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黄丝“闹河童揽炒派”鬼打鬼“

胡志伟重申绝不签署确认书,更标注话「时穷节乃见」、「不为议席掉尊严」。 胡志伟fb截图

胡志伟重申绝不签署确认书,更标注话「时穷节乃见」、「不为议席掉尊严」。胡志伟fb截图

【文汇网讯】揽炒派「初选」中「胜出」的黄之锋(河童)等「抗争派」,日前声称要和同样在「初选」中胜出的「泛民」商讨在签署拥护基本法、效忠中国香港特区的确认书时「齐上齐落」,企图夹「泛民」上轿,讵料「泛民」中的民主党主席胡志伟随即发表声明称,自己不会签确认书,更称「不为议席掉尊严」,令「抗争派」阵脚大乱。黄之锋随即发帖,不点名批评胡志伟「字里行间」暗批其他会签署确认书的候选人,是在初选过后「仍对同路人抱有敌视态度」。有「黄丝」狠批黄之锋「自己破坏团结焗人陪渠缩,仲掉转屈人」、「连签唔签确认书都婆婆妈妈,仲好意思学人讲抗争意志?」

包括黄之锋在内、一批自称「抗争派」的立法会选举参选者,大前日举行记者会话要同「泛民」商讨在参选时是否签署确认书,「一系一齐签,一系一齐唔签」。民主党副主席罗健熙随即发帖批评呢批「抗争派」:「『民主派初选』系想减少正式选举时派系之间慨争逐分票,希望可以整个版(板)块达到过半议席的目标。内部竞争已经喺初选里面做咗,而家系同保皇党竞争,咁签唔签仲有乜好拗?用呢样嘢嚟你夹我、我又反夹你又有乜意思?」

乳鸽批「抗争派」搵嚟拗

佢仲回带称:「梁天琦当年签咗(确认书)、上年区选之锋都签咗,大家唔会质疑渠......签唔签确认书对我嚟讲真系好枝节,亦唔会觉得签就矮仔唔签就好型。全部人签系咪以后就唔会有抗争?全部人唔签系咪个政府就会好惊?唔系丫嘛。咁何需煞有介事去讲签唔签呢样嘢呢。」

其后,胡志伟同「人民力量」慨陈志全同谭得志就发帖话唔会签确认书,胡志伟仲喺fb发帖标注话「时穷节乃见」、「不为议席掉尊严」。点知黄之锋就发难,话「签署(确认书)与否不应沦为『民主派』互相比拼立场的辩题」,称「签不签署至今仍未有国安法字眼的确认书,渐成所有候选人会见记者时,必定要回应的必答题。签确认书与否,在选举期间,容易被视作比拼激进取态的做法,这点尚可理解;但我担心的是,即使初选过后,签不签署这种争拗仍成为『民主派』互相指责的机会(这经已发生)」。

连登仔揭李嘉达借「本土」上位,却屡获揽炒「大佬」支持。 图为谭文豪和胡志伟为他撑场。 网上图片

连登仔揭李嘉达借「本土」上位,却屡获揽炒「大佬」支持。图为谭文豪和胡志伟为他撑场。网上图片

他更不点名批评胡志伟,「已有不只一位初选参与者,当中更包括政党领袖,在社交媒体表明拒签确认书。我想,表明立场是可以理解的,但若在字里行间暗批其他会签署确认书的候选人,争论有否尊严,在『初选』过后仍对同路人抱有敌视态度者,并不会是广大支持者乐见。」

唔少「黄丝」都睇唔过眼黄之锋慨霸道。「Wan Shong Zhao」踢爆:「论坛你同李嘉达勇武非常,大声讲我唔签。哗啦啦而(??)家嚟料啦要夹人,点知人地(哋)出post话唔签,又唔啱心水。」

唔啱心水即发文批斗

「Siu Fu Lam」就话:「唔好缩啦,记招又话要睇『泛民』表态先再决定签唔签,人哋表咗态咁你系同路人咪『齐上齐落』啰。依(??)家出篇文嚟暗指人哋斗立场,咁样反而变咗分化/你同人哋比较抗争立场喎......」「卫铭琛」亦指:「自己率先搵借口攻击同路人破坏团结,仲整定条罪倒转笠落人哋度。你地(哋)自己想签咪签啰,焗人陪你搵掩护仲要屈人,仲要用『齐上齐落』黎(嚟)包装自己!」

「Sharen SY」尝试为黄之锋开脱:「『人力』同民主党慨打手真系非常呕心,一到选举咩『不分化不割席不完美可改善』全部抛诸脑后,互相批斗慨最终得益者系边个?」「Zacchaeus Rock Li」反驳:「然后(抗争派)开完记招要饭民表态,之后『快必』同胡志伟唔签,就话返饭民夹渠?」「Gesta Popo 」亦道:「你哋夹人签抗争声明就大大声,而(??)家自己俾人夹返转头就话要倾?政棍!」

揽炒派「鬼打鬼」 社福界「三人队」

揽炒派喺社福界慨立法会参选人倾唔掂,香港社会工作者总会副主席张志伟,同本身系社工慨屯门区议员曾锦荣及九龙城区议员曾健超三人未能「协调」,或将一同参选。有媒体报道话社总俾「本土派」同社福界夹击,而社总因为担心无法确认选民身份,终令该界别未能参与戴耀廷「初选」协调喎。曾锦荣喺报道中仲点名话社总立场倾向保守。被控暴动罪、公开撑张志伟慨「阵地社工」陈虹秀就不点名批评曾锦荣「请唔好滥用『本土』同『抗争』呢D(啲)字」。社总亦大发牢骚,坚称社总一向支持「初选」,俾网民笑系「鬼打鬼」。

据有关报道指,张志伟、曾锦荣同曾健超喺6月中旬尝试协调,甚至寻求戴耀廷出手筹办「初选」,但竟系因为社总认为活动未能百分百确认社福界选民身份。由于迟迟未倾妥,「初选」最后胎死腹中,3人遂敲定各自报名参选。报道仲引述曾锦荣话,「初选」结果虽然可以反映「本土派」获得支持,但点名话社总「立场倾向保守」,而业界不乏「旧派」选民,自己未必能获得他们青睐。

陈虹秀喺睇完篇报道就发老脾:「点解我死都唔会参与政治选举,因为真系可以有人为咗参选而讲嘢咁唔负责,对我嚟讲,政治实在太黑暗。某人话社总倾向保守,渠有冇check过社总过去4年几做过乜......」

渠继续话:「社总系赞成初选,但明明某人都知系嚟唔切加入初选系统,咁唔通参选人自己搵义工,自己搵地方做票站,自己点票咩!反而社工慨身份点会确认唔到,我哋最方便show张注册证就得啦!真系激死,系大家倾时某人收唔到,定系某人表达问题,抑或系俾唔知边份报章慨记者断章取义?」

陈虹秀直言:「我从来唔介意君子之争,但唔该作为社工慨人都要为自己讲慨嘢负返责任。......请唔好滥用『本土』同『抗争』呢D(啲)字,唔系用把口讲,系用实际行动,仲有请做好Fact check,做一个负责任慨成年人。」

陈虹秀fb挑机曾健超冇理

佢仲喺曾健超fb留言,问点解佢唔要求有关慨传媒澄清返,「如果系记者误会咗你慨意思,你应该解释返社总系赞成初选,社工有注册证,做认证都唔难,最困难系搵人做第三方,......你明明知戴耀廷同你讲处理唔到社福界慨初选,又搵唔到人去做第三方,咁先不了了之,但记者讲另一个版本。如果记者屈你,识咗你都4年,你真系要澄清吓!」不过,曾健超就冇理渠。

梁传孙暗讽戴耀廷无公信力

自称系「初选」协调者慨社总理事梁传孙,其后喺社总facebook发长文回应话,有关报道「完全失实」,称社总由始至终乐意参与「初选」,且三人均赞同举行「初选」,只因未能搵到「有公信力及执行能力」慨第三方主持,「初选」安排唯有作罢。咦,咁即系话戴耀廷冇公信力同执行能力?

梁传孙又话曾健超曾与戴耀廷联络,戴称因时间关系,未能在「初选」中加插社福界。曾锦荣提议用租用电脑系统及设置网上问卷平台,以登记及核实选民资料慨方案,梁传孙回覆话首要找到具公信力和执行能力的第三方,此后三方再没有进一步商讨。

网民「Yu Hin Ng」就「苦口婆心」道:「其实我好担心,可唔可以真系协调,求下你地(哋)啦......随时就系差呢一席。」「陈大文」一句踢爆社服界系「鬼打鬼」,寸渠哋话:「其实你地(哋)吾(唔)洗(使)写咁长篇文章,边个会咁得闲同你慢慢睇。一句讲晒(鬼打鬼)。」

揽炒派累6民生项目夭折

今届立法会最后一次大会于昨日落幕。由于揽炒派于今个年度的内务委员会故意拖延选主席程序,导致多项法案无法成立法案委员会并提交至大会审议,令昨日会议需一口气处理11项积压法案。多名政府官员和政治助理亦把握时间,在会议厅内外尽最后努力游说。他们坦言,政府非常重视行政立法关系,亦无分别之心,但无奈有人长期以政治挂帅瘫痪议会,冈顾民生经济令广大市民受害。多名不再竞逐连任的议员亦慨叹,部分议员的行为越来越偏激,令议会步履维艰,希望新一届议会回归理性。

立法会昨日举行今届会期最后一次大会,继续审议因揽炒派拉布而积压的议案,最终在建制派议员齐心合力下,迅速通过了5项法案,但仍余下6项涉民生的涉案仍未审议,须留待下届议会处理。

张建宗:排万难通过重要法案

政务司司长张建宗昨晚特意到立法会向传媒总结特区政府与立法机关的合作。他表示,政府非常重视行政与立法之间的关系,例加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增加出席立法会会议的次数,并加入「短问短答」环节,直接回应议员诉求,不论民生或经济范畴亦积极回应,但当会期步入中期,议会受政治因素影响,行政与立法之间的关系急转直下,甚至陷入举步维艰的局面。

他续说,去年立法会大楼受到暴力冲击,并因被严重破坏而无法运作。大楼经过数个月维修后,议会冲突却未有减退,行政长官甚至无法宣读最新一份施政报告,幸获建制派议员、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财委会主席陈健波等努力排除万难,成功通过多条重要法案。

建制老将:昔日为民生不分党派

建制派议员在最后一次会议上纷纷发表告别感言。民建联进出口界议员黄定光回顾16年议会工作时感触良多。他忆述昔日在旧立法会大楼工作时,议会内的议员不分党派,积极投入议会工作,并相当关注民生福祉,与现时充斥乱象的议会完全不同,希望下届议会能有所改善、重归民生议题。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黄国健坦言,他自2008年成为议员至今,对立法会不停「堕落」的状况愈觉唏嘘。他回想刚加入议会时,所有议员都很尊重其身份和会按《议事规则》办事,当年时任财会主席的民主党刘慧卿亦十分公正,处理财务建议的效率亦很快,反观现时议会处理任何一个议案都需耗费不少时间。

他直言:「有点样慨选民就有点样慨议会。」近年港人愈趋激进,议员行为亦愈加偏激,令议会步履维艰,并坦言走到今日一步实在不易,「只怕一年比一年难挨,虽然现实好难,但希望下届议员可以回复理性。」

对工联会一直关注的劳工议题,他指乐见产假等劳工政策有很大进展,但对未能取消强积金对冲和划一劳工及公众假期感遗憾。

根据每届立法会的惯例,全体议员都会在最后一次会议结束后拍摄大合照,惟揽炒派今次拒绝与建制派在会议厅内合照。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