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众志”找傀儡应对DQ博入闸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在揽炒派日前公布的立会“初选”参选名单中,以“香港众志(中箭)”团队最为高调反对港区国安法,并企图染指五区。为逃避被DQ(取消资格)的可能,其参选团队刻意安排多名非“众志”成员加入,不过,香港文汇报记者连日观察后发现,表面上非“众志”成员的张崑阳、袁嘉蔚、何桂蓝、梁凯晴及黄子悦,其实都是“众志”的傀儡,各人的宣传方式与“众志”同出一辙,不但开口埋口吹嘘所谓“国际战线”,还大肆抹黑港区国安法,企图恐吓香港人,骗取选票。

原本是一名网媒记者的何桂蓝在去年修例风波期间急速上位,之后辞职部署参选。为博胜算,何桂蓝靠拢“众志”,黄之锋及罗冠聪两名“大佬”则经常现身帮何站台拉票,甚至连宣传品都是由“众志”负责。据香港文汇报记者观察,何桂蓝每次外出宣传时都会由“众志”成员廖伟濂在旁打点。5月22日傍晚,罗冠聪及黄之锋(河童)在红磡天桥为何桂蓝、张崑阳、梁凯晴造势,在众人发言后,罗黄张梁先行离去,但何桂蓝则继续在天桥上宣传,其间廖伟濂一直在旁监察指点,直至街站完结才与何一同离去。

廖伟濂为何桂蓝街站打点

其实,何桂蓝的所有公开活动,都会见到廖伟濂踪影。自她在6月18日正式宣布参选后,开始在多区开街站。香港文汇报记者连日观察,何桂蓝的街站全由廖伟濂负责,由开站物资、场地布置,甚至连宣传品都由廖伟濂代劳,每次都是廖把所有东西准备好后,何才抵达现场,而何到场后会听从廖的指示如何“嗌咪”等等。开街站期间,廖会不时在旁提点,有时会帮手派发传单。

梁凯晴俨如“众志老板娘”

梁凯晴情况与何桂蓝相若,宣传活动全由“众志”操控,更不时得到黄之锋亲自到场加持。据悉,梁凯晴在“众志”内部风头甚劲,每次出入“众志”位于新蒲岗的总部时都有几名“众志”成员陪同,6月19日,黄之锋在观塘宣布参选,亦特意带上梁凯晴,有网民戏言梁凯晴表现如同“众志老板娘”。她虽然没有报名参加揽炒派“初选”,但外间预计在正式报名时,她会成为黄之锋的“Plan B”。

袁嘉蔚见周庭DQ即扮退党

袁嘉蔚身份则更为明显,曾任“众志”副主席的她,2018年周庭欲在港岛参加立会补选被DQ后,袁刻意退出“众志”部署参选区议会。而为了争取曝光率,表面“退党”的袁嘉蔚却仍与“众志”眉来眼去,尤其在去年修例风波期间,“众志”每次行动几乎都有她的身影,经常与黄之锋等人出席各大小场合,今年6月4日,“众志”拉队到维园参加“支联会”搞的非法活动,袁亦全程紧随黄之锋与罗冠聪身后。在揽炒派日前公布的“初选”名单上,虽然罗冠聪与袁嘉蔚不是共组一队,但在宣传上,袁则毫不避忌是罗的前女友身份,街站宣传时也直接挂上罗的大头相。据了解,“众志”为免罗被DQ,刻意安排他们分成两队“出击”。

张崑阳黐河童打“国际线”

至于张崑阳,在去年8月成立“大专学界国际事务代表团”并任发言人前,黄之锋便把他介绍给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官员认识,再安排他参与所谓“国际游说”工作。张崑阳决定参选后,亦是靠黄之锋等“众志”元老造势站台,才能建立知名度,上周五(26日),张崑阳在“初选”论坛上,亦不断提及自己当选后会全力走“国际线”,与“众志”立场一致。

黄子悦留守“学民”管数簿

而黄子悦身份较为特殊,2016年“众志”成立时,作为“众志”前身“学民思潮”核心成员的黄子悦理应追随黄之锋加入,但由于当时“学民思潮”有一笔巨额账目需要看管,黄之锋便将黄子悦继续留在“学民”管数。她虽没有加入“众志”,但实则与“众志”成员无异。

此外,黄子悦与多名“港独”分子关系密切,多次被拍得与“学生独立联盟”的陈家驹密会。

林朗彦挂名主席 实为“众志”阿四

■ 6月4日維園活動結束後,「眾志三巨頭」黃之鋒、羅冠聰和周庭撇下其他成員,到銅鑼灣一間樓上餐廳傾密偈。

■ 6月4日维园活动结束后,“众志三巨头”黄之锋、罗冠聪和周庭撇下其他成员,到铜锣湾一间楼上餐厅倾密偈。

“香港众志”加紧部署今年立法会选举,也被外界视为最可能被DQ的参选团队。据悉,为了避过DQ,“众志”绞尽脑汁,今年1月不惜删除其“组织纲领”中的“自决”字眼,而在揽炒派日前的“初选”论坛上,黄之锋在被问及对港区国安法的态度时,竟一反过往多次公开反对港区国安法的讲法,以“游花园”的方式敷衍回答。对于“众志”这种龟缩态度,不少网民痛斥“众志”根本是一班为了骗取议席的政客。

黄之锋罗冠聪周庭揸实权

“众志”自罗冠聪被取消议员资格后就不时作出内部人事变动,除了秘书长黄之锋外,其他管理层角色都被更换过。现时主席虽为林朗彦(右图),但有知情人士向香港文汇报记者透露,林朗彦其实在组织内没有话语权,甚至连核心层会议都被排除在外,而副主席郑家朗的情况亦与林朗彦甚为相似,只被安排处理学界事务。现时“众志”的实权仍然由黄之锋、罗冠聪和周庭三人掌控。

在6月4日晚,香港文汇报记者发现黄之锋、罗冠聪与其参选团队到维园参与非法集会,而“众志”其他成员则在铜锣湾摆街站筹款。记者现场观察,当晚黄罗在维园“打卡”后就到街站会合“众志”成员,身为主席的林朗彦在街站中反变成打杂,而“嗌咪”工作则交由周庭和罗冠聪负责。街站结束后,黄之锋、罗冠聪和周庭先行离队到骆克道一间餐厅继续密谈,而林朗彦则在街站负责收拾物资。至于“众志”最近的记招等公开活动,多由黄罗周三人参与,完全不见身为主席的林朗彦,摆明是一个“挂名主席”。

罗袁疑假分手 被问“Plan B”支吾以对

■ 6月初時,「已分手」的羅冠聰與袁嘉蔚仍一起擺街站,狀甚甜蜜。

■ 6月初时,“已分手”的罗冠聪与袁嘉蔚仍一起摆街站,状甚甜蜜。

“众志”常委罗冠聪与南区区议员袁嘉蔚“各自组队”参加揽炒派“初选”,企图撇清二人关系。翻查资料,罗冠聪与袁嘉蔚在2014年非法“占中”时认识,继而交往成为情侣。2017年,罗冠聪因“政总东翼案”而被判入狱,袁则经常去监狱探望男友,2018年初更一度考虑“代夫”参加补选。去年罗冠聪赴美修读硕士学位时,袁在参加区选时仍获得罗冠聪母亲到场支持,可见二人关系当时依然非常好。但在去年12月,两人突然宣布分手,由于事前毫无征兆,令不少政界人士感到诧异。

随着立法会选举渐近,“众志”积极部署选举工程,而声称分别参选港岛区的罗冠聪和袁嘉蔚,近期亦开始摆联合街站。6月3日在港大街站及6月17日田湾街站,香港文汇报记者都发现二人同场,其间不时互相对望,有讲有笑,完全看不出他们是“已分手的情侣”。而在6月3日的街站过后,二人亦在傍晚时分一同到深水埗参与一个煽暴文宣展,几乎整日的行程都在一起。6月4日,罗冠聪和袁嘉蔚联同黄之锋等其他“众志”参选团队到维园参与非法集会,当日“众志”团队在维园5号球场席地而坐,记者发现罗冠聪和袁嘉蔚刻意在其他传媒记者面前一左一右分开坐,似乎想证明二人已分手。

不过,在27日的揽炒派“初选”论坛上,主持人查问袁嘉蔚是否罗冠聪的“Plan B”时,不知是否感觉被人揭穿秘密,袁此时的神情大为尴尬,支吾以对,不停重复“现阶段不是Plan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