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香港“揽炒派”夺取立法会“35+”的猫腻

今年9月份举行的香港第七届立法会选举,是揽炒派争夺香港管治权的第一步。揽炒派的如意算盘是达致立法会“35+”(即在立法会赢得超过35席议席,以下限计,即至少36席),这样在只有70席的立法会中,便可以否决任何政府提出的议案,包括最重要的财政预算案,瘫痪特区政府,迫令特区政府同意揽炒派提出的“五大诉求”。“五大诉求”是违反法治精神的,因为其中包括“停止检控所有因反修例而被捕的人士”;故特区政府不可能答应。倘若揽炒派真的能达到“35+”,这将是香港特区的重大宪制危机。

那么揽炒派如何达致“35+”呢?地区直选是重要一翼,传统功能团体则是致胜关一翼。先说地区直选,揽炒派相信他们可以在五大直选选区赢取23席(即所谓“44366”,港岛4席、九龙西4席、九龙东3席、新界西6席、新界东6席),另加上类近全港直选的“超级区议员”议席3-4席。这样揽炒派便有26-27席在囊中。但这还欠9-10席,这便要在传统功能组别连下数城。其中教育、法律、会计、社会福利、卫生服务、资讯科技这6席已是揽炒派的禁脔,再加上区议会(一)这个由全港区议员互选的界别,揽炒派因为有去年区议会的成绩而笃定胜出。这里已经是7席,尚欠2-3席。

建筑及测量界别也由揽炒派占优(2016年时便胜出了,如果不是姚松炎在宣誓时出了岔子,揽炒派已稳坐这议席),若再加上这一席,揽炒派只欠1-2席。揽炒派于是盯上一向由建制派占优的工程、金融服务、体育演艺文化及出版、饮食、进出口、批发及零售、劳工界(有3席)。在这9席的战场中,只要揽炒派侥幸拿下1-2席,“35+”便实现了。对爱国爱港的人士来说,“35+”是非常实在的威胁。

如何攻取余下的由建制派占优的界别呢?揽炒派的方法是:阴招。其中包括种票。透过大量与该界别无关的人士或组织登记为选民,这样便可在9月6日投票时,以这些“骗”来的选票把建制派候选人拉下马。前立法会议员区诺轩便曾扬言与出版界毫无关系的人,包括他自己,亦可“搵到窿路”(有办法)登记成为该界别选民,“玩烂个制度佢”,并讲述详细方法教其他人如何做。种票是揽炒派的第一个猫腻。揽炒派可谓剑及履及地冲击“35+”这目标。特区政府的选举管理委员会若不严查上述的“假选民”,到9月6日时,揽炒派便可以凯歌高奏,实现其瘫痪特区政府、全面“揽炒”香港、颠覆国家政权的罪恶目标。

对揽炒派来说,由于有阴招,“35+”不是梦。对爱护香港的人来说,“35+”是恶梦。对维护国家安全的人士及机构来说,“35+”是必须挥法律利剑清除的梦魇。

作者冯炜光,曾任香港特别行政区新闻统筹专员

来源:深圳卫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