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革除戴耀廷教职,港大终于迈出正确一步

昨晚,港大校委会终于做出一个明智的决定:以18:2的票数决定革除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教职。这是在多个团体和港大校友及学生家长纷纷在网上发起联署后做出的决定,这对于挽救港大的声誉,对于革除香港教育界的“病灶”,对于香港社会的拨乱反正,都是一个标志性事件。香港中联办发言人昨晚发表谈话指出,香港大学校务委员会决定解僱戴耀廷,是惩恶扬善、顺应民心的正义之举。

从2014年非法“占中”、2016年“旺角暴乱”、2019年“修例”风波,以及今年7月11日、12日的非法“初选”,人们已经清楚地看到,披着“法律学者”“法学教授”外衣的戴耀廷,其作为早就逾越了“学术”范畴,他是“港独”理论的炮制者,是“港独”活动的“教师爷”。革除戴耀廷教职,港大终于迈出正确一步。

“播独”致香港暴乱不断

香港本是一个重商的城市,人们对政治不感兴趣;香港也是一个崇尚法治的城市,人们和平、理性表达诉求。然而,2014年发生的非法“占中”是一个“拐点”。“学联”和“学民思潮”等学生组织的年轻成员冲入政总东翼前地,戴耀廷当场宣布“占中”开始,开启了香港之乱的“潘多拉魔盒”。支持动乱的“理论”正是戴耀廷的“违法达义”。他公开教唆青年学生,只要是表达自己认为正确的“义”,就可以违法。这是挑战香港法治秩序的开始!

非法“占中”后不久,港大学生会刊物《学苑》就抛出了“港独”言论,当有识之士批驳这些言论时,戴耀廷等人又以“学术自由”为其辩护,“港独”从那时起浮出水面,成为香港的动乱之源。

此后,戴耀廷摘下面具,公开宣扬“港独”。2018年4月,戴耀廷到台湾出席一个论坛活动时,扬言“可以考虑成为独立的国家,我们可以考虑成为一个联邦的一个部分,我们也可以考虑好像欧盟那种邦联的一个部分,这个就是‘民主自决’”。2018年9月,戴耀廷在网上发布一本名为《论香港独立:踩在红线上的思考》的书籍,当中有九篇文章都是讲“港独”。

香港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早已明确了香港的身份,“港独”不是一个可以讨论的话题。但戴耀廷给青年学生灌了“迷魂汤”,让他们充当“炮灰”,挑战“一国”原则,将香港引向了暴乱的深渊。截至今年6月,被捕人士接近9000人,而未成年占17.9%,更有17岁学生有九次被捕的纪录,可见所谓“违法达义”对青少年学生毒害之深。

保释期涉嫌违法岂能容忍

2019年4月,戴耀廷因为非法“占中”案干犯“串谋犯公众妨扰罪”、“煽惑他人犯公众妨扰罪”,被判罪名成立,监禁16个月。那时候,就有不少人要求港大将其革职,但港大教务委员会竟然认为,戴虽然影响大学声誉构成“行为不当”,但并不构成解僱理由。这个说辞十分荒唐!戴都被法庭定罪了,其身份已是罪犯,岂能简单地以“行为不当”敷衍!

令人费解的是,戴耀廷仅服刑4个月就获保释。即便如此,保释期间的戴耀廷仍是罪犯一个!但他却在社交媒体上不断用“浪漫”“英雄”等词汇美化激进暴力犯罪,公然鼓动年轻人违法。

今年4月,戴耀廷抛出《真揽炒十步这是香港宿命》一文;在7月1日香港国安法生效后,戴耀廷仍按“真揽炒十步”的规划,组织实施非法“初选”,造成人员聚集,令最近香港疫情突然升级。

梳理戴耀廷的斑斑劣迹,愈发令人明白:戴妖不除,香港不宁。

所谓“心痛”恬不知耻

港大决定对戴耀廷革职后,戴立即在社交媒体上称,他被辞退一事,反映出香港学术机构的教研人员,再难自由地向公众就政治或社会争议事件,发表具有争议的言论;香港的学术机构再不能保证不受内部及外部干预;其案足以证明“一国一制”已临到香港。他“目睹所爱的大学沉沦”感到心痛,云云。这番表白非常无耻!对此,笔者有四问:

试问:戴耀廷恪守了“教研人员”的本分吗?非法“占中”是他宣布开始,非法“初选”是他策划实施,青年学生街头施暴是受他“违法达义”歪理蛊惑。事实证明:戴耀廷是“港独”活动的策划者、组织者、指挥者和“总教头”,也是美国在香港忠实的“政治代理人”。

试问:戴耀廷所言的“学术机构”是在专心做学术吗?戴耀廷长期是港大法律学院“比较法与公法研究中心”成员,该中心曾得到“美国国际民主研究院”资助,他本人也多次与这个研究院成员会面,讨论的议题涉及美方如何“提供协助”,而协助的范围包括街头运动。

试问:戴耀廷有权定义“一国两制”吗?基本法对如何落实“一国两制”做出了详尽的规定。唯有基本法可以定义“一国两制”,唯有全国人大拥有对基本法的解释权、修改权。港大解僱戴耀廷就意味着“一国一制”临到香港,这是天大的笑话!戴耀廷“播独”劣迹斑斑,涉嫌违反基本法、香港国安法和香港现行的多部法例,如果任由这样的人继续荼毒学子,才是对“一国两制”的蚕食。

试问:“内部及外部干预”难道不合理吗?香港的大学由校委会管理,各校都有管理章程。如果说这是“小规矩”的话,那么,基本法、香港国安法以及香港现行法律,是维护香港繁荣稳定的“大规矩”;“小规矩”不能违背“大规矩”,这是基本道理。如果校方为了所谓“学术自由”、允许一个罪犯继续任教,这才真正令人心痛!

戴耀廷这个政治骗子,直至今日还想蒙混过关,博取同情,岂有此理!港大迈出的正确一步,是香港拨乱反正的一个亮点,应该点赞!

(本文作者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

注:《大公报》独家发表,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来源:大公网 作者:屠海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