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恋恋不舍的假发

有一件事,我一直不明白;有一个画面,我一直不懂,那是关于,法官的假发。

记得女儿还小的时候,看到电视那些戴假发的法官,她们就会问:“点解法官要扮鬼佬?”老实说,我是无语的。

孩子出生的年代,香港已经回归,五星红旗下面,为大家一锤定音判定谁是谁非的最大权力者,仍然是外国人,或者,是戴着老外假发的中国人。

法官、大状的假发,是英国司法系统的象征。它代表着最高权力,更是所费不菲。假发因为是由工匠全人手编织及打卷,做一个需时44小时,故普通一个法官假发要卖约1500英镑(约15000港元),典礼用的长假发的价格更达4000英镑(约40000港元)。

法官和大状通常只有一个假发,不更换、不洗涤。因为假发是由白色马毛制成,容易吸收湿气及汗水,随年月变残变黄。假发愈旧愈黄,就代表这法官、这大状资历愈深经验愈丰富,愈显其德高望重。

追溯英国人戴假发的因由,其实有点可笑。大约1620年,当时的法国国王路易十三长得十分英俊,唯一缺点是秃头。为保持王室高贵形象,路易十三戴起假发来,经常出入宫廷的贵族见此,争相效仿。直到18世纪初,戴假发已成为欧洲上流社会的标志之一,达官贵族、法官律师等有身份的人都会戴着假发出入高级社交场合,从此戴假发成了潮流。

因为司法假发带来一种庄严的权威,故这装束一直流传至21世纪,直至2008年10月2日,英国规定:除审理刑事诉讼案件的法官,全国法官和律师在法庭上可以不再佩戴假发。倒是香港的司法系统,即使回归23年,早就脱离英殖统治,仍紧抱着那老外假发死不放手。

环顾全世界法官的装束,都是一件袍,顶多加条领巾,没有人会像香港法官那样,戴着别国民族的假发,说着别国的语言,来定夺本国国民的官非。

如果,统一服饰是为了显示权威与专业,那为什么一定要用英国维多利亚女王时代的假发?为什么不是披件绣上中国国徽的袍子?

最近网红冼师傅在他的YouTube节目中指出,回归23年,终审法院虽已由英国搬回香港,但把持终审庭的三个常任法官及18个非常任法官中,竟有16个是外国人,即是说,我们的终审法庭,仍是把持在外国人手上。

其实,在每年的法律年度开启典礼,看到满眼都是戴着洋人假发的中国人,你会发现,把持着香港司法系统的,岂只是终审法院的外籍法官,还是一个个充满殖民意识的精英脑袋。

来源:大公网 作者:屈颖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