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五类“参选人”必须DQ!

若不受新冠疫情影响,立法会选举将如期在9月举行,提名期已于上周六开始,部分反对派人士已报名参选。在此情况下,这些反对派人士能否取得参选资格、有多少个能取得参选资格,以及取得参选资格的准则是什么,自然成了大家关注的问题。

窃以为,香港国安法已于上月30日正式公布实施,当中的第6条规定:香港居民在参选时应当依法签署文件确认或者宣誓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区。当中的“拥护基本法”是指拥护基本法的所有条文,所以下列五种参选人,均不应被视作真诚地拥护《基本法》,理应被选举主任取消参选资格(DQ):

一、曾喊“港独”或“自决”口号

当中包括:曾经明确主张“港独”的刘颕匡、曾明确主张“‘自决’蕴含‘港独’选项”的朱凯廸,还有前“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虽说“香港众志”已在香港国安法通过后解散,但此一举动只是避免组织成员堕入法网,不能证明其成员已放弃“‘自决’蕴含‘港独’选项”此一主张,自然也难以证明他们是真诚地拥护基本法。

至于曾经提出“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口号的参选人(如:王百羽),特区政府已在香港国安法实施后发表声明,该口号在今时今日,是有“港独”、或将香港特区从中国分离出去、改变特区的法律地位、或颠覆国家政权的含意,自然也难以证明他们是真诚地拥护基本法,更不符合香港国安法第6条及现行《立法会条例》第40条的参选条件。

二、曾反对廿三条立法或香港国安法

基本法第23条规定:香港特区应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国、分裂国家、煽动叛乱、颠覆中央及窃取国家机密的行为,禁止外国政治性组织在港进行政治活动,禁止本港政治性组织与外国政治性组织建立联系,这是特区政府的宪制责任。因此,任何人在过去曾经反对23条立法,自然不应视为真诚地拥护基本法。

同样道理,全国人大常委会制定香港国安法,是宪法第31条、第58条及第67条赋予的权力,法例制定后列入基本法附件三,并由特区政府公布实施,完全符合基本法第18条的相关规定。是故,反对香港国安法在港实施,等于无视基本法第18条,自然不符合真诚地拥护基本法的参选资格。

三、曾提出“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

所谓“五大诉求”当中的三个诉求,都是违反基本法的相关规定,如要求政府“撤销被捕人士控罪”,等同要求政府因政治因素向律政司施压,干涉对方的刑事检控工作,违反基本法第63条规定。又例如“取消暴动定性”,等同要求政府干涉司法独立,让法官无法根据《公安条例》第19条及控方提供的证据判案,违反基本法第85条规定。

至于“立即落实‘双普选’”,则是无视基本法第45条、第68条、附件一第7款、附件二第3款,以及全国人大常委会根据基本法而作出的《关于香港特区2012年行政长官和立法会产生办法及有关普选问题的决定》,以及《关于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普选问题和2016年立法会产生办法的决定》。故此,所谓的“五大诉求”,等于要求特区政府不依基本法办事。

四、曾签“墨落无悔”声明书

反对派曾在本月11至12日举行所谓“初选”,过程中有否触犯香港国安法或其他本地法例,我们先暂且不论,但是大部分“初选”参与者,均曾签署一份“墨落无悔 坚定抗争”声明书,表明认同“五大诉求 缺一不可”,并承诺当选后运用立法会的权力,包括否决财政预算案,迫使特首接受“五大诉求”。

如上所述,“五大诉求”的其中三个主张,实际上违反基本法及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出的宪制性决定。“墨落无悔”声明书的签署者,已表明自己若成功当选的话,便会否决财政预算案,藉此逼迫特首作出违反基本法之事,试问他们所作出的拥护基本法声明,又怎可能出自真诚呢?

五、拒签确认书

确认书过去可签可不签,全因当时并无法例赋予确认书法律效力,但是香港国安法实施后,第6条规定:香港居民在参选时应当依法签署文件确认或者宣誓拥护基本法和效忠中国香港特区。这已构成确认书必须签署的法理基础。是故,拒签确认书已属违反香港国安法第6条的行为,不再具备参选资格和条件。

由此可见,曾经作出上述五种行为的参选人,均是明显地有违基本法,负责选举的选举管理委员会(选管会)理应公布指引,让选举主任能依法DQ这类人的参选资格。然而,从选管会种种往迹来看,委员会成员虽标榜自己是“非政治性”,但一到关键时刻,他们便会在选举安排上为反对派护航。至于箇中原因,相信不说自明。

作者:温滔淼 时事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