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黑暴少年醒悟:国安法保障市民

“堵路、掟汽油弹、与警察对峙,我全部做过。”Ivan去年在友人唆摆下走上街头做暴徒,讲起自己曾经的所作所为,他面露悔意低下头。去年11月,Ivan因伤人事件被送往警局接受警司警诫。在警司教导下,他获得了改过自新的机会。“暴力无办法解决任何问题。”Ivan说,要阻止香港再陷入黑暴当中,就一定要有港区国安法:“作为普通市民,其实港区国安法根本唔会影响到我,反而系保障紧大家生活。”

“7月1号、7月21号、8月3号、10月1号,几场主要暴乱我全部都去过。”Ivan忆述,最初是学校的同学和朋友带着自己上街,看到人人都去,自己为了“合群”也去了。起初,Ivan只会叫叫口号,但上街次数渐多,便从中认识到一些“手足”,他们把自己说得很有理念,所做的都是正义之事,Ivan慢慢走近他们,成为激进分子。

去年7月1日冲击立法会,是Ivan误入黑暴歧途的开端,当时他看见大家一起破坏,一起欢呼,完全不顾后果地砸,冲进立法会一刻,他只觉得自己“好有型”,也不认为自己有任何做错的地方。“

携同伴清路障 冀弥补过失

Ivan远离黑暴后,多次自发清理路障,又曾亲手抓住一个背包装有汽油弹的暴徒,并将他交给警察。“我做错过,我希望其他人唔好继续错落去。”

今年一月,暴徒在旺角堵路,Ivan趁着凌晨两三点,带着同伴一起落街清理路障,“呢啲(堵路)做法无意义,而且令到交通阻塞,最后又系清洁工人同一啲市民自己去清,我以前都有份堵(路),希望帮手当系弥补自己一啲错失啦!”

后来,Ivan与朋友健身时,发现路上有两名黑衣人,他们的背包拉链露出了汽油弹。与友人商量后,决定合力制服两名暴徒,并将他们送去警察局。“我做错过,我希望其他人唔好继续错落去。畀我抓到好过放紧火嘅时候畀警察抓到,到时候可能就严重多了。”

前黄丝:文宣造谣煽暴抹黑警察

“早在反国教嘅时候我就已经系一个黄丝。”但如今的小柏却已经由黄变蓝:“当你睇过真实嘅现场情况,暴力、破坏、扰民,再睇下文宣上面扭曲晒嘅假资讯,你就唔会想支持佢哋!”

大学毕业不久的小柏也曾挂过黄丝头像,“身边朋友全部都系黄丝,佢哋将国歌法讲到好恐怖,例如唱国歌的时候要激动落泪,要写唱国歌感想报告,讲到好似好唔合理咁,于是我又跟风反埋一份,其实唔知自己反紧乜。”

“国安立法才可止暴”

这场暴乱中,小柏坦言自己是最早离弃“手足”的一批,全因看新闻直播的里面的“私了”、放火等,全在文宣中被扭曲成警察滥捕。她发现,那些根本不是事实,而是为了煽动市民情绪的假消息。

7月14日,暴徒冲击沙田,堵路、焚烧道路、暴力冲击警方防线和冲耳而来的辱骂声,让小柏感受到了这是真真切切的一场暴乱,根本不是什么正义的事情,他们在毁掉自己的家。“我真系好惊,原来佢哋做紧嘅事咁恐怖!”

“佢哋(暴徒)由一开始反修例,变成‘港独’,我虽然一开始不同意逃犯条例,但绝对认同自己是中国人!”小柏说:“国安法必须要立,点解外国插手香港事务拍拍屁股就可以走人,卖港贼出面帮助暴徒,勾结外国势力又无须要接受惩治?只有成立国安法,暴力行为先可以停止!”

“警司警诫”适用未成年罪犯

当一名介乎于10岁至未满18岁的青少年干犯罪行,若警方有充分证据提出起诉,便可按正常程序进行检控,将犯案者送交法庭审讯,或根据警司警诫计划处理该青少年罪犯。

在警司警诫计划下,一名警司或以上职级人员行使酌情权,对青少年罪犯作出警诫而不提出起诉,而涉案青少年须接受警方监管,为期两年或直至该名青少年年满18岁为止(两者中以较短的期限为准)。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