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严把“入闸”关 防美傀儡夺权

美国媒体报道,美国政府因应香港国安法实施考虑“制裁”香港,但由于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令措施选项有限。

美国国会早前通过所谓的《香港自治法》,不但容许对个人或实体施加制裁,更可以向与被制裁人士或企业有紧密交易的金融机构施以制裁。特朗普至今仍未签署有关法案,特朗普及其高级顾问本来有考虑削弱香港联系汇率制度的想法,但这个方案遭受到了政府内部强烈反对,担心此举只会伤害美国金融机构的利益,而非中国。

美“制裁”未伤人先伤己

美国的垄断财团特别是金融业财团,强烈反对美国对中国内地和香港提高关税,反对美国利用香港国安法实施,限制香港的美元金融交易,更加反对打击香港联系汇率的做法。特朗普如果一意孤行,财团将会一面倒转向民主党,特朗普竞逐连任的前景越来越灰暗,最后会输得很惨。这正是一直高调要利用香港问题发难,扬言制裁中国的特朗普,7月以来变成了“雷声大,雨点小”的原因。

最初,特朗普和国务卿蓬佩奥都极力主张取消香港单独关税区地位,继而限制美国资本流经香港,限制香港的美元交易,全力打击香港的金融业。他们以为,只要一出招,中国政府就会“跪低”。情况却走向了反面,特朗普的方案遭到了美国工商界强烈反对,认为这样一来,年初签订的中美贸易协议,美国拿到手的商业利益,可能都没有了。甚至中国会采取反制措施,限制美国金融机构进入中国市场。如此一来,特朗普正在努力稳定票源的十多个摇摆州,都陷入了农产品和能源产品无法进入中国市场的困境,这些州份都不会投票给特朗普,而是投票给民主党的拜登。

特朗普于是采取转移视线的策略,一下子将关注焦点从香港转到新疆,宣布制裁主导新疆政策的中国官员。但事实所谓名单上的官员在美国根本没有资产,也没有兴趣取得美国签证,美国的所谓制裁其实只是虚招。

在香港问题上,美国限制向香港输出传统武器,也限制军民两用物品,香港不再获得豁免出口许可证的特殊地位。估计再继续下来的所谓惩罚,就是限制使用中国的流动应用程序。总的来说,这些制裁措施,都无法阻止香港国安法实施。

对于美国的无理“制裁”,国家亦推出“反制”措施,包括冻结鹰派参议员卢比奥、克鲁兹等四人的在华资产,禁止他们入境中国。

此外,中央又在金融、科技等方面进行改革,包括实行香港和内地股票和金融产品买卖互通、人民币和港元的互相汇兑便利化,也让外资参与人民币计价的股票、债券以及其他金融衍生产品。而中国的北斗卫星导航系统已经建成,中国的5G技术一旦贯通世界各国,配合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科学等技术,将来中国和全世界的贸易往来会变成电子化、网络化,而且保密性能非常好,数码货币、数码银行、数码合同将应运而生。越来越多国家选择用人民币和中国进行贸易,不再使用美元。

不可“赢得形势输了波”

如果美国突然宣布要限制美元在香港进行外汇交易,那么限制的其实是美元,这将迫使更多银行和客商改为持有人民币和港元,放弃使用美元进行结算。美国企业为了要保持和占有中国的庞大的市场,纷纷抢闸把资金调动到了香港,购买中国和香港的股票,美国商界也认为,美元长期将会贬值,在美国银行借入美元,换成人民币或者港元,在中国和亚洲地区投资,将来在市场可以赚一笔,在汇率方面也大赚一笔。美国投资银行和美国商业银行,更加担心美国打击香港金融业和联系汇率,会引起中国的反制,受制的对象正正是美国金融企业。

一些代表金融界别利益的共和党人开始向特朗普表明,打击香港金融业并不是一个好主意,最后是美国金融业和商界受到损害,因此,他们打算投票给拜登。

特朗普无计可施,现在所打的“香港牌”,就是大力鼓动香港反对派部署好九月的立法会选举,希望夺取三十五席以上。美国已经通知了他们的心腹,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不要在最后关头被DQ,这正是李柱铭早前公开反对“港独”,直批暴力“抗争”有问题;“香港众志”宣布解散的重要原因。

香港反对派现在最害怕的是被DQ,他们认识到回归纪念日煽动市民参与非法游行、使用暴力反对国安法,付出的代价实在太大了。反对派所谓“初选”前夕,设计投票系统的负责人高呼:“我哋行得正企得正”,这说明了他们胆怯。“初选”其实就是操控选举,为的就是夺取新一届立法会的控制权。因此,特区政府必须严格执行香港国安法第6条、《立法会条例》第40条的选举确认书制度,若选举主任敷衍塞责,九月立法会选举很可能变成去年区选的翻版,香港就会出现“赢得形势输了波”的情况。

作者:陈光南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