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屠海鸣:确保选举公平和安全是选管会的责任

去年11月,在"黑暴"压城下举行的区议会选举发生了诸多不公平现象,选举管理事务委员会接到的4.5万宗关于选举不公的投诉,至今没有得到积极回覆和有效解决。笔者曾在本"点击香江"栏目刊发《暴力威逼下的区选是民主的悲哀》一文,进行了深入分析。未曾想,时至今日,干扰、破坏选举的事情还在发生。

新一届立法会选举预定于九月六日举行,提名工作已经展开。这不能不令人担心:这次立法会选举会不会重蹈覆辙?最近,有许多政党、民间团体和市民向选管会请愿,但至今没有得到回应。立法会选举是香港的大事,选管会承担着基本法赋予的责任,必须回应选民诉求,确保选举在安全、公正、透明、无暴力威胁的情况下进行。

回应选民诉求是职责所在

《大公报》近日刊登《立法会选举不公问题多 大批请愿选管会充耳不闻》一文,列举了现时立法会选举至少存在八种可能导致选举不公的问题。包括住内地港人无法返港投票、假冒他人投票漏洞未堵塞、"初选"偷步宣传无人查、拒设关爱通道、"港独"分子蒙混入闸、不设天眼难以搜证、人手点票漏洞百出、遗失资料泄露私隐。这其中的每一种情况都会令选举变味,令民主蒙羞。

比如,戴耀廷策划的非法"初选"明显违法。基本法第26条订明,香港特别行政区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但所谓的"初选",一方面剥夺了一部分人的参选权,另一方面,在选举工程还未启动的时候,宣传"三投三不投",并要求反对派的粉丝们不要把票投给"初选"落选的人,这也是剥夺了部分选民的选举权。同时,由于非法"初选"要求参选人签署协议,承诺当选议员后否决政府的所有议案,以制造宪制危机,实现"揽炒"目的,迫使特区政府倒台,涉嫌"操纵选举",违反香港国安法。

又比如,拒设"关爱通道"完全不顾选举实际。去年区选期间,就有不少反对派的支持者破坏选举秩序,或重复排队,或冒名顶替投票,或在投票站狂喊"港独"口号威逼选民,不少长者因为要等候一个小时以上,体力不支,不得不放弃投票,而这些选民大部分为建制派的支持者。今年投票日天气比去年更为炎热,如果不为长者、孕妇、残障人士等设置"关爱通道",势必令去年的情景重现。

选管会要依法维护选举公平公正,不能立场模糊,态度暧昧,更不能对反中乱港势力的违法违规之举不问不管,不仅对以上八种情况要拿出应对之策,回应选民诉求,还应预防其他可能出现的情况,否则,就是严重失职。

选举不公后患无穷

如果选管会至今还没有意识到这次立法会选举的复杂性,没有意识到维护选举公正公平的重要性,那将导致非常麻烦的后果。

以去年区议会选举为例,有一些"港独"分子玩弄"隐身术",签署了书面文件,承诺"拥护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但其人以往已有"港独"言行,或已加入具有"港独"性质的组织,选举主任却只"听其言"、不"观其行",令其顺利"入闸"。这些人当选区议员后,不思服务社区,把区议会搞成了政治斗争的平台,甚至有区议员公然在自己的办公室墙上书写"蓝丝与狗不得入内"。这些人当选不久,就暴露出了"港独"本性,唱"港独"歌,甚至涉嫌非法禁锢民政专员;还有人在街上挂横额,借疫情公然鼓吹仇恨、抹黑国家领导人及内地制度;亦有多人频繁现身暴乱场合,至今已有超过20名区议员被捕。这些区议员的行为,岂不是对选委会把关能力的极大讽刺!

人手点票也容易出现纰漏。有人戏称"人手点票系石器时代的方式"不无道理。事实上,去年就有选民投诉,自己的身份证已被登记,而据现场的票站主任解释称,该情况可能是涉及人为错误,又或者有人冒充其身份,并指该名市民虽可投票,但在点算时此票不会计算在内。这样的解释,说明选管会拿这种情况毫无办法,事后也无人跟进解决。这是对合法选民的极大不公!那么,今年再出现这样的情况怎么办?选管会至今没有给出防止类似问题的答案。

应当考虑押后选举

不公平的选举方式,必然产生不公平的选举结果。当下,还有一个棘手的问题:如何让不在香港的合法选民投票?

近来香港的疫情防控形势突然变得严峻起来,这二天确诊病例以三位数的速度增长,确诊病例已经超过17年前的沙士,而全球疫情防控依然没有出现"拐点";香港在"封关"状态下,如何让不在香港的选民参选?请问:选管会有可行的方案吗?如果这部分选民没法参选,又是极大的不公平。

另一个情况必须预想到,"揽炒"派从来不按规矩"出牌",输打赢要是他们的一贯做派,他们已经搞了一处"初选"的丑剧,在未来一个多月里,还会玩出什么鬼花招?尽管无法猜测他们的招数,但可以肯定地说,这些招数的基本套路,就是煽动人员大规模聚集,必然造成"播独"与"播毒"同在的局面,令香港的疫情更严重,令香港社会的撕裂程度更严重。请问:选管会有可行的应对之策吗?如果没有,则会令香港陷入一片混乱。

既不能杜绝"不公平",又不能杜绝"不安全",为何一定要在九月份选举呢?根据《紧急情况规例条例》,行政长官可以行使授权,修订《立法会条例》,决定押后立法会选举,以及押后的时间长度。疫情之下,据国际组织(IDEA)统计,全世界最少有23个国家和地区因应疫情押后或取消选举。值此特殊时期依法押后选举,不失为理性选择。

(本文作者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

注:《大公报》独家发表,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源:大公网 作者:屠海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