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揽炒派谋三区闹事 犯聚播毒更播“独”

■ 攬炒派政棍不顧疫情爆發,昨日在元朗發起示威,令市民及記者聚集,隨時引發病毒擴散。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 揽炒派政棍不顾疫情爆发,昨日在元朗发起示威,令市民及记者聚集,随时引发病毒扩散。 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揽炒派无视病毒散播的风险,先后搞七一游行和所谓“初选”,成为新冠肺炎的温床,14天潜伏期过去,确诊个案陆续浮现,每日确诊个案屡见新高,昨日更破百大关、录得108宗确诊个案。在疫情岌岌可危的情况下,揽炒派将政治私利凌驾公众衞生和人命,密谋在周日于荃湾、沙田及将军澳搞所谓的“喧哗游行”。香港文汇报记者到受影响地区采访街坊商户,他们无不闹爆揽炒派自私自利,有人形容“政治病毒”比真正的病毒更“得人惊”、“乞人憎”,有商户更数臭揽炒派:“由黑暴到依家疫情爆发,佢哋(揽炒派)一直倒香港米,仲想搞乱香港搞到几时?”

揽炒派在社交平台Telegram鼓动在周日于荃湾、沙田及将军澳搞所谓的“喧哗游行”,他们要求参与者穿着不同颜色“战衣”,另带备其他颜色的衣服,方便“行动”完成后“变身”。之所以叫“喧哗”,是活动鼓动参与者到时大声疾呼叫喊口号,到时会否造成口沫横飞,成为病毒乐园,备受关注。

游行聚集必掀群组爆疫

汲取七一播疫教训,集会是高密度的人群聚集,人与人之间近乎“零距离”,若当中有部分人是隐形患者,势必造成群组大爆发。事实上,在新一波疫情中,沙田区一个月内先后有两个公共屋邨爆发疫情,区内亦有多宗无源头感染个案,显示该区存在隐形传播链,揽炒派的“喧哗游行”根本“靠害”,随时助长病毒散播。

对此,区内商店既愤愤不平又忧心忡忡。沙田区一个商场接连受黑暴及疫情打击,如今已经变得十室九空,全场只有一两间僱佣服务中心、旅行社和零星的眼镜店、服装店和手机店仍开门营业,人流疏落。

商户斥揽炒损市民权益

在该商场的时装店做售货员的邱小姐当知道揽炒派周日即将杀到,她气愤地说:“游行不是问题,但聚集是一个问题,因为聚集有机会加剧病毒传播,导致更多人感染。”当疫情在该区大爆发,居民进一步减少外游,“到时呢度唔单止系死城,随时进一步变死域。”她认为,商户并不希望揽炒,但自私的政客漠视居民及商户的权益。

她续说,目前的生意已十分惨淡,“今个月至今累积只有一千多元生意,完全无法支付每月近5万元的租金。”她直言,商场内大部分退租的商户都是因为无法承受高昂的租金,捱到租约期满马上结业。

她透露,老板原本在商场一共经营两家时装店,“但自从去年嘅黑暴爆发后,已经好快执咗一间,老板

小吃店的员工梁小姐表示,现在店里的生意已经大不如前,以往店里主要的收入来源是学生,但现在停课,收入来源被断,因此生意额大跌,加上疫情,“现在的人都不敢周街食,因此生意更加淡薄。”

对于有人鼓吹在沙田区游行聚集,她直言已经不怕他们游行搞事或破坏公物,“反而最怕他们散播病毒,我们日日要来这区返工,都唔希望呢度变疫区。”

政棍元朗搞事 四区议员被捕

■警方於元朗又新街附近帶走兩名搞事組織者。 中通社

■警方于元朗又新街附近带走两名搞事组织者。 中通社

本港遭受第三波新冠病毒疫情侵袭,昨日再增逾百宗确诊个案,进入社区全面爆发的严峻时刻。不过,揽炒议员明知人群聚集会加剧播疫风险,仍罔顾人命,将政治利益凌驾于市民生命安全之上。至少13名揽炒派政棍昨日在元朗西铁站及商场发起所谓的纪念“7.21事件”活动,公开煽惑市民“犯聚”非法集结及游行,随时引起疫情社区大爆发,一众政棍不顾后果但求揽炒的无耻行径,令人发指。警方在多次警告无效下,两度向最少八名政棍以及一名“假记者”发出定额罚款告票外,当中四名政棍更涉嫌组织未经批准集结被捕带署扣查。

涉嫌“犯聚”播疫违反限聚令被票控的八名政棍包括荃湾区议员岑敖晖,元朗区议员陈树晖、梁德明、侯文健、区国权、林进、关俊笙及伍健伟。至于涉嫌触犯《公安条例》下的组织未经批准集结被捕的四名政棍俱为“天水连线”成员兼元朗区议员,包括伍健伟、林进、关俊笙及侯文健,他们年龄介乎23岁至27岁。

警向聚集者最少发四次警告

昨日下午2时许,最少13名揽炒派政棍,包括元朗区议员伍健伟、林进、侯文健、关俊笙、陈树晖、张秀贤、区国权、梁德明、何惠彬、黎国泳、麦业成,荃湾区议员岑敖晖,及立法会议员朱凯廸等,罔顾第三波疫情严峻,发起所谓的纪念“7.21事件”活动。他们先在西铁站地下巴士站G出口集合,其间有人举起仇警标语及不停叫嚣,另有大批穿反光衣的人在现场进行拍摄及录像。一早在场戒备巡逻,防范有人借机犯案的警员遂向现场聚集者最少发出四次警告,指各人已涉嫌违反《预防及控制疾病(禁止群组聚集)规例》下进行受禁群组聚集的相关条文,要求立即散去。

当警员截查一对涉嫌违反限聚令的男女时,数十名穿反光衣的人突然蜂拥而上,冲向警务人员及被截查的男女,导致现场变得非常混乱,更发生推撞。警员尝试设立封锁线以维持现场秩序,但有人拒绝听从警方指示后退,情绪激动地冲向警员叫嚣。

现场警员一度要施放胡椒喷剂控制场面。由于聚集者一直拒绝听从警方指示离开,警员遂向八名涉嫌违法的集结者,以及一名身穿写有记者字样黄色背心的“假记者”发出定额罚款传票。

一男记无戴罩向警大声说话

其后,警方要求在场所有媒体人员须穿上记者反光背心及展示记者证,以避免有人混入记者群滋事,但有一名男记者疑不满警方做法,在没戴上口罩的情况下,走向在场的警务人员大声说话,即使警员作出多次劝喻,该男子亦未有实时戴上口罩,警方对此罔顾公众衞生安全的行为感到遗憾。此外一名徐姓16岁“学生记者”,因现场并不适合其采访,被要求离开。

最少八名揽炒政棍被警方发出违反限聚令的罚款告票,但各人仍不肯罢休。至下午近4时许,再转入元朗Yoho Mall形点商场内继续非法集结及叫嚣,有聚集者更变本加厉,高叫“港独”口号,警员需进入商场举起“紫旗”警告他们已涉嫌煽动或教唆他人分裂国家等行为,有可能违反香港国安法,要求立即离开,并再度以限聚令票控多名揽炒区议员政棍,包括林进。

一众揽炒派政棍死心不息,企图继续“犯聚”播疫。傍晚6时许,又再煽惑群众在元朗西铁站附近非法集结,拉起横额拟游行往元朗警署,再度引来大批群众聚集,警方多次警告有关活动属于未经批准集结无效下,遂在又新街截停游行队伍,以涉嫌组织未经批准集结罪名将当中“天水连线”四名元朗区区议员拘捕带署扣查。

警方指,目前本港疫情非常严峻,该4名区议员身为公职人员,竟然罔顾公共安全,坚持发起并呼吁市民参与未经批准的公众活动。他们的行为除了触犯法例,活动本身更引致群众聚集,增加病毒感染或传播风险。警方对此感到非常遗憾,重申会继续严正执法,以保障社区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