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任志刚:美制裁无损港金融地位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网报道, 随着中美摩擦升温,行政会议非官守成员、金管局前总裁任志刚表示,美国有机会将金融工具“武器化”以打击中国,而美元是其中一项“强而有力”武器,但预期美国不致采取这项极端的“核选项”,因为将同时严重损害美国利益。他相信美国有机会于短期内公布制裁措施,或对个人或机构构成不便,但相信不致影响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任志刚昨日出席团结香港基金举办的论坛并担任主讲嘉宾,分享他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和货币体系前景的观点。在中美关系趋于紧张的大环境下,香港不幸成为磨心。任志刚指出,美国威胁将金融工具“武器化”,美元即为“强而有力”武器;假如美国在金融领域方面对香港采取“极其严厉的制裁”,势将影响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不过,假如美国贸然使用“核选项”,同时将严重损害美国的自身利益。

在金融“武器化”方面,根据任志刚分析,可供美国使用的金融工具包括货币、投资和资金筹集,打击对象由个人、机构、集资者、投资者、金融机构以至政府层面,而可能手段计有:禁止使用美元清算设施、限制涉及美元的外汇交易及其他金融交易、冻结美元金融资产、限制在美国或以美元集资或投资,以及限制金融机构向中国提供金融服务等。

港为中国与全球首选桥梁

美国早前因应香港国安法的实施,扬言会对推动立法的内地和香港相关官员采取制裁。任志刚忧虑这些制裁措施可能于未来几个月公布,及可能对内地和香港的部分人士和金融机构带来不便,惟不会对香港的系统或机制构成影响。他认为美国的制裁行动不致涵盖政府层面,也不会限制香港使用美元,或冻结香港持有的美国国债,因为这些属于“核选项”,是“双刃剑”,一旦贸然使用将同时损害美国利益。另方面,假如美国不动用核选项,预料不会影响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

美国国会早前通过香港自治法案,同时取消提供予香港的特殊待遇地位。不过任志刚指出,在金融领域层面,他不认为美国有向香港提供特殊待遇,故也“无法拎走”。

对于分析指中美之间爆发“新冷战”,投资者或选择邻近香港的新加坡或东京,可能削弱香港的吸引力。任志刚回应说,只要香港继续发挥其金融中介角色,即连结中国与全球市场,由于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其他国家始终会与中国维持业务来往,香港仍会是首选地方。

国安法恢复社会秩序

本港去年因修例风波而引发社会动荡,任志刚表示,假如任由事态恶化,将令本港的金融专才外流,削弱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对香港而言并非好事。

对于香港国安法的实施,他认为有助为香港恢复社会秩序奠下基础。任志刚续说,香港国安法未有改变香港的资本主义制度或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在今年4月至7月期间,约有1200亿港元的资金流入香港市场,反映香港的金融市场保持活跃,金融系统仍然稳健。

财政充裕 纾困措施可加码

香港经济持续疲弱,加上疫情有所反弹,任志刚预期政府或有需要进一步推出支援措施,意味涉及额外的公帑开支,不过他认为香港政府“毫无疑问有能力承担”。至于香港经济以至整体社会何时能回复正常,他认为主要视乎预防疫苗何时面世;假如疫苗能于短期内成功研发,港人亦能广泛接种,届时市况或会迅速恢复正常。

任志刚指出,香港政府债务占本地生产总值的比率是“零”,政府过去多年亦累积了约1.1万亿元的财政储备。在2020至21年度,政府提出约3000亿元的财赤预算,他认为在目前的环境下是属于合理决定,并有能力提供额外支持。至于一旦推出新一轮支援措施,资源如何分配,例如是支援在疫后有较大生存机会的公司,抑或为被辞退的僱员提供支援,他认为明显属于政治决定,相信政府会作出适当平衡。

展望未来,任志刚对香港进一步巩固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提出多项策略,包括:香港应专注发挥国际金融中心的基本功能,促进内地及外地的资金融通;在后新冠疫情的新常态下,香港应积极推动金融科技,以提供金融服务;在香港资本市场更广泛使用人民币,促进人民币国际化;并在大湾区的金融发展中担当领导角色。在促进大湾区的资金融通方面,他建议考虑设立防火墙(ring-fencing)机制,以防止金融风险由大湾区扩散至内地其他省市。

银行体系稳健 能应付金融危机

任志刚早前曾预警全球可能正在酝酿第三波金融危机。他昨日表示,第三波金融危机并非“无可避免”,惟即使出现有关情况,他认为香港亦有防御能力,相信不致出现系统性影响。

任志刚说香港“见过很多风浪”,但指今次风浪不像1997至98年因金融全球化而影响亚洲地区个别经济体系,亦不像2008至09年因为华尔街金融文化出现很大问题而导致。他重申,上述两个问题仍未解决,环球央行又推出新一轮量宽,全球各地都面对庞大的财政赤字,加上游资泛滥导致资产价格上升,与实体经济脱节,若有触发点而出现较大幅度调整,有可能影响货币及金融体系。他认为“香港当然会受影响,但不会是系统性影响”。

一旦再次爆发金融危机,他认为香港亦有防御能力,无论从货币制度、金融制度,甚至银行体系、证券行业,以至金融界别里面的各行各业,表现都十分稳健,当中以银行体系尤其稳健。他指香港银行业的资本充足率处于全球前列位置、流动资金比率亦十分高,杠杆比率则较低,而金管局的监管工作亦相当有效率和审慎。