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反对派看不到特朗普干预司法?

美国联邦检察官泽林斯基到国会作供,指去年准备起诉总统特朗普的前竞选顾问斯通时,受到来自司法部最高层的压力,要求撤控或控以较轻罪行。特朗普肆无忌惮干预司法独立,本港反对派视而不见,却无端攻击港区国安法“破坏香港司法独立”。更可笑的是,反对派一方面认为,特朗普干预司法这个问题与香港无关,选择性失明噤声;另一方面却呼天抢地乞求美国干涉香港事务、阻碍港区国安法立法。铁一般的事实面前,反对派双重标准、污名化港区国安法的丑陋嘴脸暴露无遗。

特朗普上台以来,公然干预司法的事件层出不穷。由于斯通是特朗普多年好友,特朗普今年2月曾接连发文炮轰案件的主审法官杰克逊偏颇;曾多次调查和起诉特朗普亲信的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伯曼,较早前“被辞职”。美国自我标榜为世界“三权分立”的典范,扬言司法独立神圣不可侵犯,本港反对派对美国这种宣称奉若神明。但是,对于特朗普三番四次干预司法判决,明目张胆要求法官轻判或改判,又以种种手段换走对自己不利的检察官,本港反对派就诈傻扮懵、视若无睹,还以“并非香港事务为由”不愿置评。真相是,在本港反对派心目中,他们的“美爸”可以无法无天,对特朗普违反司法独立的普世价值,他们当然只字不敢提。 

美国一向以世界警察、世界法官自居,特朗普政府大肆破坏美国司法独立,却对中国中央政府订立港区国安法的正当事务指手画脚。本港反对派更甘于乐于做美国的棋子,抹黑诋毁港区国安法。对港区国安法草案订明,中央拥有在特定情况下的司法管辖权、由行政长官委任若干法官专责审理国安罪案等,本港反对派污蔑为“破坏司法独立”、摧毁“一国两制”,更以此为借口,乞求美国制裁香港、制裁中央和香港特区政府官员。

如果本港反对派真的如他们自己所言,是“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的坚定守护者,为何特朗普公然破坏“司法独立”,他们却不与特朗普割席,或者予以强烈谴责?订立港区国安法维护国家安全、保障香港法治稳定,绝不会损害香港的司法独立,而且是香港事务、中国内政,美国无权插手,这是最基本的国际外交原则。本港反对派非但不抗拒美国的干预,反而主动要求、热烈欢迎,卖国卖港的嘴脸令人反胃。

美国连自己的司法独立都不尊重,更加没有道德角色对香港订立港区国安法说三道四。本港反对派要求美国插手香港事务,企图阻止港区国安法立法,根本不可能得逞,反而暴露他们所谓捍卫香港司法独立的虚伪嘴脸。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