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官称宁纵毋枉 涉暴夫妇甩身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讯(记者 葛婷) 去年7月28日上环黑暴骚乱,一对夫妇及17岁少女被控在德辅道西近西边街一带参与暴动。三人否认控罪成为修例风波首宗受审的暴动案。区域法院法官郭启安昨在作出裁决时称,控方未能达至毫无合理疑点证明三人参与了暴动,基于普通法中奉行的"疑点的利益归于被告"以及"宁纵毋枉"原则,裁定三名被告暴动罪名不成立,交替控罪非法集结罪亦不成立。至于同时被控的无牌管有无线电通讯器具罪,则被裁定罪成及各判罚款一万元。

郭官在判词中称,案发当晚现场确有暴动情况发生,但控方举证时只依赖环境证供,即"装束和装备"、"逃离现场的时空"及"逃避警方"。三人案发时被指身穿深色衣物、佩戴头盔,并被搜获口罩、生理盐水等物品。但法庭认为这些装备"全属保护及医疗性质",不具攻击性,该些装备也非指定的暴动装备,每项装备均具其各自的功能。

可能不认同暴动 可能非潜逃

法庭不同意二人的装束和装备可以协助控方的推论说他们必然有参与暴动,即使汤氏夫妇知道自己正在协助一名示威者或暴动者,并不代表他们认同示威者的想法,或如控方所指是蓄意鼓励其他示威者。

至于控方指三名被告逃匿警方,郭官称当时西源里情况混乱,大批人为了逃避催泪烟进入该处后四散,而该对夫妇因为要照顾少女未能及早离开,最后被警察拘捕。法庭"不能排除"该对夫妇当天是担任急救员,即使法庭认为他们是"逃避"警察也好,也可能只是不想被捕,未必能证明他们是畏罪潜逃。

判词续称,控方已陈词确认案中没有直接证据指证首两名被告曾身处德辅道西的暴动现场,但认为法庭仍然可以凭借案中的环境证据来推论他们曾身处德辅道西并连同其他人亲身参与"暴动"或至少"非法集结"。法庭基于证据,不能裁定夫妇二人当日是何时离开德辅道西,也根本无法推论肯定他们当日被捕前曾出现在德辅道西。

由于缺乏证据显示两人当日曾与德辅道西的示威者"集结在一起",因此他们"不可能亲身参与"暴动以至"非法集结"。法庭不同意控方所指不论被告曾经身处德辅道西,他们都可因为与其他集结者有"共同犯罪计划"干犯暴动或非法集结罪。

女学生现场戴盔 可能系好意

法庭也接纳17岁少女所言,她接受在场者给予的头盔及保鲜纸可能只是出于好意,也不排除她逃跑是因为害怕警方"误以为"她是示威者,尤其是她当时刚刚受催泪烟影响,"身心俱疲",有机会无法在当下作出理智判断。

郭官续称,少女与其友人当天虽然身穿黑衣,但只是普通少女夏天的逛街装扮,看来完全不似一心前来参与示威集结。考虑到现有证据,未能肯定她曾在德辅道西与示威者集结在一起。

法庭最终裁定,控方提供的证据,不足令法庭毫无合理疑点地推断三人参与了暴动。郭官强调,现时本案有关"暴动"罪或"非法集结"罪裁决结果,只反映本案呈堂证据的状况,是基于普通法奉行的"疑点的利益归于被告"以及"宁纵毋枉"的原则,并不一定能反映三名被告当时实际有否曾参与非法集结甚至暴动。

违法无线电罚一万 收政府10万补助

在案发时经营健身中心的被告夫妇,被控无牌管有对讲机罪罪名成立。法官郭启安在判刑时明言,不打算就两人的无牌管有对讲机罪判处监禁式刑罚,并要求了解两人的经济状况。辩方透露,夫妇二人于2018年开设健身室,在新冠肺炎疫情前每月只有一万多元收入,后来受疫情影响入不敷出,但就成功申请到政府一笔过补贴资助10万元。郭官考虑夫妇的背景及收入状况后,决定判处两人各自罚款一万元,并须于14日内缴交。

就夫妇被判罪成的无牌管有对讲机罪,法庭认为任何人都会同意认为该两部对讲机非自制亦非玩具,其目的或作用必然是为了实时通话之用。否则,案发当天被告夫妇也没有其他合理理由要携带此器具在身。而经检验后,证实显示两部对讲机是用作通讯之用器具,有关结果准确和合情合理,故裁定罪成。

辩方称,当时涉案的对讲机一直在夫妇的背囊内,其中一人更将对讲机放在密实袋内,呈关机状态,两人并未使用涉案对讲机作任何非法行为。加上近期案件显示,涉及同一罪行的案件,一般判处罚款数千元了事,又呈上同类只判罚款案例,希望法庭能以同样方式处理。

郭官左度右度后轻判

控方则透露,男被告汤伟雄有多项案底,包括普通袭击、为商业活动而管有侵权物品、危驾及醉驾等记录,女被告杜依兰则无刑事案底。郭官指,两人过往没干犯同类罪行,又称汤虽有案底,但距今已有多年,且性质与本案不同,故不会因而提高他的刑罚。

他续指,虽然两被告合营的健身中心因疫情而影响收入,但中心初经营时,每月利润仅一万多元,计及政府的10万元补贴后,相信收入并未受到太大影响。考虑上述所有因素后,他最终判两人各罚款一万元,须于两星期内缴付。

资料显示,39岁的汤伟雄和42岁的杜依兰,在去年7.28中上环暴乱被捕,其后被控暴动,但二人保释候讯期间行踪高调,去年8月初结婚时,汤伟雄身穿"急救员"的服饰,手持"齐上齐落"标语拍摄结婚照,两夫妇还和拉开一幅写道"赴汤杜火"的横额,在注册处外的心形摆置下合照。

无细考环境证据 不问穿黑衣避警

(记者 郑治祖)一对夫妇及一名未成年女学生于去年7月28日的西区非法冲击中被捕,区域法官郭启安昨日裁定3人的暴动罪及交替性的非法集结罪均不成立。多名法律界人士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查询时均指,控方虽无直接证据指控3人犯暴动罪,惟法官似无考虑3人当时均穿黑色衣物,及其背囊内有无线通话机和防毒面具等物品并刻意逃避警察等因素,建议律政司详细研究判词并考虑上诉。

宜采交替控罪防侥幸避责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副主席傅健慈指出,控方在开案陈词时承认,本案无直接证据指证3人作暴动行为,但由于3人当时均穿黑色衣物,又怀疑想逃避警方追捕,故要求法庭凭有关因素判断是否足以裁定3人暴动罪。

他认为,郭官或无充分考虑被告的黑色衣着,及其背囊内有无线通话机和防毒面具等物品,并质问若途人没有犯法,怎会爬铁丝网逃避警察?"看来法官无全面考虑这些事实是可以得出不可抗拒的推论,即3名被告是有参与较早时间的非法集结或暴动而逃避警方拘捕。"他建议律政司详细研究判词并考虑上诉。

执业律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黄国恩亦表示,鉴于刑事罪行定罪要求很高,需在毫无合理疑点下定罪,法官是基于"疑点利益归于被告"和"宁纵毋枉"原则,就会判疑犯无罪,但正如郭官所言,3名被告今次被裁定无罪,只是反映呈堂证据的状况,并不能反映3名被告实质上有否参与非法集结甚至暴动,相信3名被告对自己有无犯法心知肚明,只能形容他们今次"十分好彩"。

专攻刑事案件的执业大律师龚静仪认为,由于案发现场较大且当时场面混乱,对警方搜证构成一定困难,郭官基于"疑点利益归于被告"和"宁纵毋枉"原则才作此判决,但不能完全证明涉事人无参与暴动或非法集结。她建议,律政司应参考今次案件,日后对类似案件作出更多交替控罪,令涉嫌参与暴动的被告不至于完全无罪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