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果然!黄之锋选举前宣称不主张港独

香港特区立法会换届选举提名期将于7月31日结束。前天(7月26日),九龙东选举主任蔡敏君向已递交提名的前“港独”组织“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致信,要求黄之锋就是否支持“民主自决”、是否请求外国制裁香港、是否反对香港国安法等问题作出回答。

昨天(7月27日),黄之锋发表回应,一反其“港独”行为,为获得“入闸”资格掩饰立场,称不主张“香港独立”、“自决”,不会做出违反香港国安法的行为。

黄之锋参加香港立法会选举拒签拥护《基本法》确认书

蔡敏君在信中指出,“香港众志”称以“民主自决”为“最高纲领”,而黄之锋长时间担任“香港众志”秘书长直至2020年6月30日,亦没有签署选举管理委员会为2020年立法会换届选举拟备的确认书。蔡敏君问黄之锋,是否仍然有意继续推动“民主自决”的主张,即包含以香港独立作为其中一个选项的自决前途过程。

微信图片_20200728084158

7月27日,黄之锋辩称,其退出“港独”组织“香港众志”,“香港众志”已经解散及停止一切会务,既无意图亦不可能作出实际行动继续推动“香港众志”的主张。

蔡敏君指出,黄之锋拒绝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对香港特别行政区行使主权,拒绝接受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地位,并主张改变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地位。“这样的行为如何符合你在提名表格作出声明‘拥护《基本法》和保证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质要求?”

对此,黄之锋坚称,其在7月20日递交的提名表格已声明拥护《基本法》和保证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其不主张香港独立及/或自决。“我接受中华人民共和国对香港特别行政区行使主权,接受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地位,无意改变香港特别行政区的法律地位。”

这与他此前的言论明显不符。事实上,据南都此前报道,7月18日,黄之锋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签或唔签并无实际意义”。其选择在本届立法会选举不签署确认书,“原因很简单,因为签署与否,根本毫不影响自己的‘入闸’机率,那倒不如直截了当,拒签了事。”

回顾 ↓↓黄之锋拒签涉基本法“确认书”

蔡敏君还指出,黄之锋请求外国对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官员实施制裁的言行,其实是借助外国力量对香港施加压力,并让外国干涉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内部事务,“这样的行为如何符合你在提名表格作出声明‘拥护《基本法》和保证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实质要求?”

黄之锋则狡辩道,“本人如同在提名表格上的声明所言,真诚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别行政区。我亦清楚明白自2020年6月30日晚上11时实施的《香港国安法》条文的要求,不会作出相关违法行为。”

事实上曾频繁勾结美方密谋直播煽动非法集结

事实是否真如黄之锋此番回答一般?南都记者了解到,随着香港立法会选举提名期即将结束,选举主任已要求多名反对派参选者在7月26日之前回应重大原则立场问题。而面对可能被取消参选资格,这些反对派参选人满嘴谎言竭力掩饰自己的立场,以获取“入闸”资格。

据南都此前报道,黄之锋生于1996年,父母均是香港人,他擅用社交媒体,曾借助直播煽动暴徒非法集结;他“能言善辩”,频频在接受外媒采访时将其罪行美化成“为了民主”;他也被“光环附体”,曾登上《时代》周刊亚洲版封面,被称为“占中”运动的“脸面”。

20岁出头的黄之锋,2019年8月围堵香港机场事件发生前11个小时,在社交平台上以“深夜大家都睡不着”为题做视频直播,先是发表一系列抹黑香港警察言论,挑动仇警情绪,然后列举出头盔、面罩和口罩等物品,称对抗警方需要装备升级,公然煽动示威者们在13日13时要携带冲击装备前往机场实施暴力行动,把年轻人当做炮灰利用,并鼓动三十岁以上的中产民众出钱助暴,购买冲击装备送到机场给暴徒使用。

另外,他还提示送冲击物资到暴乱现场时,只要避开警方视线范围便能安全。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大律师丁煌指从表面证据显示,黄之锋已涉嫌干犯协助教唆非法集结罪行。

此外,黄之锋曾与美国官员有所接触,勾结外国“反华”势力。

2019年8月6日,有香港市民就拍到了黄之锋等人与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政治部主管会面的照片。黄之锋之后也承认曾与美国驻港领事交流,内容包括企图制裁香港的“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还有要美方不向香港警察出口装备等。

这并非黄之锋首次与美方官员会面。2017年5月,美国国会的“中国委员会”在华盛顿举行了一场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有关的“听证会”,包括黄之锋在内的多名反对派人物出席。

黄之锋等人这一行径引发了香港各界强烈愤慨,文汇网曾发表评论文章怒斥黄之锋等人“丧权辱国卖港”,称其甘心为外国“反华”势力效犬马之劳,不知人间有羞耻二字。

来源:南方都市报(ndda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