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国安法的威慑力在于敢用管用

对一小撮反中乱港分子来说,国安法是一柄高悬的利剑,由于这柄利剑“霜刃未曾试”,究竟锋利到何种程度,只有用过了才知道。反对派策动的立法会“初选”,挑战“一国两制”底线,也挑战国安法权威,正好为试剑提供机会。

反对派无视本港疫情第三波爆发,无视强烈反对声音,一意孤行于上周六及本周日举办所谓“初选”,其实是偷步参选及操控选举,犯下多宗罪,包括违反限聚令、破坏选举公平公正,也是对香港国安法的公然藐视。特区政府表明“初选”于法无据,将深入调查;中联办发言人严厉谴责“初选”,支持特区政府依法处理;港澳办直指“初选”并非孤立事件,而是给香港带来巨大危害的“修例风波”的延续,是“黑暴”与“揽炒”的变种,这个定性一针见血。

事实上,戴耀廷是“初选”的主要策划者和组织者,也是非法“占中”、“违法达义”的始作俑者,更是“港独”及“真揽炒”的卖力鼓吹者,他与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之间的关系,显示他是外国势力的在港政治代理人,这是其有恃无恐、搞风搞雨的底气所在。他以“戴罪之身”却不知收敛,近年先后推出“雷动计划”、“风云计划”及立法会“35+”计划,彷彿“号令天下”。他打?“公民投票”的旗号,要求参与“初选”者签署“抗争声明”,公开承诺当选后否决政府财政预算案,迫使特区政府下台,明显触犯国安法明文规定的操控选举及颠覆政权罪。如果戴耀廷这种搞乱香港的罪人不受到惩罚,法律威严何在?

再看从“初选”冒出的名单,以激进本土派、“港独”分子居多,“票王”、“票后”无一不是“修例风波”期间表演最落力的“勇武派”。其中黄之锋名头最响,他以“走国际路线”为名,行勾结外力、祸港殃民之实,美国出台干预香港事务的多条法律,黄之锋“出了大力”,亦因此备受西方反华政客青睐。黄之锋解散他一手创立、以“公投自决”为党纲的香港众志,但只是障眼法,并不代表他放弃“港独”主张。如果这些人不被DQ参选资格,就意味着香港向“颜色革命”又靠近了一步。

反对派发动“占中”、旺暴、修例风波,万变不离其宗,目的都是夺取香港管治权。他们视选举为“特洛伊木马”,企图打入建制内部“和平演变”,事先张扬的夺权“三部曲”,分别是控制区议会,控制立法会,最终控制特首选委会并选出自己的政治代理人,实现香港“变天”,进而将香港变成反共反中的基地。

所以说,中央为香港制定国安法来得非常及时、非常有必要,是香港由乱入治的转折点。反对派狂妄之极,“初选”践踏多条底线,视国安法如无物,特区政府正好有的放矢,一举打出国安法的威风,奠定香港长期繁荣稳定的局面。国安法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