多少,我开包船费约两万元。有一次曾经有个仔致电查询,最快途径去台湾收几钱,我开价25万元,现金交收,他就马上收咗线了!初时都不以为意,今月个仔再一次打来,问我最快可以几时开船,我话平日啦,最好早上啦,晚上多水警截查。”

基哥表示他近乎“收山”不再安排偷渡,“我以为开价25万就吓窒个仔,听番其他的船家讲,原来依家市价最少要30万,因为港区国安法立法在即,很多人话要去避一避,真系有价有市!”基哥坦言,暴乱和新冠肺炎疫情下,经济欠佳,有一些船主会铤而走险,做一些走私和偷渡的事,“讲白一啲,每车一次约15名客人去南海油田钓鱼,收入仅两万元,减除油费和人工,每次都不是赚取很多,但偷运‘人蛇’的话,一个最少收逾30万元费用,仲要包船,如果系名人,起码收取50万一个,但我们都会叫他们带定钓鱼用具,警察查牌话去钓鱼囉!”

假扮钓鱼客出公海接驳船

他续指,钓鱼船和渔船是首选,每日在香港仔、筲箕湾、西贡、鲤鱼门、大澳等公众码头,都有不少钓鱼客坐着渔船出海,往返南中国海(公海)及南海油田附近一带水域,不用过关检查证件,即使水警看见这些渔船通常都不会截查,因而逃犯假扮钓鱼客混入其中,不易察觉。以渔船(9海里)由香港水域入台湾船程36小时;快艇(18海里)则需18小时。

记者佯称需偷渡往台湾,经多名中间人辗转介绍,成功电话联络上一名蛇头阿豪。阿豪提供两路线供选择,一条水路是走私和偷渡的首选途径,可选择距香港水界少于一海里的龙鼓洲、沙洲、西部水域、三跑水域一带,乘快艇只需数分钟便可离开本港水域。“但系而家风声紧,唔会选择这些平时走货嘅黑点,你哋呢班后生要掩人耳目,梗系朝早拣公众码头上船,无咁扬嘛!”阿豪提供另有一条海路加陆路的偷渡路线,是由西贡黄石码头坐船入惠阳澳头(近大亚湾),再由澳头陆路包车到厦门,然后乘渔船往金门,进入台湾水域,不过这条水陆线需入内地再赴台,很不安全。

阿豪指一般会坐渔船出公海,再在公海坐另一艘接驳船,再上台湾渔船,由台湾渔船载往高雄、台南、台中等避风港,“执法人员查渔船较少,反而坐游艇入境,十居其九都被截查。”至于偷渡费,阿豪开价30万,他说月前只需一位收数万元全包,但愈近港区国安法出台,被警截查风险愈高,“两星期前,有个客第三次‘走人’都走唔到,车(航行)唔到一粒钟,见到水警,即刻掉头走”。

近日多人问价 愈出名索价愈高

西贡另一个“着草”落船黑点是万宜水库西坝水塘对出的公众码头。船家强哥指该码头水位深,可停泊大马力的大艇及大船,直驶出公海,所以西坝码头一向是走私落货的热门黑点。

警获情报 部署堵截

不过,由于万宜西坝码头在北潭涌禁区内,车辆进入需持有禁区纸,强哥压低声线说:“以前载走私货嘅密斗车,一车车直接驶入禁区,沿住大网仔路行3.3公里便到码头”。由于走私集团太猖獗,政府相关部门在禁区路口设了石趸阻隔走私车队:“人行,或踩单车入禁区去码头就无人问你攞禁区纸”,强哥透露近日收到疑似黑暴逃犯查问“呢条线走收几多”。

港区国安法出台在即,最能掩人耳目的运油船近日成为新“着草”路线。强哥指有些人会预先在离岛匿藏,当风声稍为平静,便从离岛岸边坐驳船到运油船出公海,再在公海由预先接应的驳船驶往台湾、菲律宾等指定的潜逃国家,“呢条线最贵,要买通运油船员工畀你中途上路,但又最安全,你有无见过水警查运油船捉人蛇?听讲宜家好似个价炒到五十万一个”。

强哥透露偷渡费一向是海鲜价,愈临近国安法出台,蛇头索价愈高,“有名气,开价一百万都得!”近日警方已获得情报一班黑暴搞手筹谋潜逃,警方已加强海上巡逻堵截,因而他们不选黑夜、凌晨等时间偷渡,改为海上交通较繁忙的日间时段潜逃,方便掩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