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叶刘淑仪:外国越制裁,越让人感到香港与国家分不开

原标题:专访叶刘淑仪: 外国越制裁,越让人感到香港与国家分不开

“香港一个700多万人的地方,仅因为加强了国家安全保护,就会对美国构成国家安全危机,是不是说笑啊?”香港新民党主席、立法会议员叶刘淑仪在接受南方日报、南方+记者独家专访时,提到美国近期的“香港自治法案”,霸气的“香港铁娘子”风格再度展现无遗,一如早前痛斥外媒有失公允的采访。

作为香港首位女性保安局局长,叶刘淑仪曾统领香港6万纪律部队,因处事果断、意志坚定而被称为“铁娘子”。而她却一直有个遗憾,就是香港不能自行订立“23条”。去年“修例风波”以来,香港也因为这一国家安全漏洞,颠覆活动一度猖獗。直到今年6月底,中央干净利落地完成香港国安法立法,并显现出立竿见影的效果,叶刘淑仪也相信香港将藉此尽快恢复社会秩序和安全。

微信图片_20200723150741

有人形容,这次国安法立法将推动香港“二次回归”。叶刘淑仪也认为,越是面对外国的所谓制裁,越是让人感受到香港的命运与国家是分不开的,香港应该好好利用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机遇,去发展成为一个欣欣向荣、有竞争力的城市。

香港国安法较外国温和

效果立竿见影

南方日报、南方+:作为前保安局局长,叶太如何看待香港长期国家安全不设防的状况?在去年以来的社会动荡中,这种不设防的状态是否也有所体现?

叶刘淑仪:相信很多人都能看到,在去年香港社会动荡中,由于缺乏法律来制止分裂、颠覆国家的行为,颠覆活动非常猖獗。有人唱“港独”歌曲、推动“港独”、要“时代革命”,甚至有人冲击立法会,想用武力改变香港的制度。这些行为其实都已经涉及分裂、颠覆国家。

经历去年的事情,面对香港在维护国家安全方面的法律漏洞和现实风险,中央不得不出手立法,而且做得非常果断和干净利落,也将协助特区政府恢复社会的秩序和安全。6月30日香港国安法生效后,填补了这些漏洞,效果也是立竿见影。可以看到社会稳定了很多,港独、颠覆活动大为收敛。

南方日报、南方+:您刚才提到香港国安法实施后效果立竿见影,但也有反对派藉此渲染恐慌情绪,对此您怎么看待?

叶刘淑仪:法例通过前后,虽然还有零星的示威活动,但整个香港社会已经趋于平静。去年一些骚乱的搞手、推动“本土”“民主自决”的人也逃离香港。可以看出,香港国安法对于稳定香港是有很大作用的。

当然,社会上很多人都密切关注香港国安法如何落实,有两方面的反映,有些人担心没有真正检控、逮捕搞事分子,会影响国安法的阻吓力;也有人担心会大规模检控,会让部分人产生恐慌,影响香港的人权自由。这些担心其实都是多余的,一方面立法后港人依法享有的各项权利和自由不受影响,一方面人权自由也并不是绝对的。其实很多国家都有国安法,香港国安法相比西方国家的国安法是温和的,绝对不算严厉。

比如外界有人批评香港国安法有域外管辖权,实际上世界上越来越多的法律都有域外管辖权,包括美国、澳洲、英国的法律。他们在处理一些网络罪行、洗黑钱罪行时,法律条例上都会有域外管辖权。

澳洲想“乘火打劫”

但抢不走香港的生意

微信图片_20200723150746

南方日报、南方+:国安法实施后,特朗普7月14日正式签署了“香港自治法案”,要终止对香港的特殊待遇地位。您怎么看待美国的这个做法?

叶刘淑仪:我觉得啼笑皆非。因为在香港国安法立法之后,他竟然说这对美国构成国家危机,让美国进入国家紧急状态,用这么多紧急权力来对付香港。你说是不是夸张!是不是荒谬!实在太可笑了。

香港一个700多万人的地方,仅因为加强了国家安全保护,就会对美国构成国家安全危机,是不是说笑啊?那是不是在说,美国除了在香港做生意之外,还有很多事情在做。美国究竟在香港做什么事情,大家可以想象得出来。

南方日报、南方+:您认为美国这个法案对香港未来会带来什么影响?是否真会影响香港的经济发展?

叶刘淑仪:在5月28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已经提出,因为我国要制定香港国安法,所以不能给香港以前的特殊地位。他们提出要取消香港的关税最惠国待遇,单方面取消香港的贸易出口证豁免,对我们来说影响是轻微的。因为美国一直在香港赚不少钱,但香港反而没有太多东西销往美国,所以美国在香港的贸易顺差是全球最大的。

7月14日,特朗普签署了《香港自治法案》,提出要制裁美方认为影响香港人权自由、民主进展以及落实国安法的人士,要冻结这些人的美国资产、不发签证。其实不发签证目前影响并不大,美国现在疫情严重,又有种族问题,相信也不会有?太多香港人想去。至于冻结资产,大部分特区政府官员都没有美国资产。

当然,美国取消香港特殊地位之后,对香港市民的签证政策会跟内地民众一样,但旅游、商务旅游的申请依然是可以的,只是手续多了一点。

总的来说,目前美国提出的制裁措施影响还是很轻微的,要看他们下一步行动。美国总统的行政指令已经要求各政府部门在15天内提出措施,相信到月底就能有更清晰的了解。

南方日报、南方+:国安法实施之后,欧美国家动作频频,甚至提出所谓“优待香港人”方案,对此您有什么看法?是否也会担心出现移民潮?

叶刘淑仪:欧盟目前只是表示关注,还没有具体措施,我不认为欧盟会跟着美国采取任何制裁措施。但美国的“五眼联盟”盟友,除了新西兰还没有措施外,其他国家都跟着美国行动。最离谱的是澳洲,竟然更新对香港的旅游警示,这些完全是荒谬的。我知道很多澳洲的旅港商人都在批评这个做法,跟他们的官员说这种做法非常过分。

澳洲还推出所谓“优待香港人”的方案,其实也是想趁机吸收香港的人才和资金。澳洲总理的声明更直接说,要世界上的跨国公司,把设在香港的总部转移到澳洲。但对不起,你们澳洲的地理位置欠佳,气候环境也不行,经常出现干旱。相比之下,香港最大优势就是地理位置,在我国的“南大门”,东西汇聚,澳洲抢不到我们生意。

还有英国为BNO护照持有者推出进入英国新途径,其实也只是“卖口乖”,这跟之前的住6年才能入籍是一样的。其实香港近几十年,也曾出现过“移民潮”,但很多人移民后才发现,始终香港才是最适合他们发展和居住的,最后又回来了。所以我并不担心人才流失的问题。

香港的命运

与国家分不开

南方日报、南方+:有人形容这次国安法立法将推动香港“二次回归”,但其实我们也看到一些香港人对内地不了解不信任,这种情况下应该如何引导人心回归?特区政府应有什么作为?

叶刘淑仪:我认为关键是政府真的要重新争取话语权。过去几十年,特区政府时常被西方势力牵着鼻子走,比如跟着他们谈“三权分立”,但其实即使在港英时期香港也没有“三权分立”,回归后香港也不是“三权分立”。在此背景下,港人产生的一些对内地歧视、排挤心态,也没有得到及时纠正。

国家在六年前也看到了这些危机,国务院在2014年发表《“一国两制”在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践》的白皮书,告诉香港人和各种外部势力,中央拥有对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全面管治权。   

之后,香港就发生了“占中”“占旺”,甚至去年发生“修例风波”。这一年的经历,也让香港深层次问题彻底暴露出来,无论是在土地房屋、经济转型难以推进,还是青年的出路、对国家和“一国两制”的看法、国民身份认同感。

所以我认为现在是“一国两制”的落实进入新阶段,相信中央会采取有效措施,协助香港逐步解决这些深层次问题。但特区政府也一定要重新掌握话语权,多与市民解释、沟通,引导人心回归。

南方日报、南方+:叶太在新书《临界点》中,也提到了香港目前已经处于“临界点”的状态,对于香港未来发展,您有什么看法?粤港澳大湾区是否也能帮香港、香港人寻找到新的发展契机?

叶刘淑仪:在这次“修例风波”中,我们应该看到,以美国为首的外部势力对我们进行制裁,就是想影响中央在香港的全面管治权。他们越是制裁,也越让香港人感觉到,我们的命运与国家是分不开的,我们应该好好利用粤港澳大湾区的发展机遇,增进国民身份认同,增强我们的竞争力,去发展成为一个欣欣向荣的城市。

来源:南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