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指定法官 恰恰是为了维护司法独立

黎智英自知末日来临,垂头丧气。 (资料图片)

黎智英自知末日来临,垂头丧气。(资料图片)

文/黎岩

本栏昨日在「指定法官丝毫无损司法独立」一文中,依据基本法,从八个方面论述了特首指定法官合宪合法合情合理。今日再从香港司法实践角度的八个方面加以分析,说明特首指定法官,恰恰是为了维护确保香港司法独立。

据点新闻网昨日报道,香港一名18岁中五学生管有违禁武器罪成,还柙至6月30日候惩。高等法院法官当庭表示,为保公平性批准他保释候惩。法官甚至形容这是个艰难的决定。法官言下之意是否为:该犯本不应该获得保释外出,鉴于同类案犯已经相继获得保释,为了司法公平与公义,本不应该获得保释的案犯只能依例准保。表面看起来,这单官司与港区国安法无任何关系,但却反映出香港司法体系由来已久的一个问题,本不该保释的案犯相继获得保释,本该定罪入狱的案犯却获轻判社会服务令,而且还不是极个别现象。不大懂法律的草民有理由怀疑,为何黑暴横祸年余,警方抓捕八千余人,迄今定罪入狱者寥寥无几?是罪轻不至罚,还是另有原因?箇中原委,市民或许都会有一个共同的答案。

今日更有港媒报道,黑暴分子密谋逃亡海外,不惜花费高价30万甚至百万,雇佣黑社会协助外逃。这单新闻倒确实与港区国安法有关,为何全国人大5月下旬已经公布将建立健全香港特区国家安全法律体系与执行机制后的一段时间,未见黑暴分子密谋外逃,直到最近才累累若丧家之犬,蠢蠢外逃呢?原因很简单,港区国安法草案说明中明确强调,中央保留对部分重大案件的管辖权,特首将指定某些法官审理国安案件。这意味着,这些黑暴「港独」分子对香港的司法体系失去了「信心」,他们的末日到了,国安法已经为他们敲响了丧钟。因为过往频频上演的「捉放曹」闹剧将一去不复返,今后审理他们的未必是他们所期待拥护支持的「好心」法官大人。

指定法官这一即符合基本法又符合香港政治体制司法惯例的惯常做法,为何引起反对派如斯恐慌并且持续危言耸听的指责歪曲诬蔑呢?究其原因就在于,部分反对派与纵暴「港独」分子有着千丝万缕的密切联系,令到他们心中有鬼,做贼心虚,幻想着与他们份属好友的某些法官,或者由他们所把持的司法系统人事大权,或者由他们所把持的某些上诉与终审大权左右大局,甚至于根据他们的口味按照他们的立场与需求解释法例与罚则,以便由他们委任决定国安案件的审理,决定国安案件的裁决,意图得到完全有利于他们立场的审理与裁决结果。很明显,反对派心中口中的司法独立就是:香港特区的司法独立就是独立于中央政府的,甚至也是独立于特区政府管治体制外的、被黑暴分子暴力恐吓绑架的,属于反对派可以任意把控操控的「独立王国」。退一万步讲,法官是人不是神,每个法官都有既定的政治立场,法例不允许法官将自己的政治立场施加影响到审理裁决案件中,法庭还为此中止了一位同情因失业出手伤人的失业汉的法官的同类案件审判权,在在清楚不过地说明了法官确实存在着政治立场的倾向性。更有什者,涂鸦美国领事馆美国国徽者判监,同期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所属特区的土地上上肆意侮辱践踏中国国旗者,居然轻判社会服务令。此等判决岂不滑天下之大稽!还有众多的黑暴案件借词种种理由,一再延期拖延结案,令到暴徒保释在外,继续肆意危害社会,更有部分暴徒及「港独」分子在保释期间伺机外逃,逃避法律制裁。就连「港独」头目黎智英亦瞅准最后时机接二连三地申请更改保释条件,意图前往美国。种种迹象显示,香港司法系统里,确实有违背宣誓效忠的法官,确实有具有明显倾向黑暴立场的法官,有明显同情反中乱港分子的法官,有明显与特区政府甚至与中央政府对抗的法官,甚至还有支持「港独」的法官。

矫枉必须过正,不过正就难以矫枉。

全国人大常委会正是看到了香港司法系统的积重难返的弊端,在符合基本法的大前提下,明确规定特首有权指定审理某些国安案件的某些法官,以杜绝流弊,严明司法,确保国安法能够达致立法初心原意,确保国安法能够切实可行地保障维护特区国家安全。也只有这样,才能确保香港特区的司法不受任何非法律因素影响的真正独立性。因此,由特首指定某些法官审理国家安全案件,将在以下八个方面维护港区国安法的公正性严肃性严谨性,可以切实可行地维护港区国安法的宪制性法律尊严,令到港区国安法切实可行地达到立法初心立法原意,切实有效地肩负起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制责任。

其一,指定法官将令香港司法系统有更为专业适当的法官审理国安案件,提升国安案件审判的权威性。

其二,指定法官将大大强化司法系统审理国安案件的效率,在同等情况下,由特首指定法官,减少司法系统不必要的文牍官僚程序,加快审理程序,完成审理过程。

其三,指定法官有助司法系统更快介入国安案件,以防止或杜绝案犯外逃,串供,毁证,从而确保国安案件疑犯必须得到法律制裁。

其四,指定法官有助司法系统在必要时可以及时获得案情不宜公开的国安机密资料,掌握案件的全部关键证据等涉案要素,有助法官更完整准确地把握案情,更为公正地审理案件。

其五,指定法官有助司法系统避免司法系统因为人事问题产生不必要的内部派系平衡等非法律因素的摩擦。众所周知,香港司法系统并非铁板一块,也会因为各种教育背景,执业资历,专业分工等因素形成或明或暗的派系,从各种律师组织就可以看出彼此之政治立场可谓泾渭分明。特首指定法官在一定程度上完全可以超越派系,超越政治立场,更能够使国安案件得到公正公平审理。

其六,指定法官有助法官更为准确理解基本法、港区国安法与本地法律的衔接协调和谐一致。特首是特区国安委员会的当然主席,特首的使命就是维护特区国家安全,特首指定法官的出发点就是维护国家安全,受特首指定的法官就必须高度秉承特首维护国家安全的旨意,依照港区国安法审理国安案件,这也符合一般的政治逻辑与法理精神。

其七,指定法官有助于强化特区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宪制职能。特区国家安全委员会是与国家安全公署在特区维护国家安全的合璧双剑,特区国家安全委员会不能仅仅是一个虚设的无牙老虎衙门,必须是一个有事权实权的职能部门,特区国家安全委员会完全有权从各方面切实可行地履行维护国家安全的职责,特首不会介入审判过程,因此指定法官丝毫不影响法官审判国安案件及审判结果。

其八,指定法官可以有效地排除某些具有明显政治倾向的法官,或有明显利益冲突的法官,比如若涉及有关美国、英国公民在港卷入的国安案件,从情理上、法理上、逻辑上,都应该避免美籍、英籍法官审理同类案件,这或许是反对派指责的所谓「筛选」,但这却是完全必要的筛选。只有这样的筛选才能确保国安案件审理更为公正严谨,才能确保国安案件审理最终能够得出符合法律规范,符合国家利益的、令人信服的裁决结果。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