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回头,已没有岸

常有粉丝问我:"你出街怕不怕?怕不怕有黄丝认出你对你不客气?"

我说,我会搭港铁、搭巴士、逛超市、看电影、到街市买菜、到酒楼饮茶……除了最近疫情关系要戴口罩,我平日不戴帽、不戴墨镜、不掩藏身份,行不改名坐不改姓,光明正大穿梭大街小巷。因为我没干坏事,所以没什么好怕。要怕的,应该是李柱铭、陈方安生、黄之锋、郭荣铿、黎智英……这类卖国者。

有时我会想,他们能出街吗?敢出街吗?在外,能安乐吃顿饭、上个厕所吗?好多朋友甚至说,已想好对白,倘若在街上碰到这班卖国贼,会怎样好好"招呼"他们。

记得有一段网上流传的视频,一位102岁老太太在马会会所指着陈方安生痛骂了几分钟,陈太尴尬得一直托着腮半遮着脸陪笑。在高级会所尚且有此待遇,平民街头怕且她更不敢深入虎穴了。

跟陈方安生一样,出街必定成为过街老鼠的李柱铭,也有过在高级餐厅用膳时,被食客用英文怒斥的经验。两个长老级反对派,只要没人簇拥,孤身一站出来,肯定是人见人闹的头号目标。

所以,当昨天陈方安生出声明说自己退休了、唔玩了,你以为,这样就可以算数?就可以一笔勾销?你从此就可以出街吃顿安乐茶饭?别妄想了。

有句话叫"回头是岸",对于初次犯法的年轻人,我们确实要给予重生的机会,因为人生路漫漫。所以香港法例第297章第2条有一《罪犯自新条例》,让被判处不超过三个月监禁或罚款不超过10000元,只要三年内不再犯案,其案底便可被视为"已丧失时效",情况等同没被定罪一样。但这个消失的犯罪纪录不适用于申请高级公务员、纪律部队、律师、会计师、保险代理人或银行董事,也不适用于申请移民用的良民证,即是说,这种最低程度犯罪的洗底,也是有底线的,也不会洗得干干净净由黑变白的,更何况,恶贯满盈罪行滔天者。

李柱铭那天在《苹果日报》又说坚决维护"一国两制"了,接受美国《纽约时报》时又出卖手足说:"提倡揽炒的人,他们一无所知,如果发动革命失败,很多人和你一起死,这对香港有什么帮助?"姜是老的辣,两只领头羊都在拚命洗底了,但世上从来就只有白变黑,没有黑可洗成白的。

更何况,卖国贼是终身制及世世代代的,选了这条路,就没得退场,只能没有好下场。

来源:大公网 作者:屈颖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