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袁国勇又在讲“笑话”

文/黎岩

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及玛丽医院微生物学系主管袁国勇7月27日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访问时表示,相信湖北武汉市官员有隐瞒最初爆发新冠肺炎疫情,未有实时对外公布信息,并且言之凿凿称“犯罪现场”已被扰乱,无办法确认病毒的宿主。

袁国勇确曾到过武汉调查疫情,他于1月18日以获邀专家身份,亲身到武汉了解新冠肺炎疫情。他受访时称,当日他们前往被视为爆发疫情源头的华南海鲜市场时,见到市场已经完全清理好,没有什么可以看的,“就像‘犯罪现场’已被打乱破坏,让我们无办法确认导致人类受感染的病毒动物宿主。我的确怀疑他们(武汉市官员)曾掩饰疫情,未有实时对外公布信息。”

袁国勇教授的上述言论不仅令人疑窦丛生。

其一,袁国勇先生是1月18日抵达武汉前往华南海鲜市场的,当时疫情已经爆发近两周时间,武汉已经展开了全面彻底的防疫抗疫工作,疫情事关武汉千万市民的生命安全与健康,难道武汉当局会置逾千万市民的生命安全与健康于不顾,原封不动地保留疫情现址,任由疫情肆意扩散,单等袁国勇教授抵达“犯罪现场”巡查取证?

事实上,早在1月3日,中方已经及时与世卫组织和国际社会分享了疫情信息,并及时通报了美方。中美双方疾控部门均就疫情信息保持日常有效的沟通。袁国勇是1月18日到达的武汉,请问袁教授,武汉官员在疫情已经爆发半月之后,还有无必要隐瞒?他们想隐瞒什么?他们能隐瞒什么?

其二,疫情十万火急,内地抗疫雷厉风行,武汉在中央督办下,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查封华南海鲜市场,并对之实施严格的隔离措施的同时,对疫情现场进行彻底清洁消毒,以防止残余病毒扩散传播,这显然与普通的刑事案件现场不同,因为刑事案件不可能导致再度连环发生,但疫情病毒有可能持续扩散传播,是等专家前来调查取样?还是立即清洁现场消除病患?相信这是一个再再普通不过的常识问题。很显然,袁国勇教授犯了一个连小学生都不应该犯的常识性错误。

其三,以犯罪现场已经被清洁破坏,就得出武汉当地官员曾掩饰疫情的结论,未免过于主观武断。从基本的逻辑关系看,清洁现场是强化防疫的必不可少的完全值得肯定的果断措施,因为现场已经被清洁清理,就武断地认为官员有意毁证灭迹,掩饰疫情,就算是一个初出茅庐的警员,也不会轻易得出如斯肤浅的结论。不可否认,这两者之间有一定的逻辑关系,但没有绝对必然的逻辑关系,抗疫防疫绝非刑事案件那样去推理,更加不能如同特朗普、蓬佩奥对新冠肺炎疫情那样去胡乱揣测。如果在一宗交通意外事故中,为了抢救生命而不得不移动肇事车辆,就可以简单无端地断定是在毁灭证据吗?袁国勇教授作为生命科学方面的专家,对生命的漠视到了令人惊讶的程度。

其四,袁国勇形容是“犯罪现场”已被扰乱,无办法确认病毒的宿主。华南海鲜市场出售成百上千种海鲜及其他肉类,根本就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有效检测发现病毒寄宿在何种物种上面,事实上,后来的疫情演化证明,在多种物种,包括海鲜产品与肉类都可能附着有新冠病毒,这更增加了查寻病毒宿主的难度,这已是不争的科学事实,事过半年后的今天,当疫情已经在全球大爆发,甚至有专家揭示早于去年12月,在巴西、西班牙等地的污水中,已经检测出新冠肺炎病毒之际,袁国勇教授依然执着于刻舟求剑,甚至缘木求鱼,岂不是一个科学史上的笑话。

袁国勇又说,虽然病毒有人传人的证据,惟内地当局不断淡化疫情的严重性,“我知道这种病毒传播得非常有效率,亦知道它可以与人一起透过飞机散播至千里之外。如果你没有把握好每分每秒,后果会非常严重。”袁国勇一边强调争分夺秒,否则后果很严重,一边又指责武汉销毁现场证据,怎么会有如此自相矛盾的逻辑?正是因为内地当局的高度重视,才有效控制了疫情,正是因为特朗普不断淡化疫情的严重性,才导致了疫情在美国的持续蔓延。袁国勇不应该对这样一个基本的客观事实熟视无睹,科学家的基本品格就是要讲真话,相信袁教授不否认这点。

世人都知道,读书人通常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可能除了专业以外,其他一窍不通。联想到袁国勇今年3月18日在香港《明报》发表题为《大流行缘起武汉,十七年教训尽忘》的评论文章引发争议并在当天宣布撤稿一事,就不难理解袁国勇教授在专业领域的多次窘态了。袁国勇的文章竟然声称,用“武汉肺炎”称呼新冠肺炎“简单易明”,网传病毒源自美国之说“毫无实证、自欺欺人”,并指“中国人陋习劣根才是病毒之源”,当年没有雷厉风行关闭所有野味市场是大错。《明报》同日晚间报道,两人决定撤稿,其声明称“文章表达不适当,用词甚至有错误,并非原意,希望外界不要将他们卷入政治,留给他们一个空间研究。”

姑且不论文中以“中华民国”称呼台湾,单就“武汉肺炎”这一蔑称,作为一个国家知名的流行病学家,连世界衞生组织有关传染病命名定义避禁用地名以免引起歧视的常识都不知道,是孤陋寡闻还是装聋作哑,箇中原委就不得而知了。

与袁同属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的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其后在记者会上,就曾不点名反驳袁,指疫情确是先在武汉发生,但没有证据显示源头一定在武汉,认为未搞清楚前便随便下结论是不负责任。科学的态度就应该是严肃严谨严正严格严明,只有这样才是一个科学家应该抱持的科学精神。

袁国勇有关疫情的第三个笑话,堪称为国际笑话。话说袁国勇率领的团队仅仅依据港府从武汉接载返港的452个香港人之当时的健康及感染情况,就用一加一等于二的小学数学推理方式,得出袁国勇式的“科学结论”,湖北5900万人口中,可能有超过220万人曾感染新冠肺炎病毒,远高于官方目前公布的6.8万人,估计当地多达97%感染者因无明显病征而没有确诊。更为可笑的是,这样的所谓研究成果还刊登在国际顶级权威医学期刊《刺针》上。依照袁式定理,全中国至少有4500万人感染新冠肺炎,全美国至少有1000万人感染,全球差不多有近3亿人感染。实际情况是,截至7月27日,全球感染新冠肺炎总人数为1600万人。由如此权威专家得出的“权威数据”与全球实际数据之间的权威差别,可以看出这种权威的水份该由多深!

袁国勇在今年3月曾撰文,批评中国人食野味的“陋习劣根”是病毒之源,其后道歉并收回文章。4月又批评政府的抗疫措施是“唔见棺材唔流眼泪”,其后又再收回言论及致歉。失言,收回,道歉;再失言,再收回,再道歉。如此循环往复,袁国勇教授究竟在消费什么?

袁国勇如此言多必失的“笑话”,作为一个本应严谨科学态度的学者着实不应该。看到袁国勇如此这般的失言,与美国特朗普、蓬佩奥有意为之的失言何其惊人相似:指责中国隐瞒疫情,指责中国是疫情源头,指责新冠病毒是武汉病毒,指责中国“陋习劣根”食野味导致疫情,指责中国隐瞒感染数据,似乎又是如出一辙。或许这仅仅是巧合而已,但愿这不过是又一个“笑话”而已。

来源:香港文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