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病毒不可怕,可怕是……

最近看了一齣纪录片《好久不见,武汉!》,讲的是解封后的武汉故事。

由一月疫情开始至今,内地出现了很多很多不同形式的疫区真实纪录,有感人的、有搞笑的、有Rap、有航拍……看不完那么多。这齣纪录片《好久不见,武汉!》,总导演是个日本人,因为身份特殊、出发点独特,所以纪录片迅速爆红,上线几天已破亿阅读量,连中国外交部都点赞,说它朴实无华地打动了中日两国观众的心。

生于日本千叶县的竹内亮,因娶了个南京女子,2011年跟妻子搬到南京定居。最初决定搬到南京,日本朋友都很担心他,日本加中国加南京,大家只会想到大屠杀那段历史,于是日本朋友都觉得竹内亮到南京一定会被打。

武汉封城开始,活在南京的竹内亮不断收到许多消息,真实的、虚假的,全世界都把武汉和病毒联系在一起,竹内亮想起,日本的福岛。

日本311大地震,福岛核电站爆炸了,从此,福岛人走到哪里都受歧视,已过了十年,很多人还是闻福岛色变,竹内亮想,武汉也会这样吗?于是,他在武汉一解封,便跑到武汉,找了十个人访问,包括外卖车手、华南海鲜市场东主、食店老板、抗疫一线护士、染疫死者家人、雷神山医院电工、初中老师、抗疫警察……透过不同身份去诉说武汉故事。

竹内亮问外卖车手:“作为武汉人,怕被歧视吗?”

“我不怕,但我介意,介意大家叫这做武汉肺炎。武汉人为疫情付出太多,这样称呼,对武汉人不公平。”

竹内亮在武汉约见的被访者,已习惯一见面就拿手机给你看,劈头第一句说:“我做过核酸检测。”原来,武汉5月尾已为全民1000万人进行了核酸检测,结果会在手机显示,这“阴性”二字,就是武汉人的通行证。

其中一位染疫死者的家人,因被验出带病毒,被安排住进雷神山。她说,这几个月,就是酒店、医院、医院、酒店的搬来转去,搬过六个地方,共住了108天才回到家。光是核酸检测就做过41次,“全免费,如果要我自己出钱,我肯定是不会做的。”

回家后,被邻居歧视吗?她说:“有,大家都躲着她,感觉像身上背了个毒气弹,很难受。”

一个日本人,只戴个口罩,来到武汉跟大家谈天说地,用行动为这个灾难城市的人民重建信心。反观我们德高望重的医学专家,不是说叫“武汉肺炎”是种习惯,就是把疫情爆发地称做“犯罪现场”,有时想,我们是不是活得太安逸,安逸到失去了做人最基本的同理心?

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日前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访问时说:“当日前往爆疫源头的华南海鲜市场时,市场已完全被清理好,没有什么可看,就像‘犯罪现场’(the crime scene)被打乱破坏,让我们无法确认导致人类受感染的病毒动物宿主,我怀疑官员曾掩饰疫情……”把病毒源头形容为“犯罪现场”,那第一批染疫的武汉人是不是罪犯了?

原来,病毒不可怕,最可怕的是歧视。

来源:大公网 作者:屈颖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