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戴耀廷煽暴播“独” “占”罪成须革教职

■ 戴耀廷在「佔中」時煽惑年輕人,洗腦式言論令年輕人的守法意識變得薄弱。 資料圖片

■ 戴耀廷在“占中”时煽惑年轻人,洗脑式言论令年轻人的守法意识变得薄弱。 资料图片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香港大学校委会今日开会讨论违法“占中”始作俑者、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的教席问题。戴耀廷于2014年大搞违法“占中”,高举“公民抗命”、“违法达义”等美化劣行的口号,至今仍对不少年轻人留下负面影响,这些洗脑式言论令年轻人的守法意识变得薄弱,催化往后无数失控的暴力场面。

戴耀廷过往更经常在公开场合推销“港独”主张,亦曾收取不明来历捐款推动“政治行动”,直至去年4月终为“占中”案找数,被判串谋作出公众妨扰罪、煽惑他人作出公众妨扰罪罪成,判囚16个月。虽然案件目前仍等候上诉,但社会各界早已清楚表态,港大不应容许戴耀廷继续在校荼毒学子,期望校方作出公正裁决,切勿一再放生罪魁祸首。 

【煽动违法】“违法达义”推年轻人走邪路

政棍学者为达政治目的,一直煽惑年轻人走上街头进行冲击,并美化有关愚昧的行为是追求“正义”、“民主”。戴耀廷于违法“占中”时期,提出所谓的“违法达义”,以削弱学生的守法意识、扭曲其价值观,累不少年轻人白白断送前程。

自去年6月起,修例风波引发连串暴力违法事件,大批年轻人牵涉其中,令人痛心疾首,有逾3,000名大中小学生因暴力事件而被捕,其中18岁以下的学生竟占四成,显示年轻一代的法制观念薄弱。而今日之恶果,是2014年违法“占中”种下的因所导致。

煽动学生违法威胁政府

2013年,政改成为社会重要议题。戴耀廷当时利用法律学者之名,在报章公然提倡要争取他口中的所谓“真普选”就可能要准备“‘杀伤力’更大的武器--占领中环”。其间,他看准学生心智尚未成熟,便大力宣扬所谓“公民抗命”、“违法达义”等连串歪理,试图鼓吹学生以违法手段威胁特区政府及中央政府。

戴耀廷多次向年輕人鼓吹「公民抗命」、「違法達義」。圖為去年8月,暴徒在荃灣與警察對峙(新華社)

戴耀廷多次向年轻人鼓吹“公民抗命”、“违法达义”。图为去年8月,暴徒在荃湾与警察对峙(新华社)

2014年,历时79日的违法“占中”展开,戴耀廷多次声称是“和平非暴力”,但随着“占中”逐渐失控,滋事者多次暴力冲击警方,而且暴力事件逐渐升级,戴当时便死撑,“违法达义”并非由他发明,而是别人引用他的理论时,将“公民抗命”和“以法达义”结合起来。

由于漫长的“占中”严重影响经济民生,不得民心,最终被迫落幕。但戴当时提出的“违法达义”等歪理,后来竟成为通识教科书的“关键概念”,被一众“黄师”有机可乘,藉课堂向学生进行政治洗脑。

戴耀廷于违法“占中”期间的片面之词,直接导致现今青少年法治观念薄弱,被政棍鼓动走上街头而不自知,更令年轻一代断送前程,付出沉重代价。

【鼓吹港独】催生违法“占中” 埋下“港独”种子

自戴耀廷鼓吹所谓“违法达义”以来,即一直采取“精人出口、笨人出手”态度,多年来不断以花言巧语煽惑年轻人充当政治炮灰。其后他更逐渐转向鼓吹分裂国家,不但多次明示暗示“港独”主张,更是不断从旁给“独人”出谋献策,唯恐天下不乱。

事实上,戴耀廷一手催生的违法“占中”被广泛视为日后社会涌现大量暴力事件的始作俑者,荼毒不少年轻人,更令“港独”势力逐渐崛起。

2017年,戴耀廷赴日本出席反华组织“民主中国阵线”举办的会议时,竟口出狂言称中国极可能会“崩溃”,若中国主权出现混乱, “香港没有其他选择,唯有独立”,妄言“独立”是“唯一可以保护香港的选择”,分裂国家居心昭然若揭。

翌年,戴耀廷赴台参与所谓“五独论坛”,其间肆无忌惮地发表分裂国家的言论,宣称“反共反专制活动很快就会成功”,叫大家思考政权倒台后“香港建国”的可能云云,其“港独”本质至此已是表露无遗。

另一方面,戴耀廷近年先后发起所谓“雷动计划”及“风云计划”,借所谓“民调”操纵选民投票意向,其间更被踢爆他正培植一班隐形“独青”渗入社区,将“港独”分子投放到不同级选举,抢攻区选。

直至去年8月,戴耀廷获法庭批准上诉期间保释外出,当时他在庭外回应传媒提问,竟以所谓“真正的黄金时代就会来到”去形容反修例期间引发的连场暴力事件,包括曾有黑暴分子污损破坏国徽、国旗、冲击中联办、挥舞外国旗的乱象。建制派人士一致批评戴耀廷的说法令人合理推断并相信他指的是推翻国家政治体制、令香港进入无政府状态、夺取香港特区政府管治权等,更有鼓吹“港独”之嫌,图将“港独”跟“香港黄金时代”挂钩,以此煽动更多年轻人上街搞破坏。

【操控选举】操控选举搞“颜革” “夺权”涉违国安法

戴耀廷多年来以反中乱港势力的“军师”自居,多次通过操控选举,捏造所谓“民意”,企图破坏香港民主选举制度。从早期的“雷动计划”至近日的揽炒派“初选”,戴耀廷一直担任搞手,试图在香港发起“颜色革命”,从区议会、立法会埋手,甚至想操纵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藉此实现“夺权”的狼子野心,而当中的一系列政治操作,已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

戴耀廷近日策劃「初選」,試圖在香港發起「顏色革命」。

戴耀廷近日策划“初选”,试图在香港发起“颜色革命”。

为了逐步控制香港议会,戴耀廷屡屡操控、破坏本应公平公正的选举制度。早在2016年立法会选举,戴耀廷已在当时大搞“雷动计划”,利用从民意调查所收集的数据和“建议的候选人名单”,公然发放相关信息并明目张胆煽动选民“弃保”,从而进行大规模“配票”,对部分候选人极为不公。

在2017年3月特首选举中,戴耀廷又从中捣乱,提出要求反对派选委按照所谓“全民投票”结果,在特首选举中投票,试图令反对派支持的人成为“民望”最高的特首候选人。

于去年区议会选举,戴耀廷又推出“风云计划”,培训大量表面上背景简单的“素人”参选,目的将反对派议席由100席提高至300席以上,只为抢占相关的117个选委席位,为下届特首选举“造王”铺路。戴最终因黑暴揽炒成风而得逞,揽炒派成功“抢滩”。

“初选”剔走温和派谋瘫政府

戴耀廷食髓知味,近日又策动“黄营”进行揽炒派“初选”,所有反对派政党、组织等均需听从戴支“笛”,戴耀廷变相把自己当作“太上皇”。为确保9月立法会选举出选的都是他的棋子,戴耀廷不惜上演“鬼打鬼”,摆明牺牲在“初选”得票较低的温和反对派。戴耀廷又大放厥词,声称只要反对派在立法会获得过半议席,即可制造“大杀伤力的宪制武器”,藉此否决财政预算案、瘫痪特区政府,实现“夺权”大计。

“初选”违法人所共知,戴耀廷之流仍坚持进行,反映其夺权心切,以“公义”为名的包装却包不住其狼子野心。香港国安法第二十九条明确指出,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或者中央人民政府制定和执行法律、政策进行严重阻挠并可能造成严重后果;对香港特别行政区选举进行操控、破坏并可能造成严重后果亦属于犯罪。由此可见,戴耀廷所进行的勾当,已涉嫌违反相关法例。

【黑金捐款】捐款来源成疑 被揭与美勾连

戴耀廷自违法“占中”以来多次主导大型政治行动,其资金来源一直成疑,更多次卷入捐款丑闻和账目不清的问题。其中戴耀廷早在2014年10月已被揭发以中间人身份向港大法律学院、人文学院和民意研究计划“捐出”四笔合共145万的“匿名”捐款,被广泛质疑是为配合违法“占中”而来。

上述做法违反港大处理外界捐款的指引,港大校委会经过近半年反覆讨论后公开报告,点名批评戴耀廷不愿披露捐款人身份的表现未达期望,使用捐款时有利益冲突的问题,亦未有确保依照捐款人意愿,做法有违指引。

零筹款搞行动 账目极可疑

此外,戴耀廷在2016年推动的所谓“雷动计划”开支不菲,包括前期大量的准备工作、设立“雷动声吶”民调系统,并且需要专人长期运作,再加上各区的“对谈会”、网络及传媒上的宣传、统计及后勤工作人员,费用动辄数十万元计,但却从来不见戴耀廷出来筹款,亦令人质疑有关资金何来。

其后,戴耀廷再提出要搞“2017特首民间全民投票”,账目问题仍然可疑。在“民投”的众筹网页,他们报称有关项目预算达150万元,单是开发相关科技产品、服务器和宽带网络的开支,已经超过60万元,再加上投票系统和实体票站安排,另外还需约50万元。不过,戴耀廷始终在有关行动的钱银问题上含糊其词。

事实上,2012年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被揭发投放46万美元(逾350万港元)予旗下的NDI,发展一个“门户网站”(Internet portal),旨在让香港学生在“占中”问题上“更积极地参与”,间接帮助戴耀廷鼓吹年轻人“占中”,可见戴耀廷幕后有美国势力勾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