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中央行使管辖权与港司法独立无干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张勇日前在港区国安法座谈会上的发言指出,司法独立是指法官在审理案件时不受任何干涉,而不是指法院的管辖权和审判权,因此与管辖权没有必然的联系。为确保国家安全,中央对香港涉及国安的案件保留必要的管辖权,是宪法和基本法赋予的职责和权力。港区国安法草案规定,处理维护国家安全的绝大部分工作由香港完成,绝大多数案件交给香港办理,中央只在“特定情形下”行使管辖权,为香港担负起维护国家安全的最终责任。这样的安排,说明港区国安法立法充分考虑“一国两制”原则,充分信任、尊重香港的法制,完全不可能影响香港的司法独立。

中央在特定情形下,可直接管辖极少数在香港发生的危害国家安全案件。香港有个别意见指,中央即使在最特殊的情形下行使管辖权,也会“损害香港法院的司法独立”。这种论调,显然把司法独立和管辖权混为一谈,甚至把只有中央拥有的管辖权也视为本港司法机构的管辖范围。

香港特区的司法管辖范围,本来就是中央通过基本法第19条第2 款授予的;基本法第19条第3款还明确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法院对国防、外交等国家行为无管辖权。”维护国家安全本是中央事权,不是特区高度自治范围内事务。中央政府对有效防范、制止和惩治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负有最终、根本的责任。中央必须确保在任何情况下、在任何地方的国家安全都万无一失,这也是宪法赋予中央的职责。维护国家安全,中央本拥有无可非议的管辖权。而按照港区国安法草案规定,在一般情况下,在香港发生的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案件,由香港执法机关和司法机关依据国安法及香港的相关法律及程序处理;中央维护国安机构行使相关管辖权及执法权,是有限度及少之又少;中央更加绝对不会插手香港的法院审案。

港区国安法草案对中央及香港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的权责作出规定,最大限度体现了“一国两制”下的特殊安排,既考虑维护国家安全的实际需要和刚性要求,又考虑两种制度的差异和香港的实际情况;既体现了中央对香港的信任和对两种法律体系的尊重,也凸显了香港特区在香港负有维护国家安全的主要责任和义务。这种安排意味着,港区国安法通过之后,如果香港特区能够有效担负起维护国家安全的职责,确保国家安全在香港安然无虞,中央就没有必要行使管辖权;但是,如果出现香港特区难以承担责任的情况,特别在外部势力干预下,香港“管不了”“管不好”,国家安全危机四伏,在此情形下,只有中央才有权力、有能力应对,中央理所当然要行使管辖权力,担负起在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职责。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主权国家把维护国家安全的责任,完全交给地方政府,这是地方政府不能承受之重。中央保留香港维护国家安全必要的、最后的管辖权,是为了防止在香港出现国家安全受损、甚至失控的危机,保障香港的法治稳定、安居乐业。中央保留必要的管辖权合宪合法、合情合理,绝对不涉及削弱香港司法机机的独立审判权。所谓中央行使管辖权“破坏香港司法独立”“国安立法令‘一国两制’已死”之说,完全是混淆是非、误导公众。

草案还规定,由行政长官指定法官处理涉及国家安全的案件,也引起所谓“影响司法独立”的担忧。行政长官是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的第一责任人。根据基本法,香港各级法院的法官均由行政长官任命,而在此过程中,行政长官会接受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的推荐;所有指定的法官也是经过这个独立、行之有效的程序而获任命。行政长官只是指定适用于各级法院的法官名单,并不会指定个别法官审理某件有关国家安全的案件,司法机构从名单分派法官处理案件,属于司法机构的决定,所以,也根本不存在“损害司法独立”的问题。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