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揽炒派“政治病毒”上脑视人命如草芥

香港正在爆发第三波疫情,这波疫情较以往来得更加凶猛,遍及全港不同地区、不同阶层、不同群组,大量个案源头不明,估计有大量无病征的隐形患者潜伏社区。毫无疑问,疫情已在本地大爆发,而这波爆发之所以来得如此猛烈,正是由于新冠病毒与揽炒派的“政治病毒”叠加所造成。

揽炒派为了政治利益、为了立法会议席,不断破坏抗疫防线,不断拖政府抗疫后腿,最终导致疫情大爆发,大批无辜市民成为“牺牲者”。而揽炒派至今仍未有收手之意,仍在摩拳擦掌开展各项选举工程,继续发动各种集会,还在动员煽动。视人命如草芥,这些人进入议会,将是香港灾难的开始。

香港疫情自7月开始再次转趋严峻,本地确诊人数直线上升,甚至出现单日录得逾百宗确诊及初步确诊个案。在前一段时间,疫情一度受控,新增个案几乎都是从外地输入,本土感染接近“清零”,但何以不足一个月疫情会再度肆虐?当中固然与市民防疫意识有所松懈,而政府豁免机组人员和船员强制检疫有关,加上“全民检测”因为各种原因迟迟未能开展,令香港一直未能完全堵截病毒。

香港抗疫的最大漏洞

但尽管如此,也未至于造成大爆发的局面,当中根源正是“政治病毒”激化了新冠病毒所致。目前全世界应对新冠疫情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严格禁止人群聚集,保持社交距离,截断病毒传播链,内地之所以成功控制住疫情,正是由于采取最严格的“封城”和“禁足”,阻止病毒传播。而美国正是采取相反措施,加上早前爆发大型示威骚乱,令到疫情更加不可收拾。所以,香港要控制住疫情,严禁人群聚集是重中之重。

然而,揽炒派在全港市民抗疫之时,却没有停过的发动违法游行集会、聚众捣乱,成为病毒传播的最佳平台。戴耀廷组织的所谓“初选”,不断鼓动支持者到“票站”投票,导致人群聚集,这些都与政府防疫工作背道而驰,更是公然在社区“播毒”。

警方日前透过“超级电脑”追查近期新冠肺炎确诊者行踪。数百宗确诊个案中,有近三成曾在七月一日到过铜锣湾、湾仔一带,或曾接触过相关人士。七月一日揽炒派在铜锣湾、湾仔一带发起非法游行,亦即是说当日很可能有隐形患者参加非法游行、沿途“播毒”,再由其他受感染者将病毒带到不同社区传播,最终造成今次大爆发。所以,非法游行的搞手和参与者都是这波疫情爆发的罪魁祸首。

当前疫情肆虐,人命为大,揽炒派如果还有一丝良知和人性,在这段时间应该偃旗息鼓,不要再煽风点火,让政府及市民可以集中抗疫。但他们却“政治上脑”,非法游行后又搞非法“初选”,之后的连场“抗争”变成了连场“播毒”。戴耀廷在非法“初选”后随即称自己要“争取多一些休息时间”,但“初选”造成的风波,所造成的公共衞生危机,又由谁人来负责?揽炒派为了议席利益完全不理防疫、不理市民包括自身支持者的安危,完全是泯灭人性。

香港已经出现疫情大爆发,政府必须有果断措施遏止,当中首要就是保持社交距离,阻止大量人群集结,同时推动全民检疫,加强严控关口,这样才有可能控制住疫情。如果不能阻止人群集结,防疫工作必将出现巨大漏洞。所以,近日坊间有呼声要求政府因应疫情延迟9月立法会选举,不少建制派参选人纷纷呼吁政府延期选举。然而,此举却被一些反对派人士上纲上线指是“输打赢要”,怕选举落败云云。

押后选举才是负责任做法

这种说法完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延期选举并不是取消选举,如果是怕输干脆不要参选,推迟有什么意义?建制派要求延期选举,出发点正是从市民大众的安全着想,个多月的选举工程,投票日几百万人出来投票,以香港的地狭人稠,投票日必将成为“播毒”的平台,随时造成以万计的交叉感染,届时香港疫情必将完全失控。所以,延期选举就是为了阻止人群聚集,尽快截断传播链,出发点是为了公众安全,而不是政治。

揽炒派对于延期选举的建议冷嘲热讽,对于疫情的危险不闻不理,甚至在全港抗疫之时也要不断拖后腿,到处搞局“播毒”,这说明揽炒派已经失去理智,“政治病毒”上脑,脑中想的就是议席、捣乱、搞局、“揽炒”,视人命如草芥,这样的揽炒派如果上位,香港将无宁日。不过,揽炒派要成功“入闸”恐怕也是一厢情愿。在香港国安法出台后,揽炒派已经没有任何政治生存空间,又想“揽炒”又想做议员,只是妄想。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