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戴耀廷“抗争”的诡辩

全港市民在最近两星期都忙于如何做好抗疫工作的时候,戴耀廷日前透过反政府媒体,刊登一篇名为《初选就是抗争》的文章,大吹大擂他所策划“民主派初选”如何取得空前成功,如何得到广泛“市民”支持。然而,对于全港市民来说,整篇文章最惹人愤怒的是,戴氏偷换“民主”、“抗争”概念,将违反基本法的原则,变为“合法化”和“合理化”。

戴氏在文中列出众多不同程度与“抗争”相近的“专有名词”,由轻至重,由浅入深,由“非暴力”至“暴力”,目的就是鼓动他人,以不同程度“抗争”手段,来推翻现有的政府!最令人可耻的是,戴氏将“抗争”重新“包装”过来,将“抗争”与“暴力”、“战斗”挂钩,怂恿众多支持者继续以非法手段,达到“抗争”的目的,与戴氏经常挂在嘴边的“违法达义”都是一路货色。

讽刺的是,戴氏经常将“当权者打压市民”挂在口边,试问香港曾几何时发生言论、集会自由被打压情况?笔者认为,由去年6月开始,黑色暴力不断扩散的时候,普遍市民的自由真真正正地遭受打压。而打压者不是特区政府,而是纵暴派!普通市民不能在街上作出支持政府的言行,否则被视为“异见人士”,遭纵暴派毒打,甚至“私了”,试问这是踏上“抗争之路”的“必要手段”?

最为人侧目的是,戴氏在文中将“抗争”下了一个清晰的定义,就是“个人或群体向当权者提出改变社会现状的诉求,遭拒绝而采取的行动,目标是要促成想要达成的改变”。大家未必能了解这段文字所表达意思,笔者尝试以戴氏的一贯手法,让读者明白戴氏的所谓“抗争”概念。在学校,学生如果不满老师所给予的功课,是否就可以毒打老师,占据校长室,挟持校长将老师炒掉?在公司,僱员如果不满老板加薪幅度,是否就可以挟持老板解散董事会?以上统统都不会存在文明的社会上。戴氏所提出“抗争”的定义,就是希望各位重回蛮夷时代,如果有人不满意现状,就可以用武力来对付当权者。戴氏的“抗争”概念无疑就是将“抗争”变得“合理化”。

最后,戴耀廷认为这次“初选”有着深远的意义,为香港政治文化带来深远影响。笔者绝对“同意”戴氏的讲法。首先,这次“初选”让广大市民认清伪民主派所举行“初选”的背后动机,目的是违法收集个人资料,在真正选举当日,作操控选举,配票之用。其次,本港原在6月下旬,已将疫情稳定下来,社会慢慢恢复过来。但是,经过今次的“初选”,众多“选民”聚集多个“票站”,将病毒传播出去,出现社区大爆发,导致情况一发不可收拾!

作者:潘伟杰 时事评论员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