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叶刘淑仪:香港教育要走出困局,至少需要5到10年

7月3日,香港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召开会议期间,反对派不断“拉布”阻扰,拒绝探讨教科书议题。反对派议员许智峰,更是向主持会议的教育事务委员会主席叶刘淑仪身上泼水。一时间,引发各界谴责和舆论关注。

QQ图片20200705153932

香港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召开会议期间,反对派阻扰会议,拒绝探讨教科书议题。

事后第一时间,叶刘淑仪接受了北京日报客户端的采访。身为香港新民党主席、立法会议员、前保安局局长的她,认为这些年香港教育表现出很大问题,必须做出改变。她举例说,如今在香港,每年学习中国历史的“高考生”,仅占总毕业人数的约十分之一。她预测,香港教育要想走出困局,起码还需要5到10年时间。

黑暴活动中,学生低龄化令人心痛

谈及去年“修例风波”以来的黑暴现象和香港社会的种种混乱,叶刘淑仪认为,背后显示出一个重要现象——香港的教育出了问题。

“你看过去一年的黑暴事件,有一个数据很令人心痛啊。警方此前称总共逮捕了9000多人,其中40%是学生。在这四成学生中,最年轻的只有十一二岁。此外,警方还同时逮捕了超过100个老师。”叶刘淑仪说,这些数据读来都让人震惊和心痛。

QQ图片20200705153934

叶刘淑仪接受北京日报客户端专访

叶刘淑仪同时透露,她发现在香港的一些学校,比如在幼儿园、小学、中学里教学使用的教材,很多都有挑起仇恨国家的文字与材料。“这些乱象背后,其实都是因为教育出了问题。教育影响了一些年轻人的思维,我认为这也不仅仅是靠刑事的条例或处罚可以纠正处理的,教育需要做出改变。”

学中国历史的只占毕业人数约1/10

“目前我们面对的很多青少年的问题,比如他们对国家没有认同感,甚至是蔑视自己的国家等等,都是由于教育出了问题。”叶刘淑仪说。

她认为,问题主要出在香港新高中学制的推行。“2009年开始推出新高中学制。新学制有五大问题,其中之一就是课程有问题。比如,好几个学科的课程都是‘去中国化’的。”叶刘淑仪说,新高中学制有4个必修课,然而中国历史却不是必修课。这导致很多学生为了升学的分数,都主修几个必修课,而忽略了中国历史。

QQ图片20200705153936

叶刘淑仪在会议上就香港教育问题发言。

叶刘淑仪举例,目前香港每年参加“高考”的毕业生有5万多人。然而,念中国历史的学生只有约5000人,念中国文化比如典籍诗词歌赋等,只有约2000人。“5万多名学生中,只有5000人念中国史,2000人念中国文化典籍,你告诉我,这怎么可能有中国人的意识、怎么可能对我国的文化有自豪感?所以必须改变。”

教育要走出困局,起码需要5到10年

除了以上问题,叶刘淑仪认为,香港一些教师的行为也失当失准,应当接受监督和改变。她举例,在香港学校中的通识课上,一些老师经常有很大的空间去发表他们个人的一些言论,甚至在课上讲所谓的“中国威胁论”,不断影响年轻人的思维。“所以现在香港有很多的家长,都不想送小朋友去念本地的通识课,接受本地的新高中学制,而是送孩子去国际学校。其实,新高中学制很多学科都有问题。”

“不客气地讲,关于中国历史和文化方面的学习,我在几十年前读书时接受的教育,都比现在香港学生所要学习的多。”叶刘淑仪说,就是现在这样的教育现状,反对派还拼命地阻挠,不让发表意见,“他们经常拼命地’拉布’,不让讨论有问题的教科书、教师等问题。可见他们心怀鬼胎,有很大的问题。”

叶刘淑仪认为,香港教育要想有改变,至少还需要5到10年时间。“教育是一项非常长远的工作。自从2009年推了新高中学制以后,2019年就出现了大批违法的老师及学生。乐观估计,香港教育要有一番改变,至少还需要5到10年。”

“教育事务委员会要讨论的是学校教科书和教材的问题,是近年很多家长关心的事情,也是要求教育局须做好把关的一项工作。但在如今,议会的正常讨论也“命途多舛”,足以见立法会理性讨论施政的空间已越来越少。”昨晚,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深夜发声,直斥3日反对派捣乱的言行惨不忍睹,相关事件难以置信。

林郑月娥称,香港近年来被假仁假义的口号和文宣已经害得惨了,是时候向这些谎言大声说“不”了。

QQ图片20200705154026

林郑月娥昨夜发文斥责。

来源:长安街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