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马道立擅自发表声明算越权吗?

香港国安法在6月30日深夜正式在港实施后,终审法院首席法官马道立翌日发表公开声明,就香港国安法第44条授权特首从各法院指定若干法官审理国安案件,提出了五点意见。然而,马道立这一声明,乃至他发表声明的行为本身,均有值得商榷之处。

声明认为,指定的法官必须来自基本法第88条所任命的现任法官,而他亦强调,国安法第44条有着相同的规定。同情地理解,马道立强调这点的目的,是想避免有人误会国安法在港实施后,会出现特首指定非现任法官,或者内地法官的情况。

某程度而言,这也反映特首虽有指定若干法官审理危害国安案件的权力,亦有法官的实质任命权,但被指定的法官能否不偏不倚地判案,不会因其个人政见轻判,很大程度仍是取决於现行的司法人员推荐委员会,究竟向特首举荐了什麼样的人。

与此同时,马道立在声明第二点认为,指定的法官须符合基本法第92条,不应根据其他(包括政治上)的考虑因素,这说法实在可圈可点。基本法第92条的原文是:“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员,应根据其本人的司法和专业才能选用”,原文既非“必须”,亦没谈及“不应”根据其他的考虑因素,可见马道立似乎是创造性地诠释第92条。

此外,声明宣称法官的指定不应根据其他的考虑因素,但是根据香港国安法第44条第二款:“凡有危害国家安全言行的,不得被指定为审理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的法官。在获任指定法官期间,如有危害国家安全言行的,终止其指定法官资格”,这一因素难道也是不应考虑?

解释权在全国人大常委会

观乎马道立的声明,他在第四点谈及个别法官是否适合获指定时,也有强调须考虑“第44条所列出的反对原因,或任何基於偏颇或合理地给人偏颇的观感而提出的反对原因”。可是如此一来,所谓法官的指定“不应根据其他的考虑因素”,又是从何谈起呢?

该声明另一有趣之处,是他强调拥有外国国籍的法官,并不排除在指定法官之外。无可否认,香港国安法并没把外籍法官排除在外,但他在声明当中也曾提到,“合理地给人偏颇的观感”(即表面偏颇),是个别法官应否被指定的考虑因素。既然如此,法官没中国籍或拥有多重国籍,自然惹来多重效忠的质疑,这又算否带来表面偏颇的观感,因而不适合被指定呢?

声明中又提到:“未被指定的法官,不意味他们不适合获指定”,虽说这句话有着安慰他的同僚之处,但也值得斟酌。未被指定的法官,既可以是适合但未被指定,亦可以是不适合被指定,要看具体情况而定,不能一概而论。

至於声明第五点表示:“委派哪一名或哪些法官负责处理案件或上诉,则由相关级别的法院领导决定,并由司法机构全权负责”,此话更是值得商榷。根据香港国安法第44条第三款规定:“在裁判法院、区域法院、高等法院和终审法院就危害国家安全犯罪案件提起的刑事检控程序应当分别由各该法院的指定法官处理”。

更重要的是,根据香港国安法第44条:特首在指定法官前可征询香港特区国安委和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的意见。马道立在未被特首征询的情况下,是凭什麼擅自以终审法院首席法官的身份公开发表声明及意见?

除此之外,马道立的声明涉及香港国安法第44条的解释,但是根据香港国安法第65条规定:“本法解释权属於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马道立又是凭什麼擅自解释香港国安法第44条?是故,马道立似乎须向公众解释,他这次擅自释法及公开发表声明的行为,究竟算否越权行事也。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文兆基 时事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