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乱港头目鸡飞狗走,反对派内部分化才刚刚开始

"祸港四人帮"之一的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昨突然宣布,因年纪及家庭理由,"从公民及政治工作退下来",过平静生活。此前,陈方安生屡次窜走海外唱衰香港,挟洋自重,勾结境外反华势力向特区政府施压,直到5月全国人大准备制定港区国安法的消息传出前夕,她仍公开抹黑中央、攻击特首。政界中人指出,乱港头目"鸡飞狗走"的真实原因,是港区国安立法的震慑力。一直受政客蛊惑从事违法暴力活动的年轻人开始"知惊",忧虑自身前途,这些乱港头目失去了昔日呼风唤雨的能力,调整策略,"缩沙"转軚,企图逃避法律的制裁。有市民讥笑说:国安法未出,黑暴幕后政棍就转軚,班跟随嘅暴徒仲唔知?!

微信图片_20200627135025

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昨天宣布,她将从公民及政治工作退下来。(点新闻图)

陈方安生昨发表一百多字的声明,称她今年已80岁,很久前答应儿女,满80岁会"从公民及政治工作退下来,过较平静生活",而最近女儿离世对她是沉痛打击,她需时间和空间哀悼和复原,更珍惜与家人共聚天伦的时光。她又称,会一如既往以香港为家,盼年轻人以"守法与和平的方式"继续"守护我们这个城市的核心价值"。

早前仍不断攻击政府

不过翻查资料可发现,陈方安生直到今年上半年,仍活跃于不同场合,不断发表抹黑中央、攻击特首等言论。今年2月,陈方安生在香港外国记者会的午餐会上,叫嚣"特首下台"、否则香港无法重新出发;5月19日,全国人大准备制定港区国安法的消息传出前夕,她利用自由党创党主席李鹏飞去世一事,藉机抹黑中央政府"削弱香港的高度自治"。陈方安生去年屡次外游勾结境外反华势力,以"抗争"美化香港的反修例暴乱,游说美国国会制裁香港,获美国副总统彭斯高调接见。

微信图片_20200627135033

陈方安生去年三月赴美,乞求美国支持反修例,用《香港政策法》向特区政府施压。(大公报图)

国安立法成定局 马上龟缩

全国人大通过制定港区维护国安法的决议后,陈方安生忽然低调。到6月初,陈方安生女儿陈慧玲的家人公布,陈慧玲于5月28日去世。生前任职公关的陈慧玲,曾与丈夫余国民陪同陈方安生,参与反对派组织的"七一"反政府游行。

全国政协委员、工联会理事长黄国指出,乱港头目纷纷"缩沙",可见港区国安法令心怀鬼胎的反对派政客惶恐不安。他呼吁年轻人切勿再受蛊惑从事违法暴力活动,因为到自毁前程时,无良政客绝对会在取尽政治利益后马上伺机脱身,对这些乱港头目绝不能轻轻放过,要让其为受害的年轻人付出代价。

民建联副秘书长颜汶羽指出,港区维护国安法实施在即,陈方安生此时的突然转变,令人感到很奇怪。

微信图片_20200627135037

乱港头目鸡飞狗走

他提到,不只是陈方安生,近日另两名乱港头目亦异动频频:曾称"留港战斗到最后"的黎智英最近多次向法庭申请保释期间离港赴美国,被法官质疑有潜逃风险;一向反对23条立法及频频赴境外勾结反华势力的李柱铭"忽然爱国",宣称自己"守护『一国两制』"及支持23条立法。颜汶羽指出,乱港头目"鸡飞狗走"的真实原因,正是港区维护国安法发挥出震慑力。他强调,港区维护国安法只针对极少数,不损害市民合法权益,他与许多市民一样,都对港区维护国安法尽快正式实施充满期待,希望香港从此重回安宁环境、重拾发展势头。

大公社评 | 反对派内部分化才刚刚开始

 

微信图片_20200627135116

港区国安法即将落实,一举扭转香港形势。"乱港四人帮"成员、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昨日宣布退出"公民与政治工作",表面理由是"年纪大"及"陪伴家人",实则迫于政治现实下的无奈之举。陈方安生甘当"逃兵",是反对派阵营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引发强烈震动,相信类似事件将陆续有来。

陈方安生是什么人大家都很清楚。她是末代港督彭定康的爱将,第一位华人"布政司",回归后她借故辞去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职位,"忽然民主"成为"乱港四人帮"骨干之一,被西方捧为所谓"香港良心"。她的特长就是走"国际路线",周游列国唱衰香港与国家,邀请西方干预香港事务。就在去年,她乞见美国副总统彭斯,声言美国有权干预香港事务及"一国两制",为美国推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立下"汗马功劳"。按照港区国安法草案说明,她涉及四大罪状之一─勾结外部势力,属于将被打击的"一小撮"。在此敏感时刻,陈方安生高调"引退",说明她颇有"自知之明",知道大势已去。

陈方安生以年纪老迈及亲人去世"过桥",没有一点说服力。论年纪,李柱铭比她还大两岁,仍在为"日日当汉奸"而不惜肝脑涂地;说亲情,数年前陈方安生的丈夫去世,但并没有妨碍其在政治上继续"不甘寂寞"。事实上,反对派内部也不相信她的说辞,有人撰文指其"国际游说"在国安法下成为高危,导致其引退,可谓一针见血。

"乱港四人帮"的其他成员也是惶惶然不可终日,谋求"华丽转身"。李柱铭近日一再声称,香港应该自行就基本法二十三条立法,不需要中央为香港制定国安法,以致被人批评他"忽然拥抱二十三条立法",自打嘴巴。李柱铭还"忽然"声言他反对"暴力"及"港独",并抱怨暴力与"港独"令香港失去国际支持云云。这与他早前因非法游行被捕时声称的"终于有机会与年轻人(暴徒)同行"而"自豪"简直判若两人。显而易见,李柱铭为自保而玩切割了。

悄悄从支持"港独"立场后退的还有黎智英,近日他声称自己是"中国人",还三番数次申请修改保释条件,以提高保释金换取自由出境,真正居心可谓路人皆见。其他的反对派政客也纷纷"转軚",譬如陈淑庄"忽然羡慕"澳门可以自行就二十三条立法,一向为暴徒打掩护的许智峯在立法会高呼自己"爱中国",都令人忍俊不禁。几乎一夜之间,反对派政客变成了"和平爱好者",当初的"和勇一家"、"核爆都不切割"丢到爪哇国去了。

事实证明,国安法威力强大,不管反对派内心是多么抗拒,多么希望外国势力"制裁"以迫使中央让步,但他们不得不面对政治现实。少数顽固"揽炒派",想"转身"的时间所剩无几了。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