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区诺轩若无操控 何需“退出”?

反对派的“初选”到底是什么性质,可以由昨日发生的两件事来印证。一件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香港自治法案》宣布惩罚香港,另一件是前立法会议员区诺轩宣布“退出”选举协调。这两件事看似无关,其实都说明了一个道理:美国操控香港特区选举,又进了一步。

距立法会选举提名期开始,只有两天时间,美国人早不宣布、晚不宣布,偏偏选择这个时候,意图是不是太过明显了?昨日特朗普在记者会上还不忘放了一句狠话:“香港会随之消失。”大概美国人及其本地的喽囉会以为,这种赤裸裸的恫吓,会有助于乱港派参选、避免“港独”参选人被DQ?

问题在于,区区一千平方公里的香港特区,不过是选七十名议员,就要劳动美国大统领出来发话,甚至不惜动用国家力量、国家级造谣机器,去试图影响选举结果、干预香港的选举,这不正好说明了,美国才是操控香港一切乱象的根源?

几乎是同一时间,区诺轩在脸书上宣称“基于现局未能确保人身安全,也为身边所有人负责,只得退出所有初选工作。”消息一出,很多人大惑不解。第一,“初选”不是早结束了,哪存在退不退出之事?第二,如果没有操控“初选”,你区诺轩怕什么呢?为何如此着急要在选举之前“退出”?

其实,这不过是区诺轩以退为进的手段。此人身份特殊,远非普通“港独”所能比拟。他是李柱铭隔代指定的“接班人”,与“乱港四人帮”关系非同一般。去年戴耀廷罪成服刑之前,私下对“泛民”群丑发出号令,称日后一切选举安排由区来全权负责;嚣张如黄之锋,也要公开称区是他的“师傅”、“没有他就没有我黄之锋今日”。因此,说区是“初选”的核心操盘手,大概没有人会否认。

区诺轩正因为高度参与“初选”,操控选举的痕迹太多,而“初选”颠覆意图太明显,被捕机会极大。他背后的美国人为免损失太多核心人员,而安排区以“退出”的名义“暂避风头”。好比正在处理的圣地牙哥海军基地“好人理查德号”火灾一样,是一种“损失管控”。风声一过,会更加疯狂。

特朗普的恐吓和区诺轩的“退出”,短期目标都放在立法会选举,美国人会不惜代价,威逼利诱、恐吓收买,无所不用其极。这注定会是一场惊心动魄的“夺权战”,如果连这一关都守不住,香港维护国安就是空话!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