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香港培正中学通识“黄师”全方位播“独”

图:王明辉涉在疫症期间藉网上教学播“独”,并在其笔记写上“独裁”等字眼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大公报》早前独家踢爆该校副校长钟伟东及主任梁振忠参与反国安法联署,及包庇教师在早祷会灌输“仇警”情绪,荼毒学子心智,近日再有培正家长向《大公报》投诉,指该校通识科老师王明辉,在疫症期间藉网上教学播“独”,又用他有份编写的通识“黄书”,鼓吹违法“占中”能实践更高法治的谬论。另有家长投诉该校宗教科老师亦煽动仇警。有学校管理层透露,教育局审视“黄师”个案可长达两年,建议局方应加快及“加辣”,向校方发出惩治“黄师”方案,守护学生免受“独”害。

培正中学家长陈女士(化名)向《大公报》投诉,指学校采用的高中通识教科书《明名教育高中通识教育》立场偏颇,其中“今日香港”单元分册的编著团队,包括该校的通识科老师王明辉,编审为《明报》前总编辑刘进图。书中“个案解读”,以所谓“雨伞运动”实践更高法治等伪命题讨论司法权限及公民抗命,陈女士担心会误导学生思考,将违法活动浪漫化、合理化,对心智未成熟的学生来说是糖衣毒药,危害无穷。

预设立场 谬论连篇

大公报记者发现上述通识教材预设立场,推广违法“占中”能实践以法限权的谬论,多番强调是和平而理性的“公民抗命”手段,“将对公众利益的损害尽量减低”;又引申戴耀廷“违法达义”的理念,却只字不提示威者暴力冲击警方防线。

至于课文中所谓的反方立论亦具煽惑性,声称“运动最后亦不能成功争取真普选,限制特区和中央政府在选举中过大权力”。

在讨论违法“占中”违反法治精神时,反方观点称“并非打算破坏法律制度,反而会服从法律判决”,但事实上黄之锋、罗冠聪和周永康于2016年分别被控多项罪名,他们曾否认全部控罪,更上诉得直而毋须入狱。

讲课偏激 荼毒学生

翻查资料,王明辉曾任教华英中学,他有份撰写《高中通识教育》“今日香港”单元的“身份和身份认同”和“法治与社会参与”两部分。

王明辉除了着“黄书”外,亦在学校的通识科网上教学中渗“独”。培正中学三月至五月停课期间,家长李先生(化名)无意间听到子女上网课时说,“王老师讲得好偏激,用唔少暗示方式洗学生嘅脑,佢教法治嘅PowerPoint,讲朱经纬警司事件用嬉笑怒骂且煽情嘅片控拆警方滥权,结尾又只单一引用黄媒‘毛记’访问长洲覆核王郭卓坚嘅片”。

王明辉讲解时涉播“独”,包括讲解“港独”分子梁颂恒、游蕙祯宣誓辱华播“独”事件,王说“Hong Kong is not China有啲人觉得系事实,起码唔会讲Hong Kong is China”;讲解人大释法章节时,王用“迫令香港空间收窄”来形容“一国两制”下的香港法治。

去年政府一度引用《紧急法》和《禁蒙面法》止暴,王明辉当时节录港台制作的节目片段,抹黑政府引用《紧急法》会令人权没有保障、制度受冲击、财产随时被充公、人才和资金都可能撤出香港等,荼毒学生。

学者批“黄师” 借教学挑动仇恨

香港通识教育会副会长李伟雄指出王明辉的通识教材有两大问题,一是乱拿违法活动来讨论,“唔通可以讨论吸毒、杀人等违法行为,若此讨论出现在文凭试试题亦会被取消,如同DSE历史科考题‘日本为中国带来利多于弊’一样,无讨论空间”;其二,教材用字已立场偏颇,“讲书过程会令学生唔觉得有问题,但事实系影响社会民生,后果十分严重”。

李续指“法治”章节的标准是“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公开透明的法律制度等,而守法是法治的基本原则之一;但教材引用“违法达义”的概念,是违背通识教育的理念。至于王制作的网上教材,他认为教学影片来源不可片面单一,应多元化,而老师在教学中不应加入政治立场,尤其是讲解争议性的议题时不可先下结论,“学生会以为老师讲嘅嘢系真嘅”。

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副主席傅健慈亦指,该教材的背景图出现“梁振英下台”、“我要真普选”等字眼,令人质疑是带有煽动和挑起仇恨的成分;问题或在解说老师身上,若解释时有偏颇,便会误导学生,他认为政治议题不应带入学校。

同校“黄师”涉歪曲《圣经》误导学生撑暴徒

培正中学“黄师”当道,学子惨受“洗脑”威胁,令家长极度担忧。培正家长张女士(化名)投诉生命教育科老师吴某涉嫌歪曲《圣经》,误导学生支持暴徒,“小朋友咁细个,老师讲乜,佢哋都好容易接受”。

张女士表示,吴某既是通识科和生命教育科的老师,亦是班主任,其中生命教育有部分内容以圣经经文为教材,她曾解说经文:“为义受逼迫的人有福了”,竟涉嫌将“义”同“暴徒的违法活动”一起解读,家长指这并非传扬《圣经》,“简直系讲紧歪理,佢系煽动紧学生去违法”。

张女士指出,培正惯例中一至中三级实行学生跟班主任升班制,即新生入校后首三年都由同一位老师担任班主任,班主任与学生关系密切。张又称,吴某私下与学生过往甚密,互加Facebook好友,部分校外活动亦不须经校联网公布,用Fb私下通知;但吴的Fb不时转发黄媒如《苹果》等的失实报道、黄丝的偏激言论等。她担忧心智未成熟的初中生浏览老师Fb,价值观被长期潜移默化导“黄”:“子女已经系中学生,唔会话畀家长知行踪,网上一有集会号召,担心收到警方通知仔女已经喺差馆”。

教育界吁“加辣”驱“黄”还校园宁静

被捕的黑暴中学生及“黄师”超过3000人,突显“黄师”祸患问题严重。但有学校管理层透露,教育局虽已向校方发指引,禁止政治带入校园,杜绝“人链”“罢课”等政治操作,但未能治本,“黄师”依然当道;建议教育局对有违师德的“黄师”发出惩罚条例,驱除“黄师”,还学生宁静校园。

有学校管理层向《大公报》透露,只有犯下刑事罪的老师,才能被“手起刀落”辞退;但对于现时泛滥为祸的“黄师”,即使有家长举报或被传媒揭露,教育局的审视过程漫长,拖足两年校方才能对冥顽不灵的“黄师”辞退。

校管成员透露教育局收到“黄师”举报或揭露时,先向校方发信,确认该黄师的播“独”行为是否属实、查询该被投诉的“黄师”有没有变本加厉、校内其他老师有没有同样将政治带入校园等,惟当校方提供证据证实“黄师”违师德,校方获得的指引是先发警告信予该“黄师”后再观察。若“黄师”仍然冥顽不灵,要连发三次警告信后,再经观课审视该“黄师”的教学情况后等程序,校方才能辞退专业失德的“黄师”,炒人过程又可长达两年:“老师犯刑事罪,校方可即炒;但对呢类专业失德嘅‘黄师’,按返传统审视个案做法,要‘黄师’一而再,再而三被揭播‘独’或行为失当,再观课先至可炒鱿,分分钟拖足两年,学校好无助,做到嘢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