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揽炒派得把口 临表决即闪人

揽炒派经常以要在议会“抗争”要求支持者投票予他们,但就多次被“手足”质疑在议会“关键缺席”。香港文汇报近日翻查各议员于今届立法会大会三读议案,及财务委员会批核拨款的投票记录,发现不少揽炒派议员在审议他们口中所谓“不公”的议案和拨款时,都纷纷缺席不投票,甚至投赞成票,而他们一再宣称国歌法是“恶法”,惟投票时几乎全数消失。有政界人士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批评,揽炒派是典型政治投机分子,既想获得揽炒阵营的票源,又不敢开罪传统支持者,唯有不停拉布做骚,却不敢在表决时留下损害民生的“罪证”。

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早前发表所谓“揽炒十步曲”,扬言于下届立法会取得逾半议席后,就会否决所有政府议案和拨款,胁迫政府答应所谓“五大诉求”,此计划获大批激进“素人”支持,多名属传统反对派政党的立法会议员骑虎难下,唯有对外声称会“支持揽炒”。

不过,在揽炒派一再做骚拉布的“国歌条例草案”于上月初审议表决时,一众揽炒派议员声称有“规程问题”而离席“抗议”,借势拒绝返回座位投票,揽炒派只有郑松泰一人留在现场投了唯一的一张反对票。

借离席不投票 逃避“政治责任”

事后有建制派议员分析,由于作为全国性法律的国歌法已纳入基本法附件三,特区政府有宪制责任落实,各揽炒派为免投票反对落实国歌法而违反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条的规定,即牴触他们在宣誓时表明拥护基本法、效忠中国香港特区的立场,有可能于报名参加今年9月立法会选举时被DQ,但离场“抗议”不投票又怕开罪黑暴支持者,唯有“出蛊惑”,在表决期间离席及不断叫嚣“抗议”,借机不投票,逃避其“政治责任”。

另外,立法会审议《追加拨款(2018-2019 年度)条例草案》时,民主党尹兆坚和许智峯、“专业议政”李国麟、梁继昌亦做“逃兵”不投票。

整体而言,在今届共4年的投票表现,也见到不少揽炒派议员隐形多于反对。香港文汇报记者近日翻查立法会数据,发现今届截至本月9日,立法会大会共处理74项三读议案,当中27项有记名点票,其中民主党许智峯、涂谨申和公民党郭荣铿分别无投票达14次、12次和11次(见表);弃权票方面,街工梁耀忠和“议会阵线”朱凯迪分别以3票并列“冠军”。

更有揽炒派议员过去乐于投赞成票。“专业议政”莫乃光则以20票成为最支持各项议案通过的揽炒派议员;民主党黄碧云、公民党杨岳桥和“专业议政”梁继昌则以18票一起排名第二;其后则有投17票的民主党邝俊宇、公民党谭文豪、“专业议政”邵家臻和李国麟。

何俊贤批做法蒙骗选民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何俊贤认为,绝大多数市民都渴望改善生活,故揽炒派在民生议题上难投反对票,否则难向支持者交代,唯有靠失实发言做骚,做法如其一直提倡“革命”却又称“不支持‘港独’”如出一辙。

他指出,市民普遍对议会认识不深,揽炒派却藉此将所有社会问题诿过于人并蒙骗选民,虽然他们今次声言会配合揽炒,但民主党等从无明确表示会否反对所有议案,目的只是想从由戴耀廷操控的选举机器中分一杯羹。

王国兴:“甩底”免遗损民生“罪证”

“23万监察”发言人、立法会前议员王国兴形容,传统揽炒政党是玩弄政治的“两头蛇”,他们为免拖垮民生议题后被人指摘,在“拉布拉到尽时”就缺席投票,避免遗下损害民生的“罪证”。

他续指,自香港国安法立法后,揽炒派已不敢明言反对所有政府议案,避免下届提名期被裁定违反香港国安法及基本法而无法“入闸”,足见他们眼中只有选票。

财会屡缺席 “关键票”搵笨

揽炒派常自诩是监察政府的“关键一席”,但他们在今届财会却屡次“关键缺席”,屡次被揽炒派支持者逮个正着,并在网上狠批。财会在2017年审议被揽炒派称为“大白象工程”、涉319亿元的启德公园工程拨款时,建制派最终以一票之差通过议案,但当时民主党黄碧云、尹兆坚和“专业议政”莫乃光等三人均无投票,否则随时可扭转结果。

另一次“关键缺席”就是财会在2018年审议沙中线追加8.47亿元拨款的议案,当时建制派以六票之差通过议案,惟当时揽炒派共有九人无投票,与他们当时声称“会全力反对无底深潭工程”的说法完全不符。

揽炒派自相矛盾的例子数之不尽,其中以财会在2017年审议政府申请60亿元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例子最为经典,当时公民党曾强烈反对,但最终该党的谭文豪、郭荣铿和陈淑庄均缺席投票,而在场的杨岳桥和郭家麒则投弃权票,惟郭家麒在发言的最后一刻仍反对拨款,更在facebook帖文批评政府“乱用公帑”,故其弃权票实令人匪夷所思。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