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香港不需"揽炒抗争"路线

陈志豪 香港广西社团总会副会长 香港政协青年联会常务副主席

在揽炒派及新冠肺炎疫情的双重夹击下,执笔之际,本港失业率已飙升至6.2%,创下15年来的新高,而就业不足率亦升至3.7%,迫近2003年"沙士"时的高位。香港现时的失业人数约24万人,踏入夏季,随着大量大专院校学生毕业,市场上霎时增加了数以万计的劳动力,可以预期失业情况将进一步恶化,失业率、就业不足率及失业人数高处未算高。事实上,笔者近来在社区收到的处理事项,多数是有关失业方面的求助,如政府有没有"失业救济金"?哪里在请人?如何申领政府的各项福利津贴?这充分反映了失业问题的严重性,以及市民的忧虑。

然而,就在市民陷入水深火热之际,反对派却彷彿活在"平行时空",丝毫不怜悯市民的苦况,完全没有考虑疫情的传播问题,仍然发起黑暴活动,搞无法律效力的所谓"初选",无视限聚令与播毒的风险,肆意聚集人群。难道黑暴分子就不用担心失业问题,也不用担心传播新冠病毒吗?作为政治人,反对派是否能够做到以市民福祉为先呢?

笔者关注过好几位胜出"初选"的"抗争派"的文宣,其竞选纲领无非是要藉所谓"初选"取得民意授权,以发起更大的抗争。故此,好几位"抗争派"人士亦不在乎被DQ与否,因为他们由始至终的目标也是争取更大的授权,刺激更大的民意,支持他们的"揽炒抗争"路线,破坏香港。

然而,香港作为世界上其中一个最繁华的地方之一,特区政府始终是世界上其中一个最高效的政府,市民普遍享受着已发展地区水平的生活,香港真的需要"革命分子"吗?网民有句话说得很好,世界上多数地区是由于民不聊生才引起"革命",却没有因"革命"而搞到民不聊生的。香港是有改革的需要,但已至要"革命"的地步了吗?"革命"的代价往往是惨烈的,这个代价,反对派承担得起吗?

直至去年年中,香港仍然处于经济增长期,但受到黑暴的影响,在去年年底已陷入经济衰退,直接削弱了香港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基础。不过,随着香港国安法的出台,笔者相信黑暴势力终将会平息或陷入低潮,而新冠肺炎疫情亦终将会随着特效药和疫苗的成功研发而得以克服。然而,纵使黑暴及新冠肺炎克服了,香港亦已五痨七伤,到时候,香港要复原的话,始终跟2003年"沙士"后一样,不得不依靠中央的支持。有所不同的是,今时今日的国家力量,远超于17年前,国家能够给予香港的支持,只会更大更深厚。为促进香港的复甦,香港实在需要一个和谐稳定的政治环境,届时才能够充分把握中央的支持,让香港摆脱黑暗,浴火重生。

来源: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