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屠海鸣:美国“香港自治法案”再图乱港遏华

香港时间昨天,美国总统特朗普将美国国会通过的所谓“香港自治法案”签署成法。该法案恶意诋毁香港国家安全立法,威胁对中方实施制裁,严重违反国际法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是对香港事务和中国内政的粗暴干涉。昨天傍晚,中国外交部、国务院港澳办、香港中联办接连发表声明,对美国这一法案给予坚决回击和强烈谴责。

中国政府通过立法,维护自己一个地方行政区域的国家安全,堵塞有关法律漏洞,既符合主权原则,也是国际通行惯例。美国却肆意干涉。这简直是狂妄至极、无耻至极!

事实证明,美国插手香港事务,与“民主人权”没有一毛钱的关系,其根本目的就是乱港遏华。

策动“港版颜色革命”,美机关算尽

美国对香港事务的干预由来已久。在2014年非法“占中”之前,就有美国某基金会通过黎智英的美籍助手,向香港的反对派捐赠款项;2015年底,李柱铭、黄之锋窜访美国,2016年春节就发生了“旺角暴乱”;2017年,李柱铭、黄之锋去美国参加了所谓的“国会听证会”,便出现美国威胁取消《香港政策法》的行动;到了2019年的“修例风波”,美国政客更是毫不掩饰地对香港事务进行干涉。

2019年2月,港府低调提出“修例”,在香港并无波澜。到了3月份,陈方安生、李柱铭、郭荣铿等去美国,得到高规格的接待。此后,反对派议员涂谨申发动“立会政变”,李柱铭再到美国,得到美国政要的会见,“反送中”示威游行爆发。

以6月9日暴力袭警为界,和平示威演变为暴乱。特别是7月1日袭击并占据立法会大厅,7月21日围攻中联办、侮辱国旗国徽等严重暴力事件发生后,美国从未谴责暴力,而是一边倒地呼吁“自由”。

更值得关注的是,去年6月,特区政府宣布暂停“修例”,按说香港局势应该稳定;7月上旬,黎智英赴美乞见美国副总统彭斯、国务卿蓬佩奥,并在美国公开表示:香港的游行示威是“为美国而战”。他回港后,示威游行“遍地开花”,示威理由也是五花八门。

其间,美国政客一再为暴徒撑腰打气。美众议院议长佩洛西称香港暴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美国情报人员密集会见乱港分子,并频繁出现在暴乱现场。去年10月,美国会审议《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前两天,共和党参议员克鲁兹、霍利到香港“考察”后声称:“没见到暴徒暴力行为”。

为了这场“颜色革命”,美国政客可谓机关算尽,呈现出三个特点:一是长臂管辖,二是选择性失明,三是使用双重标准。但美国终归没有达到其预定目标,香港特区不同于埃及、伊拉克、叙利亚,因为,香港的背后是强大的中国。大盘稳定,不惧风浪!

香港国安法实施,美恼羞成怒

美国国会通过“香港自治法案”的速度出奇地快。这条法案在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之间只转了两个来回,总共不到一周时间就通过了,美国总统也以很快的速度就签署。这在美国历史上是少有的。这说明,美国的政客们已经恼羞成怒。

的确,经过近一年的博弈,“港版颜色革命”的策划者们可以聊以自慰的是,虽然没有推翻香港特区政府,但香港局势处于胶着状态。其“政治代理人”已经拿下绝大多数区议会的控制权,戴耀廷又抛出了“真揽炒十步”,指导年轻人如何“抗争”,如果今年九月拿下立法会大多数席位,下一步就可以操纵行政长官的选举。在大街上施暴得不到的结果,可以通过“议会民主”得到。

然而,令他们想不到的是,中央以“跳出香港看香港”的思路平息香港乱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授权全国人大常委会就香港维护国家安全立法。很快,香港国安法出台实施。这如同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既悬在“港独”分子头上,也悬在“颜色革命”的策划者头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曾公开宣称,这一点是让美国人感到最为不爽。可见,美国的“香港自治法案”是一种报复性的手段。

全面遏制中国,美缺乏战略自信

美国所谓的“香港自治法案”当中对香港事务的评论,既不符合事实,也缺少法律依据。比如,关于“检控示威人士”说法。香港警方拘捕的并非“和平示威人士”,而是涉嫌实施违法暴力活动的示威者。对这些人是否检控?任何人无权干涉。因为香港基本法第63条订明,香港特别行政区律政司主管刑事检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况且,香港是中国的一个行政区,包括美国在内的任何国家对香港无主权、无治权、无监督权,有什么资格对香港事务指手画脚!

美国这样咄咄逼人,恰好暴露出内心的不自信。中国的崛起将是人类21世纪的重大事件之一,势不可当。尽管中国一再向美国释放“不挑战美国地位”的诚意,然而,美国的政客们仍然跳不出“国强必霸”的逻辑,将中国视为“第一对手”,千方百计遏制中国。近来,除了在香港问题上做文章,还在新疆、台湾、南海等多处搞事,给中国制造麻烦。特别是新冠疫情爆发以来,美国死亡人数已经达13万之多,弗洛伊德事件更激起民众抗议浪潮一浪高过一浪。美国政客急于“甩锅”,心急火燎,已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在这种大背景下,出台所谓“香港自治法案”就不足为奇了!

美国的“制裁”会给香港添一点麻烦,但也会给他们自己造成损失,美国社会是否已做好受损的心理准备?应该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对于中国来说,宁可眼前承受一定损失,也必须维护香港的长治久安、维护港人的长远福祉。

作者:屠海鸣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