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人命关天 “黄医护”还在嬉皮笑脸盘算私利!

香港第三波疫情高烧不退,面对疫情持续恶化,本港需要马上弥补防疫短板,包括增加检疫设施、检测能力、病床和医护人手,尤其是经过连场政治运动的“大扩散”,大量“隐形患者”已经流入社区,如果不及早进行全民检测,进行“大排查”,将难以截断传播链,病毒不断交叉传播将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然而,香港现时的检测能力已经濒临爆煲,衞生防护中心和医院管理局24小时不停工作,检测量才达到每日近1万,日前更发生调乱检测样本的严重失误,反映香港的检测能力已达极限,单靠香港自身能力已经打不赢这场战“疫”。

香港的检测能力关係广大市民安危,但香港医学会会长蔡坚日前被问及港澳和新加坡检测能力不同,是否因为测试方法不同的时候,嬉皮笑脸的指是因为“特首唔同”。蔡坚有自身的政治立场外人无从置喙,但这是医学会的记者会,是一个专业、严肃的场合,而提问者的问题也是有的放矢,但蔡坚却回覆这样一个无厘头,犹如反对派政棍的答案,令人失望,也令医学会蒙羞。

其实,香港与其他地方的检测能力不同,真正根源在於一些医护的狭隘、偏颇立场,这些医护既“极端排内”又盲目自大,抗拒内地的支援,而自身又无能为力,这正是香港与其他地方检测能力不同、抗疫能力不同的真正原因,蔡坚不应嘲笑特首,反而应该先反省自身。

“极度排内”见死不救

针对当前疫情,首要是追踪患者,但在反对派连场政治行动之后,导致社区出现大量传播链,必须先将“隐形患者”全部找出来。但香港的检测能力却长期处於低水平,犹如瞎子摸象,怎可能打赢这场抗疫大战?香港检测能力低下,与香港医疗能力和资源无关,而在於医疗界长期存在的“排内主义”,一直拒绝购入内地成本廉宜、货量充足的“核酸检测试剂盒”,反而要抢购外国价格高昂,而外国自身也不足够的测试剂盒。在人手上,香港缺乏检测人手,检测人员虽然夜以继日的进行检测,但每日1万个检测已是极限。在这种情况下,香港理应请求中央支援。

随着内地疫情逐步受控,内地的医疗资源完全可以支援香港,例如邻近香港的广州和深圳都有大量现成的实验室和检测人员,在广东省基本控制疫情之下,这些人手和资源其实也是閒置,特区政府完全可以借用这些医疗资源,协助香港检测。政府可以在各区设立收集点,收集市民的深喉唾液样本,随即放入低温箱并利用高铁作为运送专列,或利用港珠澳大桥送到广东省不同城市进行检测。

其中,送到深圳高铁全程不过18分鐘,较港岛去九龙更快,完全可以即日完成。检测之后的结果可以通过网络立即通知政府,即时对“确诊者”及其密切接触者进行隔离诊治,整个过程快捷、安全、高效。这样,香港就可以在短期内进行大规模的排查。中央一直支持关顾香港,必定会对香港施以援手,但何以这个建议一直未有採纳?当中既是由於反对派的“逢中必反”,也在於部分医护和医院的大力反对,抗拒内地支援。

荒唐的“不能沟通”论

同样地,对於香港前线医护人手不足的问题,有意见认为政府应该请求中央派出医疗队协助,内地的医疗队有丰富的应对疫情经验,具有极高的专业操守,从不会在疫情爆发时搞罢工、做逃兵。内地医疗队来港,将可为病人提供更适切的医疗。但这个建议又被一些医护反对,反对派卫星组织“香港公共医疗医生协会”会长马仲仪,一方面指前线医护疲累,一方面又指“内地医疗人员没有香港认可的专业资格,因此不宜在香港进行相关工作”。“香港护士协会”则称此举不符合香港有关规定。而香港医学会会长蔡坚给出的理由就更好笑,指因为香港医护都是使用英文交流,而内地讲普通话写简体字云云。

这些可笑的论调完全反映了部分医护“极端排内”和盲目自大的心理。首先,所谓语言交流问题,不少内地医护都能熟练以英文交流及使用英文,近年愈来愈多内地医生通过考试成为香港医生,但一些香港医护仍然带有无知的“英语傲慢”,令人失笑。至於专业问题更反映出香港医护的井底之蛙,全世界抗击疫情经验最丰富的就是内地医护,成效表现也是全球最好,现在内地医护来支援香港,是协助香港,指导香港,蔡坚之流不上战场久矣,有什麼资格看不起人?马仲仪之流搞政治多於关心本职,凡事政治上脑,其言论也是政治挂帅,不值一提。

香港现在是生死存亡之秋,任何的助力、任何的支援都应该争取,香港大部分医护都是好的,都是将病人放在首位,但部分医护的“极端排内”和盲目自大心理、极端的政治立场却令他们失去了“救死扶伤”的初心,在“逢中必反”的扭曲心理下,令他们坐视市民安危,坐视病人安全,甚至如蔡坚之流还在嬉皮笑脸,一味“抽水”,这样的医护当然不值得尊重。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