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民主阿婆”真的是引退吗?

有“民主阿婆”之称的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昨日突然发表声明,自言“会从公民及政治工作退下来,过较平静生活。”这番“引退宣言”突如其来,出乎建制派和反对派的意料。

据陈方安生声明所述,其引退原因是女儿上月猝逝,需要时间和空间哀悼和复原;又称很久以前答应了子女,年满八十岁便会引退。诚然,尽管陈方安生作为“祸港四人帮”之一,过去多番告洋状、“唱衰香港”之举为人不齿,但白头人送黑头人之痛,相信箇中苦楚不足为人道,因此产生引退之心亦不足为奇。然而,陈方安生宣布引退的时间,偏偏刚巧是全国人大常委会举行会议前三天,这就不免令人联想起港区国安法。

陈方安生声称其答应子女,八十岁便会退下来,但为何她在八十岁生日半年后才履行承诺?尤其是她今年2月仍连同李柱铭等人多番密会黎智英;又应香港外国记者会邀请发表演说,除了要求特首下台外,还表明不认同“香港是一家人”。至两个月前,她仍未停止曝光,公开称中联办对香港没有监督权,否则是伤害“一国两制”云云。不论从什么角度看,这都不象是一个准备引退的人。

当然,陈方安生已年届八十高龄,又要忙着抹黑中央、批评特区政府、与外国政要密斟,不慎忘记引退承诺也是“情有可原”,而她的女儿猝逝定必对其造成一定打击,但为何陈方安生要在爱女离世接近一个月才发表引退声明呢?

随着人大常委会制定的港区国安法日渐成形,同为“祸港四人帮”之一的李柱铭,近日有意无意间亦跟“港独”划清界线,甚至说出支持23条立法等令人疑惑的言论,实在很难不让人联想到,李柱铭等人是否知道国安法将完成审议并在香港公布实施,因此急忙与“港独”分子撇清关系,避免“临老坐花厅”。陈方安生在声明中也表示,希望年轻人“以守法与和平的方式继续守护我们这个城市的核心价值”,这无疑是对过去一年“修例风波”中黑暴的否定。或许她是见到昔日“战友”沦落至此,加上自身也朝不保夕,所以丧失战意?

真正理由是怕失长俸

不过话说回来,李柱铭一来比陈方安生年长,二来还有官司在身,即使最近其政治立场连番变节,也未心灰意冷到说要引退。陈方安生选择在此时退下火线,可能还有一层考虑,那便是她的长俸。贵为前司长,陈方安生除了可以一笔过领取2千万元退休金外,每月还有6万元长俸。但据《退休金条例》,如果被裁定干犯叛逆罪,可能被褫夺长俸。待国安法实施后,陈方安生每月能否安然领取6万多元长俸,恐怕就要打上一个大问号。李柱铭没有这层顾虑,所以他还能不时现身“抽水”,但陈方安生若想如声明所述,过上“与家人共聚天伦的平静日子”,这笔钱就显得十分重要。

不论陈方安生引退的真正理由是什么,更重要的是此举对香港政治现状的象征意义。对反对派而言,陈方安生的地位是大佬中的大佬,即使她终有一日无可避免会退下来,但在国安法通过前这个敏感时间点宣布,则无疑会对士气造成强烈打击,说得重一点,这根本与“投降”没有分别。连大佬都做“逃兵”了,反对派的动员能力还能有多少?

“修例风波”中数千名学生被捕,部分人身陷囹圄,或远走他乡,沦为“难民”或二等公民,终其一生不敢回港。但陈方安生现时仍能选择“过较平静生活……更加珍惜与家人共聚天伦的时光”,希望她不要忘记,其安享无忧的生活,是用数千名年轻人的前途换来的。而这样一个大半辈子“反中抗共”不遗余力的人,政治生涯的最后一件事,反而帮助印证了国安法的力量,这实在不无讽刺。

来源:大公网 作者:卓 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