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杏花邨居民投诉业委会贴抹黑通告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公民党的桩脚、杏花邨“黄丝”区议员黄宜兼任委员的杏花邨业主委员会,闭门议决在“座头”停摆《大公报》赠阅版激起民怨,两名老街坊被人以黑暴贴街招的手法贴“大头相”威吓,邨内弥漫“黑色恐怖”。前晚业委会竟发布“谴责暴力”通告,称黄宜日前遭居民辱骂、其助手被人拳打,但当日多名目击者均指出该通告“屈得就屈”。至于“大头相”当事人则批评通告是要逼他们“噤声”,造成精神折磨;家人昨日多次致电黄宜欲对质,但无人接听,直斥其“潜水”失责;另外,居民发起联署电邮向管理方港铁投诉业委会。

业委会前晚在各座大厦大堂张贴及住户信箱放入该通告后,再惹起居民不满。通告声称停摆《大公报》赠阅版后,邨友可到盛泰道索取,没有剥夺读报自由。遭贴“大头相”威吓的86岁麦先生反驳说:“‘入屋’是避免老人家日晒雨淋,我们不满的是十名业委会委员没有任何谘询便取消邨民福利。”直斥扭曲居民的诉求。

老居民出街怕遭人伏击

通告又提到,黄宜及其义工6月22日在杏花新城外遭“一大群人围绕冲击”,被粗言秽语辱骂和毁坏易拉架,还指控有人“扯烂义工口罩及拳打义工项背等”云云。对此,麦先生表示,当天黄宜曾找来保安部门高层,对方称因担心有肢体接触而到场,“如果真发生暴力行为,保安早就介入啦!很多目睹情况的街坊都怒斥通告是生安白造。”麦先生表示,虽无惧“黑色恐怖”威吓,但现在晨运时都会带备行山枴杖自保,避免独行,怕遭人伏击。

至于年近七旬的另一被贴“大头相”的事主黎太指出,事件严重破坏了她的日常生活。黎太说“出了名”后,街坊都怕被牵连而避开,招呼也不打。她儿子因经常到内地工作而很担心母亲人身安全,千叮万嘱她出入要小心。黎太续说:“近几日睡眠质素很差,自己曾患有焦虑症,近排的事又令我感到很焦虑和不开心。”她直斥黄宜“无理又霸道”,与业委会步步威逼,颠倒事实,“我没可能因此而搬走,但他们死咬不放,难道要逼到我跳海跳楼才心息吗?”

杏花邨管理处昨日贴出公告,表示在七月四日将举行两场“取消摆放免费报章公听会”,聆听居民意见,暂平民怨。

另外,去年黄宜与退休校长李雪英、会计师等筹组的业委会,声称关注邨务服务杏花邨居民,但因有人渐渐把邨务政治化,委员之间出现分歧,前业委会副主席李雪英等五人退出,今年不再竞逐连任。黄宜及后找来其他沆瀣一气的居民当选今届业委会,惟上场三个月便闭门议决取消包括《大公报》赠阅版在内的免费报,剥夺居民福利。

大公报记者连日来以不同方式尝试联络黄宜,但全部不果。麦先生的女儿昨日也多次致电黄宜求助,但“电话长响无人接听”。据了解,有杏花邨居民就黄宜的恶行向立法会议员葛珮帆求助并获跟进,葛回覆《大公报》查询时表示,泛暴派区议员当选后,已接获不少市民投诉指长期找不到有关区议员,同时他们对地区民生事务漠不关心,让街坊感到很气愤。

葛珮帆又表示,泛暴派区议员不像建制派般长期扎根社区,他们缺乏地区工作经验,弄致社区乌烟瘴气。她曾接获有建制派背景的业主立案法团及组织反映,指申请地区活动拨款多次被拒,但泛暴派则容易获批,质疑“益自己友”之嫌。她呼吁如果有市民怀疑区议员涉及利益输送,可向廉政公署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