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播毒暴力高危 “民阵”游行被拒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揽炒派组织“民阵”申请于7月1日在港岛集会游行,警方昨日正式发出反对通知书。警方在反对通知书中引用“限聚令”,指有关公众活动增加参与者及其他市民感染新冠肺炎病毒的风险,对所有市民生命与健康构成重大威胁,并罗列了“民阵”自去年6月起举办的8次游行集会都衍生暴力打砸烧,故反对有关的游行申请。“民阵”称将提出上诉,而多次成为揽炒派借游行逞暴而蒙受损失的商户及市民,都支持警方的决定。另外,揽炒派东区区议员徐子见的申请同被警方反对,并于昨日上诉失败,宣布取消今日和7月1日在港岛游行。

警方在向“民阵”发出的反对通知书中,指“限聚令”禁止在7月2日前在公众地方举行多于50人的群组聚集,警方认为有关公众集会及游行属人多聚集的高危活动,有理由相信举行有关活动不单会增加活动参与者及其他市民感染2019冠状病毒的风险,亦会对所有市民大众的生命与健康构成重大威胁,危害公共安全及影响他人的权利。

警方同时指出,“民阵”自去年6月起,包括去年6月9日、6月12日、7月1日及10月1日等日子举办的8次游行集会,在举办期间或结束后都出现不同暴力事件,有参与者、市民、记者及警员受伤。有部分示威者堵路、纵火及暴力行为,更有人使用汽油弹、钢珠、砖头、长矛、铁通及各类自制武器等,大规模破坏公物,破坏社会安宁及令他人受伤。

路线途经多处高风险建筑物

警方认为,“民阵”今次提出的港岛游行路线接近多个高风险建筑物,包括政总、高等法院及多个港铁站,有理由相信部分参与者或会偏离游行路线,并作出暴力行为,而“民阵”亦无法控制参与者的行为,因此反对游行。

“民阵”此前亦去信政务司司长张建宗,要求因应“公共利益”批准他们在7月1日游行。政府回应指,“民阵”所提供的资料未能确立他们符合“限聚令”豁免条件。

“民阵”召集人岑子杰声言,是次游行集会不获批准是意料中事,并声言警方以“民阵”游行后曾出现暴力事件作为反对理据并不合理,因为游行集会自由是市民的基本权利。他更无视世界各地都因为新冠肺炎疫情而采取类似的“限聚令”措施,称这是自2003年以来警方首次反对“七.一”游行,而禁止市民游行示威就是警方的“根本目的”,提出任何“借口”都只是为了合理化其“不当行为”,故会提出上诉。

上诉被驳回 徐子见取消游行

另一揽炒派、东区区议员徐子见申请于今日及7月1日在港岛游行,早前同被警方发出反对通知。“公众集会及游行上诉委员会”昨日聆讯后,驳回徐子见上诉,徐宣布正式取消今天及7月1日的游行。

警方欢迎有关裁决,并指出近月有不同团体或人士曾在香港各处进行多次未经批准的集结或非法集结,并出现不同的暴力事件。因此,警方认为有需要为维护公共秩序、公共安全及保护他人的权利和自由,根据香港法例第245章《公安条例》第9(1)条、第9(2)条、第14(1)条及第14(2)条禁止有关公众集会及反对上述公众游行。警方呼吁市民不要参与任何未经批准集结及受禁的群组聚集。警方绝不容忍任何违法行为,会迅速果断执法。

商户生意衰足一年:千祈唔好再游行

警方昨日反对“民阵”发起的“七一”游行,获得铜锣湾一带的商户及街坊的支持。有商户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该区去年饱受黑暴影响,令其生意已经跌到谷底,而部分示威者更已失去理智。有市民则坦言,自己现在外出都感到提心吊胆,故支持不应再让游行举行,以免暴徒伺机破坏。

生意额跌剩不到三分一

黑暴乱港,黑衣魔在去年下半年开始肆意堵路破坏,令巿民不敢上街,一众商户更无法营生。在铜锣湾经营眼镜档的陆先生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去年其档摊的生意便一落千丈,整年的生意额也不及以往的三分之一,每天生意只有数十元到百多元,“顾得了吃,顾不了生活,顾得了生活,顾不了租金。”

他直言,整条街已成为“老人街”,仅在周末有一些外佣路过光顾,“他们只有这么一天花钱,但金额不多便来看看便宜货。”因此,他赞成警方对“七一”游行发出反对通知书,并形容这是明智的决定。他并批评时下部分年轻人已经被政治冲昏头脑,部分原因缘于本港的教育制度,包括允许学生举行及参与反国教的政治活动,令学生没有国家的观念。

在区内经营手机配件店的张小姐亦表示,自去年有关修例风波的示威开始后,她每个月的生意额都做不到以往的八成,加上今年初疫情来袭,游客数量减至零,同区又有店铺以所谓“黄店”的名义出现,令其生意额更惨淡,“千祈唔好游行呀!”

市民怕私刑 宅在家避祸

不少巿民也不希望再容许揽炒派搞游行。陈先生笑说,自示威行动升温后,他就被迫成为宅男,因为担心自己外出看到冲突场面会怒火中烧,成为下一个被行私刑的受害者。

他直言,看到一些年轻人肆意妄为地破坏及袭击警察,甚至有保安对被围殴的警察视而不见,拒绝开门让他们避难,全都是冷血的行为,并强烈支持警方对游行发出反对通知书。他又慨叹现今年轻人动不动就反对政府,是教育制度的败坏。

容太坦言,现在自己外出时都会提心吊胆,担心自己年纪大,倘有冲突走不快会受波及,其在澳洲读书的孙女也为她担忧,经常致电询问其情况,叫她不要外出。

萧小姐亦支持警方发出反对通知书,直言一年来看到无数次游行引发暴力事件,“一年有一万次游行,一年都只有365天而已”,认为香港的自由度已“超越全世界”。她明白不同人有不同意见和看法,更理解社会存有反对声音是正常的,但不能够容忍肆意破坏,“他们是在破坏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