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法律专家:可用《紧急法》押后立法会选举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立法会选举将于九月六日举行,但现时新冠肺炎第三波疫情未有缓和迹象。有医生认为,难以在两个月内控制疫情,希望特区政府考虑押后选举。法律专家提出,若疫情不在某个期限受控,政府可以动用《紧急法》或《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将选举押后。若果出现立法会真空的话,特区政府可以考虑以临时立法会或行政命令解决。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回应称,会密切注视疫情发展,制订各种方案。

香港医学会会董唐继升表示,押后立法会选举是好建议,他预计疫情在八月至九月结束的机会是零。他认为,三月的疫情可以用一个月时间扑灭,因为源头清楚,但现时太多不明源头,情况比三月疫情差得多,两个月内可以达至零感染是过度乐观。唐继升又指出,除了七一非法集会游行及反对派所谓“初选”之外,香港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大型活动,所以今次第三波疫情爆发与反对派活动有关连。

倡为选举是否延期划线

行政会议成员叶国谦认为,政府应为选举是否延期划线,若果疫情不在某期限受控,就应该押后选举。

行政会议成员、资深大律师汤家骅表示,政府可以动用《紧急法》或《预防及控制疾病条例》将选举押后,若果用《紧急法》的话,行政长官会同行政会议认为属紧急情况或危害公安的情况时,订立合乎公众利益的规例,有效期三个月。

现时立法会议员的任期直至9月30日,若押后选举,有机会出现立法会真空状态。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认为,特区政府现时应该要做好准备工作。他指出,回归前因没有“直通车”安排,立法局议员的任期也是直至1997年6月30日为止,建议特区政府可以考虑临时立法会的做法。此外,基本法写明行政长官可以颁布行政命令。行政命令不是香港法律的一部分,但全国人大常委会可以释法,阐明行政命令的法律效力。

此外,立法会条例第11条写明,于立法会任期完结或解散后而于指明举行选出立法会议员的换届选举日期前的期间内,主席必须应行政长官的要求,召开立法会紧急会议;于紧急会议开始前的立法会任期内担任议员的人,须当为立法会议员。这样也可避免立法真空。

当前急务 保障公众健康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副主席、法学教授傅健慈指出,本港疫情持续恶化,当前全力抗疫、保障公众健康是最重要的事,故有必要推迟原定9月6日举行的立法会选举。虽然立法会条例规定押后的选举须在14天内再选,但行政长官完全可按紧急情况规例的赋权,把选举押后一至两个月,待疫情危机过后才举行选举。事实上,全球已有多个国家和地区因疫情推迟各类选举,希望本港当局果断行动。

政制及内地事务局回应称,考虑到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预计在短期内不会消退,当局会与食物及衞生局及衞生防护中心紧密联系,密切注视疫情的发展,从现在至选举举行期间不断评估疫情对立法会换届选举所造成的影响,并及早因应疫情发展,制订各种预案。

谭耀宗促政府考虑立会选举延期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谭耀宗指出,香港疫情严峻,特区政府应考虑将特区立法会换届选举延期。

谭耀宗出席立法会议员陈恒镔宣布竞逐连任记者会时表示,距离新一届立法会换届选举还有50日,疫情不一定能及时受控。若疫情失控,投票会聚集大量市民,可能引发另一波疫情大爆发,重创香港社会及经济。

谭耀宗说,政府一定要考虑种种因素,预备选举可能延期的方案,包括法律上如何处理及延期时限等。他强调,政府应在这段时间内尽快纾缓疫情,若香港对新冠肺炎病毒的检测能力不足,一定要向内地寻求协助。

工联会会长吴秋北认为,政府应想方设法包括考虑延后立法会选举,令选举可以公平地进行。吴秋北指出,去年区议会选举中,票站大排长龙,令老人家不想去投票,是不公平的现象。他又说,在疫情下市民会感到担心,政府要拿出有效措施,令选民可在安全情况下投票,呼吁政府做更多疫情防控措施。

梁美芬:减少人群聚集

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亦表示,因应疫情,建议行政长官押后今年的立法会选举,以减少人群聚集可能带来的疫情传播风险,并保证选举公平。她亦指出,目前香港新冠肺炎疫情严峻,医疗系统和检疫隔离设施都面临巨大挑战,促请特区政府尽快进行全面检测,找出本地社区的隐形病人,并建议征用酒店和度假营地等作为隔离检疫设施。

梁美芬说,香港新冠病毒检测费用较高,不少需往返内地与香港的市民因疫情无法恢复正常生活,或没办法与家人团聚,因此呼吁特区政府可以加强与内地方面的合作。

市民忧选举宣传活动聚众易播毒

疫情之下,市民担心连串立法会选举宣传活动,增加传播病毒风险,建议政府考虑延期选举。

“生命第一,如果用人命去搏,香港以后的路,如何走下去?”市民阿莉认为,政府呼吁市民尽量留在家中,但选举却要大批选民外出投票,两者非常矛盾,也跟抗疫的原则背道而驰。

“为医护添烦添乱”

阿莉今年初曾因回到内地的家乡,滞留三个月,四月时才返港,她赞扬内地的居家抗疫措施,成功控制疫情,自己也平安返港,没有受到感染。阿莉早前从电视新闻,见到反对派搞七一非法集会游行和所谓“初选”,现在疫情反弹,她认同有意见认为计算潜伏期,时间上非常脗合。“现在香港的疫情已经这么严重,市民不应该继续外出,为医护添烦添乱!”

水泉澳邨早前有12人确诊,邨民理应更加小心防疫,但早前继续有区议员坚持一连两日搞所谓“初选”,吸引人群聚集。邨民琳琳姐质疑,有关活动存在播毒风险,若继续举办立法会选举,选举前有大量的宣传活动,有人群聚集,一定会令风险增加,强烈建议政府押后选举。

“现在举办立法会选举,根本就不公平!”市民朱珮嘉表示,身边一些朋友,目前身在海外和内地,防疫措施之下,返港要隔离14日,担心九月选举时,有关人士难以回港投票。“虽然随着香港国安法立法,暴乱已经大大减少,但社会局势未稳定,选举前后黑暴随时再临,加上疫情,现在实在不适宜选举!”

全球67个国家或地区因疫情推迟选举

据国际组织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Democracy and Electoral Assistance(IDEA)统计,自2020年2月21日至7月15日,全球至少有67个国家或地区,因新冠肺炎疫情决定推迟全国或地方选举,其中至少23个国家和地区决定推迟全国大选和公投。

法国地方选举的第二轮投票,原定今年三月举行,因疫情推迟至6月28日。法国广播电台4月16日以《市镇代表为选举付出惨重代价》为题报道称,3月16日法国政府宣布于17日起封城,却在15日坚持组织了今年的首轮市镇选举。这个决定当时遭到多个反对党派强烈质疑,总统马克龙随后推迟原定3月22日进行的市镇选举。然而,多名市长、镇长仍然因感染病毒而去世,为应对他们在首轮胜选后去世形成的地方权力真空,法国政府不得不在4月8日发布紧急政令,推出临时政策接管相关地方政务。

根据《环球时报》报道,马恩省圣布里斯─库尔塞勒市的74岁市长列斯库今年谋求连任,却在首轮大胜15天后感染新冠病毒去世。副市长拉鲁埃特称,市长毫无疑问是在选举期间感染的。除市长外,该市19个当选的民意代表中,亦有十多人感染新冠病毒。

此外,原定今年五月举行的英格兰地方选举推迟一年至明年五月举行。波兰第六任总统选举原定5月10日举行,因疫情影响改至6月28日举行。伊朗原定4月17日举行的议会选举第二轮投票,推迟至9月11日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