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司法独立"不是"独立王国"

文/郭超

行政、立法、司法必须依附于主权之下,这是不言自明的。换句话说,国安法,当然是保护国家安全。「一国两制」下的港区国安法,也必然是要保护包括香港在内的整个中国的国家安全,而不是用来保护其他国家,例如不是用来保护BNO持有者的宗主国英国的国家安全,这是不言自明的。

在香港,法律界有些人自我膨胀,口称司法独立,实则司法独大,将司法独立吹得神乎其神,既不能质疑,更不能批评,尤其是那班被坊间讥为所谓「蓝血贵族」犹不知丑的大状党,动不动就扣「藐视法庭」帽子吓人。

司法系统长期由这样一小撮人控制着,抗拒社会意见和监管,近年更加膨胀成为法律至上主义,这就是香港社会乱象的主要根源之一。「警察拉人,法官放人」,司法机构被渗透、被利用充当反中乱港势力保护伞,放生祸港破坏者,判罚离地,公义不彰。

但不管是在1997年香港回归之前,抑或回归之后,香港实行的都是行政主导,而不是「司法治港」。基本法第48条和第76条明确规定,「行政长官负责执行本法和依照本法适用于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其他法律」「行政长官决定政府政策和发布行政命令」「立法会通过的法案,须经行政长官签署、公布,方能生效」。

香港的政治体制是行政主导,行政立法互相配合、互相制衡,然后司法有独立审判权和终审权。司法独立是指法律办案上司法不受行政、立法和其他外力的干预,关于这点,回归后基本法第19条和第85条还赋予了香港司法比回归前更多更大的权力,但归根究底,司法的权力是源自主权,而不是独立王国。

因此,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需要由行政长官提名,然后才由中央予以任命。同样,土地审裁处、劳资审裁处的法官都是由行政长官直接提名并委任。这是行之已久的既定机制,体现的正是司法的权力来源,亦体现了行政长官行政主导的宪制安排。

亦因此,由行政长官指定一批法官组成特别法庭,负责审理港区国安法所涉案件,完全合乎惯例,合情合理合法,有何不可?难道非要由外国法官审理维护中国国家安全的案件,这才叫「司法独立」?难道还要给危害国家安全的行为和恐怖主义行为预留「安全通道」,只判社会服务令或守行为?想也别想!

(大公文汇全媒体新闻中心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