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揽炒派”又要“揽炒”又要参选痴心妄想

选举主任周六要求部分立法会选举参选人,回应他们之前有关乞求外国制裁香港、否决财政预算案等重要法案、反对香港国安法、推动“港独”、改变香港地位等问题。“揽炒派”随即反应激烈,公民党一边说时间不足,一边又花几个小时召开记者会,党主席梁家杰指参选人于周六中午后才收到信件,却被要求24小时内作答,是非常不合理及具压迫性的操作,斥此举“完全不能够接受”。梁家杰更发烂渣指选举主任如要找“口实”,可以“生安白造”、穿凿附会、无中生有云云。

梁家杰身为资深大律师,说话完全可以不讲道理不讲法理,选举主任要求参选人回应有关问题,是在履行职责,也是有法可依。之前选举主任DQ时,有人不是指没有让参选人回应吗?现在要求“揽炒派”回应又有何问题?至于时间不足云云,更加是在装疯卖傻,选举主任问的问题都很实在,参选人难道不知道自己以往做过些什么、鼓吹哪些纲领吗?至于未来是否继续要求外国制裁、是否坚持“揽炒”纲领、瘫痪议会,这些问题请问有什么难答?“揽炒派”既然已经投向了“揽炒”路线,直说无妨就可以,回答也不需一分钟。

事实上,“揽炒派”反应激烈,并不在于什么时间紧急,而在于担忧选举主任真的严格依法办事、依法把关,所以他们需要时间去研究,去钻空子,企图避过DQ。但世上有这样理想的答案吗?当然没有,“揽炒派”既然走上了这样一条对抗路线、反国安法路线、与国家对抗的路线,就预了有这一天。这样,给他们一日或一年又有什么分别?

在刚过去的所谓“初选”中,幕后大台已经通过一场人为操控的“筛选”对反对派进行了“大换血”,黄碧云虽然挣扎求存,临老转激,但不论民主党如何动员都难挽败局,街工、工党不论如何摇尾乞怜,但都被大台视为“弃子”,用完即弃。大台“初选”目的就是要将反对派彻底变成“揽炒派”,再不容许内部有畏首畏尾者,不容许对“揽炒”路线有丝毫保留者,否则就被扫地出门。

所以,在“初选”中雀屏中选的“揽炒”分子,随即投桃报李,表示将全面拥抱大台的“揽炒”路线和纲领,并签下“投名状”表明当选后将瘫痪议会,当中包括公民党、民主党这些老牌政党。公民党党魁杨岳桥早前更表示,他们4名地区直选参选人不签署“确认书”,公民党并会继续依照早前签署的“抗争派立场声明书”,指若果反对派在新一届立法会达到议席过半,会否决所有政府法案,以及拨款申请。

杨岳桥言下之意,是他们既可不签“确认书”,表明“揽炒”路线,但同样可以“入闸”参选,甚至当选成议员,从而“揽炒”议会。或者,杨岳桥还在守着“老黄历”,以为签“确认书”只是自愿,以为只要反对派够多人不签,政府也会投鼠忌器放他们“入闸”,这完全是一厢情愿,也是痴心妄想。

香港国安法第6条订明,“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在参选或者就任公职时应当依法签署文件确认或者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这条法例明确了两个原则:一是所有参选者都必须“签署文件”确认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这份文件自然是选举“确认书”,这已经成为参选提名表格的一部分。二是法例表明参选人是“应当”签署,而不是“可选择”签署,这说明“确认书”具有十足的法律效力,是参选人报名的法律要求。

所以,报名参选者如果拒绝签署“确认书”,意味并没有完成提名工作,也表明参选人拒绝“宣誓拥护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这从法律上、政治上都不具备参选要求。参选人拒绝签署“确认书”意味放弃参选资格,当中没有可质疑的地方。

更重要的是,“揽炒派”不签署“确认书”,是在表明一种对抗、斗争的态度,也是表明当选后将会“揽炒”议会、瘫痪议会的立场。这个立场不但违反了基本法,更触犯了香港国安法的“颠覆政权”罪。如果这样的人都能“入闸”,香港国安法岂不成了无牙老虎?如果人多就可以“法不责众”,香港还有法治可言吗?果断DQ,大面积DQ,现在看来已是无可避免,这也是“揽炒派”求仁得仁。

作者:郭中行 资深评论员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